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2章 季后赛灵魂碎裂枪_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卡米小说网 >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 第572章 季后赛灵魂碎裂枪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72章 季后赛灵魂碎裂枪

  “但是你最近还调用了预言家的权限。”苏恙一针见血地质问,“既然岑队这么厌恶预言家的一切,那为什么还调用留下的权限呢?”

  岑不嘴唇抿成一条直线,一言不发,脸『色』黑得能滴出水来。

  苏恙放软了口气:“最后一层异端的处理问题我们押后再谈。”

  “我是绝对不同意无差别销毁的,这有违异端处理局的建立初衷——我们对异端寻求的并不是敌对,而是一种更为合理的态度和式,收容也好,关押也是,研究出弱点也罢,我们为异端处理局的队员,在踏入这个地的那一刻——”

  苏恙抬眸:“我们和异端的界限经模糊不清了。”

  “怎么处理异端,是在怎么处理我们。”

  岑不不断地里走,渐渐的,周围的光亮起来,边的门阀上异端的编号清晰见——0056,0055……

  这些异端一看是很早被关押了进来,但关押了这么长时,依旧没有寻求出合理的收容办法。

  在走到异端0009这个编号的旁边的时候,岑不的脚步停住了,抬眸望这个冰冷的铁门,久久不动了。

  “其的异端我不管。”岑不语气很冷淡,“但异端0009的销毁,应该提上日程了。”

  “异端0009?”苏恙皱眉,“但那是【预言家】定下的绝密档案中,绝不能轻易挪动和销毁的异端,为什么岑队突然提起销毁这个异端?”

  岑不用那只澄黄『色』的右眼俯视苏恙,语调淡漠:“因为它失控了。”

  漆黑的甬道中,只有微薄的光晕落在岑不的肩章上,泛出冰冷的光,静立在门前,仿佛和周围涌动靠拢过来的异端融为一体,过了一会儿,岑不伸出手,推开了异端0009的门。

  门里放着一个桌子,桌子上只有一个东西,那是一把枪。

  岑不走过去,推开枪,看压在戒指下的异端0009档案,垂下眼帘,伸手翻开——

  ——【异端编号0009】

  【异端名称:一猎人岑不】

  【……原一猎人,于0317号世界线精神彻底降维,出现一次暴动,撤销猎人职务,取缔预言家权限,转为二支队队长,将其移交给三支队队长,即二猎人唐二打……】

  【……至目前世界线暂未出现伤人意图,有恢复倾,留职观察中……】

  0317世界线,岑不在六的【心话大冒险】游戏中,开枪杀死了六个涉嫌贩卖玫瑰香水的人——而这个房内的枪,是那把枪。

  其中五个的确贩卖了,但有一个只是参与,还没来得及贩卖。

  陆驿站取缔了岑不的猎人职务,并将那个世界线的岑不按照条例关押了起来,直到那个世界的最后一刻。

  岑不死在了被关押的房里。

  而陆驿站原本以为,等到下条世界线,岑不以忘记一切,从头再来,而也再也不会讲岑不卷进和六之的游戏来,岑不以作为一个原原本本的异端处理局二队队长而单纯存在。

  抓想抓的异端,训练想训练的队员,在岌岌危的世界里,为了保护想保护的人而拔出枪,不会因为道太多而走极端。

  但是陆驿站没有想到的是,岑不在三百多条线作为猎人的轮回当中,早经变成了一个异端。

  的记忆无法清零,灵魂在世界线之名为【岑不】载体之跳跃着,像是一个停不下仇恨的杀戮的怪物,只能永远地记着,造成过伤害的那些人——这是为猎人的价,这是参与了游戏之后,必须交付的痛苦。

  ——邪神笑着说,会永远记得。

  是个被【预言家】遗弃了的【猎人】。

  岑不现在都还记得陆驿站发现还有记忆的时候,望着的眼神——震惊,不思议,难过。

  然后陆驿站将作为异端备案收容了起来,甚至保留了作为二队队长的职务,只是监控而。

  “陆驿站。”岑不看着陆驿站在旁边做的档案的时候,抱着胸,平静地说,“你既然觉得我上个世界做错了,你也不想用我这个人了。”

  “你不如杀了我吧。”

  “做错了是做错了,你没必对我手下留情。”

  陆驿站正在写字的钢笔一顿,低着头,继续写了下去,声音平淡:“……你经死过一次了,也算偿还过罪了。”

  “上条世界线是上条世界线的事情,这条世界线是这条世界线的事情,是跨越时和空算账,那大家都为自己没做过的事情,偿还不同的价了。”

  “有什么区别吗?”岑不不为所动地反问,“都是同一个灵魂,同一个我。”

  “再来一次那样的事情,我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但这条世界线的你。”陆驿站终于抬起了头,眼中有种清晰的坚定,“还没做不是吗?”

  岑不和陆驿站对视了一会儿,缓慢地移开了视线:“……陆驿站,你还没吗……”

  “无论是哪条世界线,做错了事情的人都是不会变的。”

  “我终有一天,也会做出和那条世界线一样的事情。”

  陆驿站手上的笔静了很久很久,才落下一笔,的声音轻不闻:“……等你的做了。”

  “我一定会亲手杀死你。”

  ——像是当初的点,杀死叛『乱』的二队队长一样。

  岑不合上异端0009的档案,转离开这个房,在最终离开之前,回头看了一眼回廊尽头的,那个编号为【0001】的异端。

  ——名为【未来】的异端。

  在这一层的种种异端,都没有办法被普通法收容,除却危险和不确定『性』之外,是因为这一整层的异端或多或少都和人有关——有些是人化作的异端,比如说0009,有些是以人为载体的异端,比如说【眼球屯食物】。

  销毁这一层的异端,是在销毁人本,所以苏恙那句话也没说错。

  但唯一一个岑不不道和什么人有关的异端,是【未来】。

  据说,窥探过【未来】的人都疯了,唯一一个没疯的是柳。

  岑不不曾窥探过【未来】,因为早猜到自己的【未来】是怎么样的了,而陆驿站那家伙也没有窥探过未来,这人连预言都很少做,拥有【预言家】这样的技能,却总是不愿意使用。

  岑不问过陆驿站,为什么不愿意。

  陆驿站总是傻笑着挠头:“因为不想道。”

  “我害怕【未来】的样子,和我所想的不一样。”

  “岑队。”监视环里传来队员提醒的声音,“时到了,上来吧。”

  岑不的视线停了一瞬,转了过来,背影走黑暗,声音平稳:“嗯。”

  “天给我调半天的休,我有事,不出外勤。”

  队员回答:“好的,岑队。”

  游戏里,流浪马戏团公会,会议室。

  “比赛日期是天,晋级到半决赛的队伍有四支,除却我们之外,还有猎鹿人,杀手序列,赌徒公会。”王舜叹气,“拥有抽签权的是杀手序列和猎鹿人,我们被猎鹿人抽中了。”

  牧四诚有点脊背发『毛』地看着王舜点出来的系统面板:“们的队伍,是不是有那个什么,神经兮兮的,小丑?”

  “小丑丹尼尔,猎鹿人今年的王牌主攻。”王舜说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声音控制不住地发颤,“技能……灵魂碎裂枪。”

  “cd十五分钟一轮,一轮之后开枪以『射』出一枚绿『色』的子弹,子弹击中立即灵魂碎裂,免死金牌无效……据说也死在这把枪下的玩家,也无法复活,整个人会在游戏里直接消散,连登出游戏都做不到。”

  “这是今年最危险,讨论度最高的技能,也因为这个技能,小丑从季中赛开始人气一路飙升,目前排在九。”

  “而们战队的会长兼战术师【不的行刑人】排在三,仅次于逆神和黑桃,是今年除去杀手序列,二队有个进入人气前十的队伍。”

  王舜深吸一口气,伸手点了一下系统面板,语气和表情都很凝重:

  “行刑人的技能是【死神戒】,我们之前介绍过了,这个【死神戒】以成很多种刑罚道具,其中最恐怖的一种是一口井。”

  面板跳出一张画面,画面当中出现一口漆黑的井,井中似乎有无数怪物在涌动,伸这些出沾满粘稠血『液』的手,想上将上面的人抓落下去,井口的边缘泛着不正常的银蓝『色』光泽。

  “这口井的名称叫做【罪人井】,以将行刑人认定为有罪之人困在里面,而被困在里面的玩家是绝对不能自己出来的,而被困在这里面没能出来的玩家,大部分也都在现实里死亡了。”

  王舜深吸一口气:“——哪怕是在有免死金牌存在的情况下。”

  “这个技能cd为三十分钟,但同样,这个技能发动之后,同样以持续三十分钟。”

  “相信你们听到这个技能描述的时候经了。”王舜缓缓吐气,“无论是行刑人,还是小丑,们的技能都有人猜测是规则技能。”

  “——简单来说,是【神赐予的技能】。”

  “对我们来说,唯一的好消息是,无论是小丑还是行刑人,们的技能发动一次都只能针对一个人,【罪人井】一次只能吞掉一个玩家,而子弹一次也只能『射』击一个队员。”

  王舜勉强笑了笑。

  场上沉默无声,没有人回答,唐二打脸上没有一点情绪,周有杀气蔓延,很缓慢地开口:“无论用什么办法,在一开场杀了小丑。”

  “绝对不能让的子弹碰到。”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