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零二章周天(一)求订阅_黄庭大千
卡米小说网 > 黄庭大千 > 第三零二章周天(一)求订阅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零二章周天(一)求订阅

  毕竟,神军的存在,本就是集众之大成。

  所谓集众,其精华就在一个‘众’上。人多则势众,势众而力强,集‘众’之力,投鞭断流,担山赶月,移星换斗,神魔皆惧。

  这,才是集众之道,亦是兵家练法的正宗路数。

  若有一员兵家神将,坐镇神军中枢。以本命兵家神魄,合乎众军兵势,神军所能爆发出的力量,就是神圣都要暂避锋芒。

  可以说,一支强悍的神军,足以延续百万年运数,天下邦国诸侯、世卿之家,莫不梦寐以求。

  但,前提是整编的神军,才能镇压运数。若只是小股的神军战师,只能说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姒伯阳颔首点头,轻声道:“我也想看看,备受天下人追捧,号称可以弑神的地煞神军,真实战力到底如何。”

  “只希望,不会让我失望。让我越国百万钱粮,就这么白白损耗。”

  对于巨神兵战力,越国上下仍然有所疑虑。五十日百万钱粮,就是十万战兵,都未必能有如此消耗。

  如此庞大的糜费,要是不能显示其应有的价值,就算姒伯阳威望极高,亦一样压不下一众重臣的非议。

  越国终究只是初立,而且因为连年大战小战,被战事拖累。国中库存的钱粮,并不十分的充裕,底子太过单薄。

  所以,越国上下不可能允许,将宝贵的钱粮,耗在这么一个华而不实的无底洞上。让这个无底洞,耗干越国的血髓。

  当然,要是巨神兵表现惊艳,让越国上下看到巨神兵的巨大价值。越国重臣们未尝不能把筹码,压在这一支地煞神军上。

  这一切还要看巨神兵的表现,是否值得这些时日以来百万钱,以及日后超过万万钱粮的付出。

  如果,当中收获远大于付出,就是拼的国力大损,也是值得的。

  ——————

  五日光景,匆匆而过,

  在这五日,扬州七十二诸侯,各方列国使节纷至沓来。

  有鄮关隘内外,各路诸侯使节驾马乘车,庞大的使节队伍,陆续进入关隘。

  随着各路诸侯使节的到来的,还有一股喧嚣浮躁之气,不知何时开始在有鄮关弥漫。

  越国一方,虽然明显的察觉到了这股浮躁气。

  然而,七十二路诸侯派遣的使节队伍,陆陆续续而来,当中鱼龙混杂,就连越国对此也没有办法,只得让驻军多加警戒。

  “……”

  有鄮关隘的一栋楼阙上,姒伯阳带几位心腹重臣居高临下,望着楼下往来的使节队伍,看着各路诸侯使节在此擦肩而过。

  这七十二路诸侯的使节,其中有的诸侯互为亲善,有的诸侯几乎仇寇,有的又形同陌路,个中关系错综复杂。

  除当事人之外,谁也不知这些人,谁是友,说又是敌。

  但此刻,七十二路邦国诸侯使节,却又聚集在这座有鄮关里,一起见证越国的重建。

  中行堰轻声道:“上君,盛典之期将近,天坛那里的守备,是否要在加重一些。”

  “最近一段时间,有鄮关一带,各国使节来往频繁。这些人中,不乏有对天坛,很感兴趣者。”

  “天坛那边,也已经抓了十九个暗谍,这些人都是来自各个邦国。您看,咱们应该如何处置?”

  姒伯阳直接摇头,道:“处置什么?不用处置,几个暗谍而已,而且谁能说他们招供的邦国,就真是他们背后的邦国?”

  “这些鱼目混珠,混淆视听的手段,不要告诉我,你们竟然不知道?”

  “既然这些邦国,对天坛那里,如此感兴趣,那就让他们看个清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十几个暗谍,都好吃好喝的招待着,等我开国盛典完成,再将他们按着自己交代,‘送还‘各家。”

  姒伯阳漠然的看着关隘里,升起的丝丝红尘气,道:“呵呵,到时,自有人会处理他们。”

  中行堰闻言,立即洞悉姒伯阳的心思,道:“上君这招,妙啊!”

  “将这些暗谍送还各家,不落人口实不说。咱们还能废物利用,借着这些暗谍,试一下这些诸侯的成色。”

  “这可是难得的机会,试一下这些诸侯,还是有好处的,反正是惠而不费,何乐而不为呢?”

  姒伯阳道:“虽然,七十二路诸侯,除那几个大国之外。诸侯实力参差不齐,有的还不及咱们越国的一个氏族。”

  “可诸侯终归是诸侯,再弱小的诸侯,也是人君,位格上远非一般氏族可比。咱们也是从弱小走来的,不能小觑这些诸侯。”

  “尤其是天下日渐动荡,一旦礼乐崩坏,群雄逐鹿。谁知此刻,某一家不起眼的小诸侯,能不能趁大势而起。”

  中行堰拱手,道:“上君教诲,臣铭记于心。”

  对于中行堰恭谨之态,姒伯阳洒然一笑,其中包含着满意,亦或是赞许之意。

  遥想当年,姒伯阳初即位的时候,这三辅臣的桀骜,再一看如今,三辅臣的恭顺。让人不得不感叹,时过境迁。

  姒伯阳似是想到什么,问道:“对了,三苗的使节,还没有来吗?”

  “这……”

  一提及三苗这个庞然大物,一众心腹重臣无不面露迟疑。作为扬州霸者的三苗,只凭其名,就对扬州诸侯有着莫大威慑。

  毕竟,诸侯之位,有君、伯、侯、公四等,其三苗姜姓之国,已是诸侯中的顶点,世称为姜公,横压扬州列国百万余载。

  曲国虽一度能与三苗抗衡,可曲国只是一个国侯。古越号称小霸,但在其巅峰之时,也只是接近封侯,并未进一步封侯。

  由此可知,三苗的公位,在扬州诸侯中的分量。

  事实上,三苗姜姓确实是扬州唯一的国公,若非如此,如何做七十二路诸侯之长,成为扬州霸主。

  列国诸侯的公器、名分、底蕴,都被三苗姜姓牢牢压制。占据一州霸业百万载,三苗姜姓的强大,绝对超乎想象。

  因此,面对三苗之强,诸国畏之如虎。强如曲国、吴国,也只敢在暗地里,搞一些小动作,而不敢真的与三苗撕破脸皮。

  已退出山阴氏权利中枢多年的姒梓满,低声道:“上君,三苗作为大国霸主,三苗使节的分量,远胜十几二十个诸侯使节。”

  “如此重量级的人物,怎么可能来的这么早。依臣看来,能在盛典之期的前一日到来,就已是三苗姜姓的莫大诚意了。”

  姒伯阳感叹道:“姜姓,不愧为八姓之一,底蕴深厚。若非如此,何以能建立如此强大的邦国。”

  九州诸侯,大多都是出自上古八姓。不是八姓出身,而为诸侯者,也是有着相当深厚的背景,其姓氏的古老更甚于八姓。

  这是一个将相有种,血脉论决定地位的世界。

  望着楼下各路使节队伍,姒伯阳的眸子中,跳动着点点幽光,道:“不过,再是强大的邦国,也该有他衰亡的时候。”

  “有强盛,就有衰落,就像一个轮回。三苗已经称雄扬州百万载,也到了交接霸权,换一个霸主坐镇扬州了。”

  就在姒伯阳带着心腹重臣,满怀心思的望着楼下,人生百态之时。

  呜——呜——呜——

  整个有鄮关上空,蓦然回响起号角,那低沉而又雄浑的声音。有鄮关内的各国使节,纷纷驻足。一脸惊讶的环顾周匝。

  “发生了什么事?”几位大国诸侯使节,在号角声响起的第一时间,当即命部下查察因何而起号角。

  呜——呜——呜——

  “这,出了什么事?”姒伯阳神色一变,号角声一响,不是战事将至,就是贵客临门。

  当然,现在这个时候,各国使节齐至,若说突发战事,姒伯阳第一个不信。

  就在这时,一名快骑飞马而来,来到楼阙,翻身下马后,推门而入,单膝跪地,道:“报,三苗姜公使节,已入有鄮关。”

  “什么?”

  姒伯阳一惊,看了眼身后的群臣,道:“三苗入越,这是几时的事。为什么我等直到现在,才收到消息。”

  “这,怎么可能?”

  “难道,咱们越国布置的防线,对三苗就是这么的不堪一击?若真是如此,那三苗的实力,究竟有多强?

  这是姒伯阳在知道三苗使节将近的时候,率先浮现的念头。

  不然如何解释,三苗使节队伍,是怎么跨越会稽群山,径直来到有鄮关前的。

  其他诸侯列国的使节,在进入越国疆域的时候,姒伯阳就得到回报,知道这些使节的到来。

  而三苗使节的到来,却是如此的突兀,连一次回报都没有,就这么突然的来到有鄮关。

  惊讶过后,姒伯阳迅速稳定心神,吩咐左右,道:“既然三苗使节已至,那咱们不妨出去,迎一迎使节。”

  “使节初至,若是装作不知,可不是待客之道。咱们一起去,看看三苗姜姓中人,又该是何等的风采。”

  “诺!”众臣应道。

  ——————

  哗啦啦——

  巨浪翻腾,云海生波,其间风声愈急,在这一艘天舰周遭沉沉浮浮。

  哗啦啦——

  这一艘庞然大物,只是轻轻一动,就掀起重重风浪。长达八百丈的舰身上,铭刻着密密麻麻的神篆。

  十二万八千神篆,若隐若现,一丝丝金色神光,在神篆之间摇拽。所谓乘风破浪,在这一艘天舰上,演绎的是淋漓尽致。

  没错,这是一艘天舰,以云海为水波,遨游于天地八荒,是上古人族的智慧结晶,堪称造物奇迹的战争利器。

  站在舰首,姜礼俯瞰着厚重云层下,身上衣甲猎猎,那渺小如尘埃的城邑,眼睑深处的漠然,让人感觉他犹如一尊神祇。

  张和站在姜立的身旁,满脸复杂的看着脚下的天舰。尤其是天舰舰身上,那一股深藏的毁灭性力量,让张和不禁颤抖。

  这股力量,足以截断江河,改变地貌。一般天神正神,也禁不住这艘天舰的一撞。正面碰上,除灰飞烟灭别无他法可想。

  “应该说,真不愧是,天舰呐!”

  对于天舰,张和虽然所知不多。但就是那不多的一部分。也让他清楚的明白,一艘天舰的可怕力量。

  所谓天舰,更应该说是天兵天将所用之舰,亦或是九天九野之上,可以遨游茫茫天河的天舰,甚至是跨越宇宙星河。

  哗啦啦——

  云浪愈发湍急,推动着天舰,张和法力神通用到极致,一双眼睛精芒闪烁,看着越国的山川大地:“快到了,快到了,”

  天舰走的云路,确实是奇快无比,横跨会稽诸山,就是一条大直线,着实让姜礼一行人,少走了不少冤枉路。

  “就差一点路程,就到有鄮关了。”站在天舰上,张和的心砰砰直跳。

  要知道,不是谁都有机会,坐着天舰横跨万里的。登闲人物,甚至连摸一下天舰的资格都没有。

  一艘天舰的价值,不下于一件上品后天灵宝,其中的强力天舰,更能与后天至宝相提并论。

  正是知道其珍贵,张和在踏上天舰之后,心绪波动,就一直没有平静过。

  “有鄮关么?”

  看了一眼张和,姜礼神色平静,道:“到了有鄮关,我等需上交国书,献上贺礼。张先生,此中若有不妥,还请直言不讳。”

  见姜礼表面客气,实际上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张和不在意的笑了笑,道:“姜兄客气了,”

  “越国只是小国,哪里来的这许多规矩?”

  “姜兄能不远万里,参与我越国的开国盛典,我家上君就已经很高兴了。”

  最主要的是,三苗底蕴之深厚,委实让张和开了眼界。

  不说其他,只是这一艘天舰。便是越国未来三百年内,都未必能装备上。

  姜礼淡淡一笑,道:“张先生,话不能这么说,我家上君对越国重建,还是极其重视的。”

  “若不然,岂会动用这艘烽火舰,作为在下出使越国的座驾。这恰恰是代表,我家上君对越国的重视。”

  烽火号,就是这艘天舰的名字。

  姜礼有一言不假,要是对姒伯阳不重视,三苗姜姓何苦动用这艘烽火号,给越国来这么一次武力威慑。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