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黄粱一梦 一_快穿之不要和我讲道理
卡米小说网 > 快穿之不要和我讲道理 > 第253章 黄粱一梦 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53章 黄粱一梦 一

  蒋礼睁开眼睛,叹了口气,居然又是古代,看这环境,还是个战乱年代。艾玛,一个女人,想在这个年代活下去,不容易啊。

  不过再难,也得活下去!大不了,来个荒野求生。

  蒋礼站起身,打量了一下周围,门窗紧锁,不过这难不倒她。她又四处翻找了一番,将火石之类能用的东西全都打包起来。

  收拾妥当之后,直接撞开了门,扬长而去。

  蒋礼没有去别的地方,现在是一个朝代的末年,农民起义军四起,外面也不安全,他们这里是因为在山沟沟里,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才没有被外面的战火波及,勉强维持着生活。

  蒋礼选择了进山。先安身立命,再伺机而动。

  这是个古早的大男主小说,男主蒋云天是原主的哥哥,一家四口生活在四面环山的万山村,外面战火四起,可万山村因为四面环山,外面的战火并未波及到这里。

  蒋家是外来户,早年逃荒逃到这里来的。万山村的人大多数姓万,比较排斥外来户。因此蒋家很是受了不少歧视。

  不过这年头,到哪都一样。外头也不一定比这里好,所以蒋家只能硬着头皮住下来。眼看着儿子大了,娶亲成了问题,本地人不愿把女儿嫁给蒋云天这个外来户。

  折腾了好些时日,蒋云天还是娶不到媳妇。

  直到某一天,有户人家上门了,他们愿把女儿嫁给蒋云天,条件是让原主嫁给他们家的傻儿子。

  原主不肯答应,可婚姻之事,她做不了主,只能用恳求的目光看着父母,希望他们不要答应。

  可原主的父母在犹豫了几天之后,还是狠心答应了。

  蒋云天这是还是个十八九岁的毛头小子,听闻自己要成亲了,也悄悄瞧过那个女孩,长得挺好看的,畅想着未来的婚姻生活,心中充满了憧憬,压根没在意妹妹的眼泪。

  原主哭过闹过,反而被父母打了一顿,关了起来。

  无人在意她的想法,父母哥哥满心欢喜的筹备着婚礼。只有原主,在绝望中度过。

  等到成亲那天,蒋云天欢欢喜喜的接回了新娘,开开心心的进了洞房。而原主却只能被绑着上了花轿,被傻子丈夫屈辱的折磨了一晚上后,傻子沉沉的睡着了。原主拖着疲惫的身子缩在墙角,流下了绝望的泪水。

  当天晚上,原主就绝望的悬梁自尽了。

  傻子家看好容易娶进门的媳妇没了,当即就不干了。将原主的尸首扔回了蒋家,拉着自家闺女回家。

  可这女孩子却是个有见识的,早年跟着外公识了几个字,知道什么叫三从四德,趁家里人不注意,又悄悄溜了回来。

  而蒋云天在看到妹妹满身的伤痕后,当场觉醒了。他这才知道,自己的幸福生活是用妹妹的命换来的。

  他无法面对自己,也无法面对新婚妻子。

  最终选择了逃避,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离开了家,离开了万山村。

  时势造英雄,蒋云天在外闯荡多年,结识了不少好友,最终得遇明主,经过一番生死之后,明主成功了,蒋云天也成了开国功臣,被封安国公。

  功成名就之后,蒋云天想起了家中的父母。不知道他们如今可好。蒋云天在外闯荡多年,早就另娶了妻室,还是当初的主公如今的皇上亲自做的媒,娶得是皇上嫡亲的堂妹。生了三子二女。夫妻恩爱,其乐融融。

  也是在这时,蒋云天才想起自己曾经娶过妻。也和如今的妻子乐平公主坦白了。

  乐平公主这才知道,蒋云天原来娶过妻,自己堂堂公主却成了侧室,如何能忍,当即就哭哭啼啼进宫和皇帝哥哥诉苦去了。

  乐平公主自幼父母双亡,是太后抚养长大的,太后没有亲生女儿,对这个侄女儿视如己出,十分疼爱。见她受了委屈,便将皇帝叫来骂了一顿。

  皇帝有些无奈,他们认识蒋云天的时候,蒋云天已经二十出头了,这个年纪都能当爹了,他成过亲不是很正常吗?他以为乐平知道,原来这傻白甜竟不知道。

  可到底是疼爱的妹妹,皇帝只好宽慰她,这么多年过去了,蒋云天那个妻子说不定早就死了。退一万步来说,就算对方还活着,如何能跟她比。你年轻漂亮,身份尊贵,有多年的夫妻情分,还有子嗣傍身,你怕她一个农妇做什么。

  太后皇后也这样劝她。

  乐平公主才勉强止住了眼泪,可还是觉得委屈。

  太后便将蒋云天召进宫来,先是言语上震慑了一番,之后又采取怀柔政策,拉着蒋云天的手,从乐平小时候说起,一直说到如今,说到动情处,太后眼泪汪汪。

  惊得蒋云天跪下发誓,说自己一定待公主好,绝不会让公主受委屈。即使家中妻子还在,也只会以公主为尊。

  乐平公主在屏风后听了,这才满意。皇后又悄悄教了她许多。

  乐平公主跟蒋云天回府后,将府里最好的院落收拾了出来,又添了不少东西和人手,说留给公公婆婆住,又将旁边的院子收拾了出来,说给姐姐住。

  乐平公主这样善解人意,让蒋云天心疼不已,搂着她说了好些甜言蜜语,让她放心,自己对前妻绝无男女之情,自己唯一爱的女人就是她。

  安抚好乐平公主后,蒋云天便启程回万山村。

  蒋云天不止一次的想过,如果她已经不在了,或者改嫁了,那就好了,也免了许多麻烦。实际上,十八年过去了,他已经记不清她的样子了,只记得她的小名叫果儿,只记得新婚之夜,两人的懵懂和欢喜,记得她笑起来声音很甜。

  可让蒋云天意外的是,爹娘不在了,可她还活着。身边还带着一对年轻男女。

  看到蒋云天的时候,万果儿很激动,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再三揉了揉眼睛,才确定自己没有认错人。

  事实上怎么会认错呢?这是她十八年里日夜思念的男人啊,他的容貌早就镌刻在自己的心里,化成灰她都认识。

  万果儿扑了上来,拍打着蒋云天的胸脯,“你怎么才回来啊!你知不知道爹娘想你想的哭瞎了眼睛。”

  等万果儿冷静下来,才抽泣着和蒋云天说起这些年的事情。“你走后第二年,爹娘想你想的日夜哭,先是娘的眼睛瞎了,后来爹的眼睛也看不见了。你走后的第五年,娘去了,你走后的第七年,爹也没了。爹娘临死前拉着我的手,让我将他们埋在村口的大槐树下,这样你回来的话,他们第一眼就能看到你了。”

  蒋云天这才反应过来,大槐树下的坟墓竟然是他爹娘的。

  蒋云天跪倒在父母的坟前,放声痛哭起来。

  万果儿也跟在后面哭,然后才意识到什么,忙扭头叫人,“松儿,快过来,见过你爹。”

  然后对蒋云天说道,“这是咱儿子,小名叫松儿,爹取得,大名说让你回来娶。这是咱儿媳妇,冬冬。”

  蒋云天浑身僵硬的转过身子,看到儿子媳妇怯生生的向他磕头,“爹。”

  蒋云天僵硬的笑了笑。他预想过无数的可能,可没想到竟是最坏的一种。万果儿没有死,没有改嫁,反而在自己失踪的这些年,替自己赡养父母,甚至送走爹娘的也是她,还为自己生了个孩子。

  在万山村停留了两三天,蒋云天打算带着父母的骸骨回京城。

  临行前,蒋云天将自己在外面已经娶妻生子的事和万果儿说了,万果儿虽然早有猜测,可当听到蒋云天如今已经是国公爷,而且还娶了皇帝的妹妹后,万果儿大惊失色。

  她早猜到这么多年了,蒋云天在外面肯定娶妻生子了,可她没想到蒋云天娶得竟然是公主。

  蒋云天又说,如果万果儿不去京城,他会给万果儿母子黄金千两,宅子一间,百亩良田。

  万果儿有些心动,毕竟对方是公主,自己区区一个民妇,如何和她争?也争不赢啊!就算不为自己,为了儿子和未来孙子,自己也该争一争的。

  万果儿觉得自己先进门的,是嫡妻原配,且又为公婆守过孝,属于三不出之列,就算对方是公主又如何,后进门的就是侧室,就算两头大,可她的儿子是嫡长子,将来国公的爵位也该由自己的儿子继承。

  万果儿这样想着,拒绝了蒋云天的提议,决定要跟蒋云天进京。

  蒋云天有些无奈,似乎已经预见了她们的结局,可看着执迷不悟的万果儿,蒋云天知道自己说什么,她根本听不进去。只好随她去了。

  可半路上,蒋云天收到八百里加急,说西北有战事,让他赶紧回京。蒋云天只好快马加鞭,先行一步。

  万果儿母子三人紧随其后。结果半路上突降大雨,遭遇泥石流,他们乘坐的马车被泥石流冲走了。三人尸骨无存。

  蒋云天知道后,虽然生气,可更多的是无奈。万果儿也罢了,可孩子是自己的骨血,且上京前,万冬冬腹中似乎有了身孕,一尸两命,何其残忍。

  但军情紧急,他也来不及计较太多,只能匆匆去了边关。

  这一去就是三年,得胜归来后,蒋云天回京了,乐平公主来不及高兴,却发现丈夫的身边站着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年轻女子,一问才知道,对方是夷族的阿朵公主,在战场上救了身受重伤昏迷不醒的蒋云天,而后爱上了蒋云天,在公主的周旋和夷族的帮助下,蒋云天打赢了这场仗。

  阿朵公主甘居侧室之位,皇帝也无可奈何,只能默认了。

  之后的事,无非就是乐平和阿朵这两位公主的斗法,蒋云天一开始还十分困扰,可后来却喜欢上了这种生活,开始左拥右抱,坐享齐人之福。最后各种红颜知己娶了有十来个,国公府整日莺莺燕燕,好不热闹。

  不管蒋云天是怕自己功高震主所以才自污报平安,还是他本性如此,这种种马行为蒋礼都十分不屑,可更让她恶心的是,他妈的他记得将爹娘的尸骨迁到京城,却忘了因他而死的原主。独留她一个人成了孤魂野鬼。

  这就不能忍了。w,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