第三零一章大风(三)求订阅_黄庭大千
卡米小说网 > 黄庭大千 > 第三零一章大风(三)求订阅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零一章大风(三)求订阅

  轰隆隆——

  就在姒伯阳与钟石言语交锋时,越地某一处隐秘地域,一道炸雷蓦然响彻云间,恐怖的雷暴,须臾间震的群山瑟瑟发抖。

  呜——呜——呜——

  雄浑的号角声,回响于天地之间,伊挚神色淡漠,手执一枚似玉非玉,似金非金的令箭,一丝丝奇异的气机,回荡周匝。

  “防风,防风,防风!!”

  一声又一声怒吼,自四面八方响起。伊挚目光幽深,站在百丈高峰绝顶,一尊若隐若现的巨人之形,在他身后缓缓浮现。

  这一尊巨人之形,与苍茫虚空相合,立于大地之上,恍若世间力之所化,磅礴的力量压的虚空颤抖,点点虚空碎片四散。

  “防风,防风,防风!!”

  巨人蓦然向天咆哮,这声咆哮震动群山,无数凶兽被这声巨哮,吓得震颤不已,一个个爬伏地上,有的甚至是屎尿失禁。

  这一股威势之强悍,对山间群兽来说,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大恐怖。再是凶猛的凶兽,在这一股威势下,只得呜咽悲鸣。

  朦胧之中,伊挚似乎看到一尊担山赶月,神力滔天,身形伟岸的巨神。这尊巨神眉目粗旷,如斧凿造就,线条冷硬非常。

  “昔有大人防风氏……”

  无数呓语,似是而非,在伊挚而畔间响起。其中每一个字节,都极其的古老沧桑,带着万古岁月之后,不可思议的神异。

  “这是,防风氏的神通!”

  在伊挚的眼前,仿佛有着一卷画卷徐徐摊开,一尊巨神以龙蛇为装饰,手握风云之象,怀抱四时变化,呼喝间神威骇人。

  这一尊巨神身躯之伟岸,法力之强悍,绝对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所谓的‘大人’者,既为‘巨人’也!

  而大人防风氏,就是巨人防风氏,亦称上古巨神防风氏。

  轰隆隆——

  在群山之间,一位位三丈三尺的巨人,身披战甲,手持长戈,鼓起的肌肉,将甲胄撑的鼓鼓囊囊,气血如水银潺潺流淌。

  战意沸腾,如火如炉。

  八百巨人神容冷峻,各依阵势,站在一处方位。引动某位防风氏,沉寂于冥冥之中的意识,借着防风氏的神力摧伐体魄。

  谁能想到,这八百巨人在旬月之前,还只是八百普通精锐。可是在伊挚的手上,不过数十日光景,这八百人就脱胎换骨。

  以脱胎换骨,来形容这八百军士的变化,绝非是夸大其词。

  只看八百军士这些时日,一个个三丈三尺的体魄,就知所言非虚。

  凭着防风氏神骨的力量,接引防风氏遗留于天地间的伟力,化作神性激发军士潜能,让军士逐步蜕变为防风氏神体。

  三丈三尺的防风氏之身,让这些军士实力暴涨。只是寻常精锐的他们,直接跨入镇国精锐之列,而且还是顶尖镇国精锐。

  甚至,这还不是这八百军士的顶点,只要再磨合一段时间。这一支战兵,未尝不能踏入天兵天将的层次,成为一支神军。

  这,才是伊挚手中,那一枚防风氏神骨的最大价值。以这一枚防风氏神骨作为钥匙,炼就一支巨神战兵,足以横行天下。

  而这些炼就三丈三尺身的战兵,就是以后那一支巨神战兵的骨干。只要八百巨神兵薪火不绝,就能秉承防风氏一脉气数。

  由八百巨神兵,扩编为八千巨神兵,甚至是扩编为八万巨神兵。

  到时,八万巨神兵展露锋芒,不要说扬州,就是九州天下都有越国一席之地。

  事实证明,蹇渠当日不惜代价,将伊挚绑在越国的战车上,实乃是明智之举。

  只要有着伊挚的倾力相助,炼就一支地煞神军,越国击败吴国不难。对于越国而言,难的是如何与群雄逐鹿。

  伊挚面无表情,望着八百防风巨兵阵势变化,每一所变之处,都与这方天地,乃至天外虚空游离的防风氏神性交相呼应。

  “也不知,这些兵士中,可有惊才绝艳,或是与防风氏相性契合的人,若是能有一两位,以此炼成防风氏的巨身。”

  “那,这一支防风巨兵,未必不能尝试,冲击一下天罡神兵的领域。”伊挚心思转动,对这支巨神兵未来,抱有极大期待。

  须知,传说中镇守九天九野第一重天门的巨灵神,就是一位由逆转先天根基,修成防风氏巨身的强悍存在。

  其万丈巨身之力,号称能移星换斗,摩挲乾坤。在中央天庭之中,也是能位列上三品之数,战力数一数二的神将。

  伊挚的防风氏神骨,以及残缺的巨神兵传承,就与那一位巨灵神,有着一些关系,不然伊挚也不会知道有这样一位神祇。

  不能说就是那位巨灵神的真传,但也是与那位巨灵神,逆换后天根基之法大同小异,修到极致一样能成防风氏万丈巨身。

  “不过,残篇上的修法,与真正的练法上,还是有一些不同的。世间生灵亿万万兆数,不是每一个生灵都适合残篇修法。”

  伊挚望着八百巨神兵头顶,那一片煞气涌动,浮浮沉沉,其间夹杂万千刀兵的景象,不自觉地开始推演防风氏神通战法。

  “想要从残篇修法上,炼成真正的防风氏巨身,还是要从中推陈出新,找到一条最适合自己的路数。”

  嗡——就在伊挚揣摩防风氏神通的时候,一道灵光自天际飞来,看不清是何物什,只见金光神曦涌动,落在伊挚的身前。

  “这是……”

  伊挚诧异的看着眼前,金光散去之后,悬立于半空的玉简,伸手接过玉简,徐徐展开玉简,一枚枚金色小篆若隐若现。

  “主君急召,是山阴氏那里,出了什么事?”

  对于手中的玉简,伊挚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在看到玉简上的传讯后,面色一凝:“主君开国在即,这个时候召我回去。”

  伊挚稍作沉吟,洒脱一笑,道:“也罢,回去就回去,正好让上君,看看我这些时日的成果。”

  “要不然,我这一直向上君伸手,要钱粮,要物资,上君不说,怕是其他人都该有所微辞了。”

  在伊挚看来,这就是他展现巨神兵的绝佳机会。只要他所练的巨神兵,其实力能赢得所有人的重视。

  将那些非议,统统踩在脚下。伊挚再向姒伯阳讨要钱粮、物资的时候,别的不说,但那底气绝对足的不能再足了。

  “哈哈,”

  想到这里,伊挚畅然大笑,将玉简收入袖中,捏着防风氏神骨煅造的神令,豁然发动令箭,神光飞腾,引动气机生变。

  “传令诸军,回返山阴,”

  “传令诸军,回返山阴!!”

  第一声刚刚在群山之间响起,下一刻第二声紧随其后,落在群山之中,轰隆隆作响。

  一位位高达三丈三尺的巨汉,在听到伊挚令箭传召后,一声呼啸,迈开大步,向着伊挚所在集结。

  这些身型魁梧的巨汉,踏步之间,脚下隆隆作响,八百巨神兵步伐加错,整片大地都似是悲鸣一般。

  ——————

  “上君,这个吴使,果然是来者不善。”

  看着钟石离去的背影,姒伯阳眉头紧皱。一旁的上阳仲低声道:“我看他,很可能就是冲着盛典来的,咱们不能不防啊!”

  “您看,咱们应该怎么对付这个吴使?”

  对于钟石的第一印象,无论是姒伯阳,还是上阳仲,可都算不上好。

  在上阳仲的眼里,钟石这人工于心计,过于阴沉,性如毒蛇,整个人都带着股阴冷气。

  而在姒伯阳看来,这个吴使棉里藏针,一言一行,都带着某种目的,目的性太过明显,以至于惹人生厌。

  正因为第一印象如此,所以姒伯阳和上阳仲,对吴使的警惕,也达到的顶点。

  “怎么对付?”姒伯阳沉吟,道:“防,是一定要防的,可是咱们又能怎么防他,先下手为强的逻辑,在此时可不通用。”

  “你信不信,咱们要是动手,收拾了钟石,不说吴国会有何反应,只是参会的列国使节,就不会对咱越国,有什么好印象。”

  姒伯阳淡淡道:“一个破坏规则的人,永远不可能进入主流,只会被主流排斥。”

  “所以,在钟石没有暴露他的真实意图之前,咱们就是明知他不怀好意,也要忍着受着。”

  “这……”

  上阳仲叹了口气,道:“是啊,在这条毒蛇,没有露出獠牙的时候,咱们确实不能抢先反制。”

  “难道,咱们就这么看着他坏事?”

  这位吴国使节,确实不是个简单人物,不说他地祇级数的实力,只是他背靠吴国,还能借几分列国之势,就已极为难缠。

  这样一位难缠的人物,来到会稽地界,又是以一个让越国方面难以回拒的理由。

  在没有寻到其错处时,就是姒伯阳也要以礼相待。

  毕竟,两国交兵,不斩来使,杀一个钟石,哪怕钟石有着地祇修为。但姒伯阳所得与从中失去的,亦不成正比。

  姒伯阳端坐在上首,道:“对,咱们就等着他,露出马脚。”

  “是毒蛇,终归是会露出獠牙的。我不相信,他会眼睁睁的看着,咱们立天柱,定气运,什么小动作都没有。”

  上阳仲道:“他绝不会看着咱们开国,而无所作为。”

  “依臣想来,就是不能坏了越国国运,可是想办法,让咱们的开国盛典不圆满,还是能做到的。”

  姒伯阳点头,道:“所以,咱们要盯严一些,我还就真不信,他能在我的眼皮底下,破坏开国盛典,坏我越国气运。”

  上阳仲道:“上君放心,臣会盯着他,不会给他一丝破坏的机会。”

  对上阳仲所言,姒伯阳呵呵一笑,道:“我相信你是不会给他破坏机会的,只是……不能掉以轻心呐!”

  “您是老臣,忠正耿直,我自是相信你的。可是,我相信你是一回事,但仍然要再谨慎小心一些。”

  “做人做事,未虑胜,先虑败,方能事先,就立于不败之地。”

  这话,可以说是推心置腹了,上阳仲听了大受震动。为人君者,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着实是不易了。

  上阳仲抱拳,张口欲言,道:“上君……”

  “嗯……”

  姒伯阳抬手,止住上阳仲话头,微微摇了摇头,道:“所以,我在日前,已经下诏,将伊挚召回,作为最后一道保险。”

  “他的八百巨神兵,是到了该亮相的时候了。不然每日这么多的钱粮消耗,我就是不说,你们这些老臣也该有想法了。”

  姒伯阳道:“八百巨神兵,只五十日光景,就消耗了我百万钱的辎重,也是到了检验成果的时候了。”

  “总不能一直消耗钱粮,却始终不见成果吧?”

  上阳仲道:“上君所言极是,八百巨神兵,只用这么短的时间,就糜费了百万钱的物资。若是有所值,自是好的。”

  “要是不值,也省得以后,填那个无底洞。”

  八百兵卒,连两个月不到,就耗费了百万钱,以及如山似海的珍稀资源。

  如此巨量的糜费,在没看到巨神兵切实的战力前,越国上层不满的声音,已然越来越大。

  而这还只是八百巨神兵,就有这么庞大的消耗,要是将八百巨神兵扩军为八千,甚至是八万,一般古神都没有这身家。

  所以说,没有称霸一州的实力,根本就养不起这样一支强兵。就是有练兵之法,也没有哪个诸侯,舍得下这么大的本钱。

  天子的十二天师,是因为有天下九州的支撑,其他公侯的神军,也都是各有供养,很少有新晋诸侯,有这个魄力练神军。

  不说其他,只是养就养不起。除非像姒伯阳一样,咬着牙缩衣节食,节流一部分资源,小规模的训练神军。

  可神军规模太小,在战场上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

  哪怕八百巨神兵,个个能以一当百,以一敌千,却也失去了神军最核心的作用。

  毕竟,一支整编的地煞神兵,就能镇压一方正神,似天子的十二天师,任意一支天师拉出去,都能镇杀先天古神。

  十二天师联手,就是帝君业位的存在,都只得倒在天子的脚下。

  小规模的神军,就是战力再强,又如何镇压正神、古神?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