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爱心福利院(双更)_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卡米小说网 >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 第96章 爱心福利院(双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6章 爱心福利院(双更)

  小木柯有点反应不过来:”……为什么受洗日我们就不会被带走?“

  小白六:“按照我对受洗礼的常规理解,我们在受洗之前应该是没有被抽血的资格的,因为我们在受洗之前是罪恶的,只有主的鲜血才能洗涤我们的罪恶。”

  小白六说着说着懒懒地打个哈切,他连续两天熬夜,实在是有些困了:“而且你还没发现吗?这群【吹笛子的小孩】在救人。”

  小木柯一怔:“救人?”

  “是的,救人。”小白六又阖上了双目,双手合十放在胸前,安详地躺着,像是下一秒就要睡着了,“它们身上带着输液管和输液袋,应该是从私人医院过来的,所以我猜测它们知道那边的那些绝症投资人下一步要抽血什么小孩,所以在带走那些被选中即将要抽血的孩子。”

  ”比如我们房间内的这个被带走的小孩,我看到今天白天的时候院长领他去登记了,说有【投资人】要领养他。”小白六很平和地说,“被领养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我相信你梦里都看得很清楚了,木柯。”

  小木柯想到梦里的那些抽血酷刑,没忍住打了个寒颤。

  小白六毫无波动地继续说了下去:“而也正是因为这个,如果我没有猜错,被带走小孩先是在【笛声】的催眠下看到了他们未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然后见到了这群和样貌诡异和他们梦里被抽血之后一模一样的小孩。”

  “那群【吹笛子的小孩】应该是对他们表达了他们是这个抽血的受害者,我们会带你们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永远都不用回来,所以这群小孩才主动清醒地跟着这群样貌诡异的【吹笛子的小孩】走,还走得那么欢天喜地。”

  小白六顿了顿:“而我们的【投资人】已经放弃了抽血我们,所以就算是在受洗之后我们也是安全的。”

  “因为我们不需要拯救,所以它们不会带走我们。”

  小木柯躺在床上,侧过身子看在似乎已经睡熟了的小白六,没忍住小声问了一句:“……小白六,你怎么这么确信你的【投资人】不会背地里偷偷登记,要带走你然后抽血你?”

  小白六呼吸声均匀,没有回答小木柯,好似已经睡沉了,小木柯哀愁地叹了一口气,嘀咕了两句小白六你这么轻信你的【投资人】,到底是谁比较天真,然后他想着想着,忧虑地睡着了。

  在小木柯即将睡熟的最后一刻,他半梦半醒间似乎听到了小白六很平静回答:“如果他骗我,我就杀了他。”

  儿童睡房的黑夜中,还有两双眼睛僵硬地睁着。

  小苗飞齿和小苗高僵浑身发颤地躲在被子里,他们听完了小木柯和小白六的对话,也看到了那个闯进来的,恐怖无比的【吹笛子小孩】,似乎是因为他们两个都是清醒的,那个吹笛子的小孩还在他们正上方盘旋了许久。

  现在这两位还没有在游戏里历经各种恐怖事件后来功成名就事件的S-级别玩家的儿童吓得浑身冷汗,动都不敢动,归根究底这两个人的童年也只是普通人罢了。

  或许也不能算是普通人,毕竟也是长大之后也有胆子做出杀母,纵容自己孩子杀妻吃尸体的事。

  但杀的是自己的得了绝症的妈妈(老婆),一个毫无作用的女人,和自己被杀怎么能是一码子事呢?

  小苗高僵衣服全是冷汗,只能维持勉强的镇定,被吓得够呛。

  而小苗飞齿这个有恶胆子用开水烫死自己绝症母亲,喜欢吃小孩肉的人,那是完全接受不了自己也被这么对待的——一想到他未来要被抽血成那个干巴巴的只剩皮和骨头的样子,小苗飞齿吓得都快崩溃了,脚忍不住都抽搐了几下。

  就算他用被子捂住了头,发出了他极力压制但依旧能听到的,受到惊吓的呜咽声。

  听到睡房里传来略重的两道呼吸声和一点轻微的哭声,看似已经睡熟许久的小白六安宁的脸上忽然勾起一个奇异的微笑。

  ——————

  周二早上六点十五分,白柳的电话准时响起。

  “早安,投资人先生。”小白六很有礼貌地问好,“昨晚我发现了……”

  “吹笛子的小孩?”白柳划开自己的系统面板,饶有趣味地反问。

  【《爱心福利院怪物书》刷新——畸形小孩(1/3)】

  【怪物名称:畸形小孩(抽血后狂暴版本)】

  【特点:喜欢深夜出没带走小孩】

  【弱点:???(待探索)】

  【攻击方式:注射抽血(A),电话定位(A)】

  【触发新攻击方式:吹笛小顽童,A级别技能,可用笛声引诱带走玩家的副身份线】

  【恭喜玩家白柳集齐畸形小孩的攻击方式】

  小白六那边一静,他没有问为什么白柳知道他们这边发生了什么,而是毫无波动地继续汇报:“是的,出现时间大概是在凌晨两点,是以睡梦催眠的模式,能看到投资人在未来抽血自己……”

  白柳安静地听完小白六的汇报,若有所思:“看来畸形小孩和你们是一方的,也对,你们都属于受害者,那每天晚上追你们的畸形小孩估计和这个吹笛子的小孩一样,就算是让你们失踪,但主要目的是带你们走把你们藏起来保护你们,其实是为了不让我找到你们。”

  但被藏在什么地方——一群鬼小孩能把一群真小孩藏得让活人完全找不到,那藏在阴间还是阳间就不好说了,白柳觉得被这群小孩带走的小孩可能是另一种层面上的死亡,只不过是安乐死。

  按照《花衣吹笛人》那个带走小孩的桥段来看,小孩应该也是被淹死了的,只不过是快乐地在笛声中死去。

  小白六的观点和白柳的一致,他冷冷淡淡地说:“我不觉得是保护,应该也是死亡,如果每晚都带走孩子,如此大的数量的小孩我不觉得你们这些很有钱的【投资人】会找不到,我也不觉得一群死亡的小孩可以安置好另一群小孩。”

  “是的,不过的确也有可以利用的地方。”白柳眼睛眯起来,“这群吹笛子的小孩应该是知道怎么从你们那个全封闭式的福利院跑出来的。”

  小白六又是一静:“你需要我逃离这个【爱心福利院】?”

  “对。”白柳说,“但现在的问题是,如果你跟着这群吹笛子小孩跑出福利院,怎么从这群小孩手里保护好你自己,而且你不光要跑,你还要带着其他人一起跑。”

  白柳的手指在床边轻轻敲了两下,他眼神藏着很多晦涩不明的情绪:“这个所有人里面,包括苗飞齿和苗高僵,你要带他们跑出去,然后——”

  “做掉他们,然后取血给你对吧?”小白六声音无波无澜地补充,“这个没问题,我可以让他们跟着我走,但是得加钱。”

  “一个人十万。”

  白柳微不可查地一顿,他懒懒勾起嘴角:“成交。”

  “但这个交易有两点核心要注意的点,如果你违背其中一项这项交易就作废——”白柳语调闲散地补充,“第一,核心任务是逃出去,但是首要保障是是你的个人安全,其次是木柯和刘佳仪的安全,如果无法保障不要轻易行动。”

  “第二点,杀死苗飞齿和苗高僵不是你的必须任务。”白柳垂眸轻声说,“如果可以,我希望你把他们留给我来,小白六,毕竟你才十四岁,我二十四岁了,或许比你更适合做这种事,当然,二十万我会照样付给你的。”

  这次小白六静了很久,然后问,他的声音有一点真情实感的疑惑:“十四岁和二十四岁来做这件事,有什么不同吗?”

  “实质并没有没什么不同。”白柳顿了一下,“但我就是不想让你做,等你成年了之后能为自己行为承担责任再决定自己要不要做一个坏人吧。”

  “现在坏人让给我这个成年人来当吧,小朋友。”

  等小白六那边挂了电话之后,白柳仰头看向他病房外面暗无天日的窗户呼出一口气,心想他真的是被陆驿站念出条件反射了。

  刚刚一瞬间小白六说他要杀人,白柳第一反应就是自己在唆使未成年人犯罪,这是重罪,陆驿站最怕他搞这种,毕竟白柳的确很擅长。

  所以陆驿站每天念八百遍让他不要伙同未成年搞传,销,搞得就算是在游戏内,白柳遇到这种情况也下意识地回避了一下。

  不过他来的确更好,毕竟小白六那边的任务已经够麻烦的了,做掉苗飞齿这两个人对于小白六一个小孩也不是什么很轻松的事情,小白六的核心任务是逃跑,最好就把这种容易在逃跑过程中出事的任务丢给他做比较合适。

  早上九点。

  病房里的广播通知所有病人都可以出来活动了,以及通知新病人去观看自己儿童的受洗礼。

  【系统提示:触发支线任务,得到儿童电话通知的玩家受到邀约,可前去爱心福利院观看自己的投资儿童受洗礼】

  白柳现在在木柯的病房内,今天是受洗日,但【白柳】已经死亡了,要去参加受洗礼的五个【投资人】必然会少一个,白柳和木柯必然有一个要放弃掉这个支线任务,很明显就是木柯放弃。

  木柯精神状态很差,他连续两晚没睡都在记东西,而且又被吸血又是追逐战,还哭了一个晚上,所以现在这位小少爷眼睛肿的像条金鱼,呆滞地仰躺在床上不动弹。

  这位小少爷其实也不是很喜欢这个湿黏的稻草床,但他现在实在没有精力来计较这些了。

  很显然,这位用脑用眼过度的小少爷很需要休息,而白柳决定以【木柯】的投资人身份参加受洗礼。

  但木柯需要休息是一回事,能不能休息就是另外一码事了。

  他根本就睡不着,就算是已经累得连话都不想说了,只要木柯眼睛一闭上,脑子里全是各种乱七八糟的画面和信息,因为各种过激情绪而一直保持活跃的大脑皮层让他头痛欲裂,就算是白柳把床让给他睡了,自己睡在地上,他也根本睡不着。

  木柯见白柳从地上站起来,准备出去了,木柯也挣扎着还想从床上爬起来,他有点担忧地看着白柳:“要不还是我去吧,我毕竟是真的木柯,他们要是还有什么测谎的道具或者把戏,我上的话也能应付。”

  “不用。”白柳整理好了自己的病号服,他昨晚睡的地上,用书垫了一下,睡得不算很好,脸色很疲倦。

  白柳转头过来看床上的木柯:“我有事情要交代给在医院的你去做,也是只有你能做的事情。”

  木柯一怔:“什么事情?”

  “我需要你帮我查一些人病案资料。”白柳说。

  这个副本的福利院的时间线是十年前,正好是现实中那些企业家投资那所儿童福利院开始筹办第一批儿童入学的时间。

  这两个福利院陷入是同一个副本的两种表现形式,参照【爆裂末班车】和【镜城爆炸案】来看,虽然游戏副本和现实事件表现的形式不同,但核心事件一般都是相同的——很有可能这些重病企业家也对这些孩子做了同样的事情,抽取血液来养血灵芝治病。

  但陆驿站查得人都要魔怔了也没用找到这些企业家对孩子下手的任何线索,毕竟已经十年了,很多能查到他们身上的办案思路已经彻底断了,那些被抽血的小孩多半也已经死了,要抓到一些蛛丝马迹相当困难。

  还有一个就是白柳认为就算有线索,估计也早就被这些有权有势的人扫尾扫干净了,不然这群人不会放弃资助福利院,让这种自己犯过罪的地方脱离自己的掌控。

  最后白柳就算从这个游戏出去了,告诉了陆驿站福利院这个案子是怎么一回事,陆驿站也信了白柳这些怪力乱神的说法,但是没有具体的证据和线索,他们拿一堆享有盛誉的,名声很好的企业家也没有任何办法。

  但白柳答应了要帮陆驿站查这件事,并且他也吃了陆驿站的报酬——他喜欢做交易有始有终。

  游戏外做不到的事情,游戏内未必做不到,游戏外没有的线索,游戏内未必没有。

  白柳看向木柯:“木柯,等下我写几个名字给你,白天护士对病人的看管很松懈,你看看能不能混入她们存储病人资料的档案室,找出这些人的病案资料,然后帮我全部记住。”

  ”尤其是他们使用的药引子的小孩名字,以及每次取血的时间,最好能全部记住,然后等我回来告诉我。”

  病案资料相当繁复,还是好几个的病案资料,要让其他人在混入档案室的那么不被护士发现的时间里记住这些星系,是很困难的事情。

  但对于木柯来说这就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了,他不假思索地点了头:“可以,你把病人名字告诉我吧。”

  白柳说了几个名字,问木柯:“记住了这些人的名字了吗?”

  木柯点头,点完头之后他眉头微微蹙起,疑惑发问:“这些都是那些现实里的企业家,他们应该是普通人吧?他们的名字怎么会出现在这个游戏里的档案室内?”

  白柳垂下眼皮:“他们可能不是什么普通人,在这个游戏里应该是怪物一样的存在,以及,如果可以的话,木柯,你尽可能地记住病案室里所有登记过的投资人病人的名字。”

  木柯一怔:“……要记全部吗?为什么?”

  “一个开了十年最近才开始渐渐没有投资的大型儿童福利院……“

  说道这里,白柳微妙地停顿了一下,然后又继续说了下去:

  “大型私立儿童福利院的投资耗费是很巨大的,如果背后没有一个相对较大的利益链条来支撑,我觉得不太可能维持这么长时间,多集团的无偿投资,除非是形成了商品产业链。”

  白柳冷静地分析阐述,“很明显一个儿童福利院能提供的商品就是儿童,以及儿童的副产品,常规来讲我更容易猜测情,色链条,但这里应该是血液。”

  白柳态度有种近乎不近人情的冷漠,他毫无感情的陈述:“一个开了十年,一次可以入住几百个儿童的福利院里流通的儿童数量能提供的血液——我觉得能救的人不止我说的那几个,所以我觉得在这所福利院开设的时候,排队等着的绝症病人也不止明面上那几个企业家。”

  白柳用一种让木柯毛骨悚然的平静眼神看着他,“如果我的猜测没错的话,那个档案室里的资料,除了曾经登入过这个游戏的玩家——”

  “——应该都是在现实里吸过小孩血来治病的【投资人】。”

  【系统警告:玩家白柳谈论内容涉及现实于游戏的核心,玩家白柳的小电视对这段谈话已做屏蔽消音处理】

  木柯彻底懵了,他有点回不过神来,手忙脚乱又脊背发凉地从床上走了下来:“等等,白柳你的意思是——不,等等,如果所有病人的病案资料都要记,我现在短时间可能记不住那么多!我,我脑子不太好使了现在,而且你刚刚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具体的我后面再和你解释。”白柳打断了木柯的询问,他淡淡地扫了惊慌失措的木柯一眼,“如果你记不住全部的,就重点记我那和你说的那几个,这种层级的犯罪,他们之间应该是有比较紧密的联系链条,只要抓住几个,很容易拔出萝卜带出泥。”

  白柳推开了门,他转头对有些呆愣的,坐在床边木柯点一下头,神色平和:“休息一下,我需要你时刻保持高精准度的记忆力,需要你记忆的信息还很多。”

  “我不用休息,我睡不着,我现在就去帮你记病案…资料…短时间记不住,我多记一会儿就可以……”说着说着,木柯缓慢地眨动了两下眼睛,他甩动了两下头,但他的头颅就像是突然变沉一样砰一声砸到在了稻草床上,他呼吸有点急促地看着握着门把手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的白柳。

  白柳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看着倒在床上的木柯:“你需要休息了,木柯。”

  【系统提示:玩家白柳对玩家木柯使用高强度可吸入安眠药】

  木柯眼前一黑,他感到病房都在天旋地转,他艰难地挣扎着抬起眼皮,只看到白柳转身关上了门,消失在了他即将垂下来的眼帘之间,他伸出手想去抓白柳离开的背影,但只是手指动了两下,他不甘心地闭上了眼睛。

  “我不要休息……我要做事……”

  木柯在意识彻底消失沉入睡眠之前,听到白柳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安眠药起效大概到中午十一点半,那个时候护士在吃饭,档案室是无人的,你那个时候醒来比较合适。”

  “好好睡吧,木柯。”

  木柯在稻草床上蜷缩成一小团,他眼睛闭上,发出均匀的呼吸声,睡得很熟。

  白柳看了一眼之后,转身把门反锁关上——木柯的精神太差了,从昨晚开始就一直处于一种受惊过度的状态,整个人就像是一只炸毛发抖的猫,无法好好入睡休息会很影响他的记忆力。

  游戏里适合木柯休息的安全时间段也不多,木柯处于那种警惕过度的状态白柳是可以理解的。

  只有今天,苗飞齿不在,白天护士巡逻的密度很高,怪物出来的概率很低,没有比现在更适合木柯全力休息恢复的点了。

  但白柳不在这一点会极大的剥夺木柯的安全感,木柯果然在白柳一站起来之后立马就从床上坐起来了,眼睛里全是红血丝了也要跟着他,看样子完全睡不着,白柳干脆用药弄晕了木柯。

  九点半,所有要去观受洗礼的【投资人】在医院门口集合。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