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爆裂末班车(双更)_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卡米小说网 >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 第57章 爆裂末班车(双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7章 爆裂末班车(双更)

  牧四诚一怔之后,脸色猛得一沉:“你是说这一页就有两个怪物?!”

  白柳点点头,继续分析了下去:“盗贼兄弟,如果弟弟是这种看起来蠢笨傻的强壮类型的,那么哥哥如果是我来设计,我应该会设计一个小巧并且拥有高偷盗技能,并且移动速度极快的怪物,等到玩家累积碎片到了一定数值之后在通关之前触发,然后偷盗掉玩家的碎片,以此来增添游戏的通关前难度。”

  “但那可是杜三鹦,真的会被偷到东西吗?”牧四诚持怀疑态度,“这家伙幸运值百分百的时候可是从来没有人能拿到他身上的东西。”

  白柳淡淡的:“那也要他一直能维持幸运值百分百。”

  “我利用杜三鹦的幸运值太过头,吊了盗贼弟弟六个站,这个游戏的平衡已经被我打破了,我觉得系统会在通关这种关键时刻,为了保持平衡下调杜三鹦的幸运值。”

  牧四诚一怔,他想起了《塞壬小镇》最后的时候,也是系统说白柳打破了游戏平衡,为了限制白柳而强行下调了白柳的数值,还增加了怪物的数值……

  不是百分百幸运的杜三鹦……牧四诚有点恍惚地看着正在笨拙地往自己的跑跑卡丁车上爬,准备为他们引开盗贼弟弟的杜三鹦,脊背被一点缓慢的凉意攀爬上来。

  不那么幸运的杜三鹦,这家伙只是一个C级别属性面板的玩家,对怪物的攻击承受能力和白柳差不多,如果不是幸运百分百,杜三鹦会死的。

  “如果强行让杜三鹦吊也能吊。”白柳继续说,“但哪怕他的幸运值只是从一百下降到了99,盗贼弟弟攻击一百当中下当中被绊倒了99次,只要有一下抓到了杜三鹦——”

  牧四诚直勾勾地看着白柳。

  白柳目光毫无波澜:“——他就会死,但就算这样,杜三鹦也必须吊这对盗贼兄弟,因为我们其他人的血线都压到了30以下了,盗贼弟弟可以对我们一拳一个小朋友了,杜三鹦不调开,我们根本没办法收集乘客身上的碎片。”

  车门卡顿好几下,终于开了,乘客全部涌入。

  其他人按照白柳之前的安排清扫乘客身上的碎片,杜三鹦再次拿出自己要报废的跑跑卡丁车,准备逃跑引开盗贼弟弟,结果所有人都看到盗贼弟弟焦黑一片的胸膛蠕动了两下。

  盗贼弟弟的脑子里发出两声尖锐的叽叽干哑笑声,从胸膛里猛得探出了一双漆黑的,指甲尖利的手往杜三鹦身上袭去,杜三鹦刚好坐下幸运地躲过一劫,但是——

  ——杜三鹦愣愣地摸了摸自己的脸,他脸上被划出了一道伤痕,伤痕滴落一滴血。

  他受伤了。

  这是他在这个游戏里第一次受伤。

  【系统提示:玩家杜三鹦被盗贼哥哥攻击,生命值-2,精神值-2】

  【系统提示(对所有人):因目前玩家全员存活,无一人死亡,为了保持游戏平衡性,从现在开始下调玩家杜三鹦的幸运值,玩家杜三鹦的幸运值会逐步下降,请各位玩家放弃依靠他,靠自己的实力通关】

  【玩家杜三鹦目前幸运值:98】

  盗贼弟弟健硕的胸膛被人从里面扒拉开,他的面颊从中间裂开,黑色的脑花上长出了双眼,变成了一个宛如婴儿般的漆黑的头颅,这个脑花头颅眼睛周围一圈被烧得煤漆漆的,但白色眼珠子还在他的眼眶里转动着,到处看,这个东西的牙床都被烧得暴露了,露出一口完整的大白牙,看起来就像是带得意地大笑着。

  它两只脚勾在盗贼弟弟的被烧得外露的肋骨上,身体外荡,两只手只有黑色的骨头,干枯如煤炭,但却是不可思议的纤长灵活,十指像是蜘蛛长长的脚飞快地舞动,它一个侧挂又飞快地从杜三鹦头上飞快划过,速度快得几乎肉眼不可见。

  杜三鹦虽然又一次幸运地后仰躲过,但再一次受伤了。

  【系统提示:玩家杜三鹦被盗贼哥哥攻击,生命值-2,精神值-2,幸运值再次协调性下降,幸运值-2】

  【《爆裂末班车怪物书》刷新——盗贼兄弟(2/3)】

  【怪物名称:盗贼哥哥】

  【特点:盗贼哥哥移动速度极快(3400点的移动速度,火焰有加成效果),擅长偷盗】

  【弱点:???(待探索)】

  【攻击方式:抓挠,偷盗】

  杜三鹦咬牙没管自己脸上流下的血,他翻身坐上车就要按照白柳说的跑,就算他现在幸运值不是百分百,96的幸运值也足够帮着吊盗贼弟弟一段时间,虽然一旦他倒霉,幸运值失效的杜三鹦就会面临独自面对对抗一对实力强悍的盗贼兄弟的后果,很有可能会……死亡。

  但杜三鹦现在心里也无比清楚——

  ——全场除了生命值几乎满格的他,根本没有能在这对盗贼兄弟面前撑一个回合的。

  没有人能帮他,他的幸运值把他推到了这个位置,那他就要对所有人负起责任,就算不那么幸运了,杜三鹦也不能临阵脱逃,眼睁睁看着白柳和牧四诚去死。

  杜三鹦一脸苦大仇恨地踩在自己的小马宝莉的碰碰车的油门上,明明是个送死的任务,但他在做的时候,心情却并不悲伤,而是变得很……奇怪。

  他一向都是被所有人嫌弃厌恶的苟到最后的捡漏玩家,还第一次承担如此重要的吸引怪物仇恨的任务,而且白柳从一开始把任务嘱咐给他之后,就从来没有怀疑过他不能完成。

  尽管杜三鹦是个十分笨手笨脚的,被人誉为花瓶玩家的家伙。

  被白柳全心全意地信任托付后方的感觉非常奇怪,杜三鹦虽然一开始很不情愿,但后来他的确对白柳产生了一种很说不上来的信任感和服从感。

  他觉有一种直觉——就算是幸运值降到为0,白柳也有办法,不会轻易让自己死亡的,因为他说过他不会让杜三鹦死掉的,就像是对牧四诚那样。

  而杜三鹦一向信任直觉。

  杜三鹦被身后紧追不舍的盗贼弟弟猛砸了一下车屁股,虽然车头被甩开卡在了椅子上,杜三鹦人幸运地没有被甩出来,但盗贼哥哥的配合偷袭让他再次受伤,盗贼弟弟拳头上的火一路从车后蔓延上来烧红了杜三鹦的眼眶,他咬紧后牙槽,擦去最嘴边刚刚被盗贼弟弟一拳砸得吐出来的血。

  【系统提示:玩家杜三鹦被盗贼兄弟攻击,生命值-20,精神值-20】

  \杜三鹦,你坚持一下,坚持拖开盗贼兄弟到我们这边把碎镜片收集好了就行,能坚持吗?”似乎是注意到了这边的状况,白柳提高声音问道。

  杜三鹦呛咳两声,脸色沉静,双手把在卡丁车的方向盘上,一脚踩到底把油门轰到最大,超级大声地回答了白柳:“我尽量!!”

  白柳笑起来:“那后方就交给你了,杜三鹦。”

  牧四诚一边帮忙收集碎镜片,一边有点焦躁地看向气定神闲的白柳:“杜三鹦的面板属性只有C,这家伙唯一的优点就是幸运值百分百,但你现在也知道了他幸运值不是百分百,你就真让他吊走一对盗贼兄弟?你觉得他能撑住吗?他那边要是掉链子我们这里回防会很困难!”

  白柳很诚实地说:“我并不确认他能撑下来。”

  “但竟然他答应了我,那我先假设他可以做到。”白柳很平静地说道,“就和你当初的计划一样,你说你不确定能不能在精神值只有10的情况下保持清醒,那我先假设你可以保持。”

  牧四诚顿了一下:“要是杜三鹦没撑住呢?”

  白柳语气平静:“那还有你和我。”

  ————————

  杜三鹦趴在方向盘上,头晕目眩地干呕出一口血,他刚刚幸运值失效,在盗贼哥哥的干扰下为了护住碎镜片,杜三鹦不得不硬撑着吃了盗贼弟弟一下狠的,虽然杜三鹦拿道具挡了一下,但对他的伤害依旧非常致命。

  他的血线和精神值都一下崩下安全线了。

  【系统提示:玩家杜三鹦被盗贼哥哥攻击,生命值-20,精神值-20】

  杜三鹦仰头喝了一罐精神值漂白剂,把精神值回复了,他还是有点头晕眼花,精神值只代表精神世界的稳定程度,但他的体力和精神值下降回复带来的疲惫感却是不能够靠精神漂白剂回复的,因为各种带来的消耗让杜三鹦已经快要到极限了。

  这对盗贼兄弟真的太难缠了!

  盗贼弟弟虽然攻击力很强,但是移动速度相对慢一点,杜三鹦还能靠着快速移动甩开他,但是盗贼哥哥移动速度三千多点!

  杜三鹦用了所有的道具都没办法甩开!

  并且这两个怪物还会打配合!

  盗贼哥哥叽叽笑着,被盗贼弟弟双臂一甩,邦一声就扔到了杜三鹦的车头上,向着杜三鹦伸出漆黑的爪子要来偷他的碎镜片,杜三鹦紧咬后牙猛打方向盘,疯狂甩车头试图把盗贼哥哥甩下去,他的跑跑卡丁车几乎被杜三鹦甩成了一个旋转陀螺,杜三鹦自己都要被甩吐了,但盗贼哥哥却没有被甩下去,杜三鹦没有办法,不得不使用了一个道具弹开了黏在车头上的盗贼哥哥。

  【系统提示:玩家杜三鹦使用(晴天雨伞)冲击盗贼哥哥】

  一把上面是太阳的半透明雨伞在杜三鹦的车头上突然撑开,发出刺目的光,盗贼哥哥尖啸一声,从车上后退跳开,双爪左右横抓抓烂了这把雨伞。

  【系统提示:(晴天雨伞)被盗贼抓挠报废,已无法再使用】

  “凎!”哪怕是道具不少的杜三鹦也连着心痛地爆了好几声粗口。

  他已经报废七八个防护性道具了,全都是被这个盗贼哥哥抓烂的,但问题是他已经快没有这种抵抗性的道具了,杜三鹦扫了一眼自己的系统仓库,他的库存道具最多还能撑两下这个盗贼哥哥的进攻。

  但是两下……杜三鹦脸色黑沉,时间根本拖不够!!

  他正想着,盗贼哥哥又被盗贼弟弟振臂一甩,像只蝙蝠一样划过整个车厢落在了杜三鹦的车头上,盗贼哥哥的双手操纵速度非常快,它的两只手飞快地在杜三鹦的身上游走,像个技艺娴熟的扒手一样,杜三鹦手忙脚乱地躲,他把碎镜片一开始是挂在脖子上,后来发现这个位置太危险了,他换了一个位置放——

  ——杜三鹦觉得放在□□里,除了有点咯屁股之外,简直是他全身上下最安全的地方了。

  盗贼哥哥迟疑了一下,眼珠子疑惑地扫遍杜三鹦的全身,似乎在为自己没有找到碎镜片感到不对,它在车头盖上转了几下,叽叽叽地叫了几声,好像在质问杜三鹦碎镜片你放在哪儿了,快拿出来。

  杜三鹦硬撑着和它对视:“你找不到的,放弃吧。”

  盗贼哥哥似乎被激怒了,它叽叽叽的声音大了起来,它和杜三鹦诡异地对视了一会儿,杜三鹦莫名从它的眼中看到了嫌弃和崩溃,盗贼哥哥两排整齐的牙齿紧咬闭合,好似下了很大决心般,它伸出颤抖的手去掏了杜三鹦的档。

  这个动作有个很中式的称呼,叫做——【猴子偷桃】。

  白柳这边正在收尾了,突然听到杜三鹦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放开我的【哔】!流氓啊你!!!别扯!!不要扯我的【哔哔哔】!”

  牧四诚和其余人诡异地沉默了一会儿。

  “靠!!走开啊!!!”杜三鹦一边扯着裤子一边崩溃地大吼,他从没见过这么没有下线的怪物,“你也不嫌脏!把手从我裤子里拿出来!你是电车痴汉吗!”

  盗贼哥哥眼球外突牙关惊颤,细长的手腕插入杜三鹦的裤子里,脸上因为用力扑刷刷地往下掉皮肉燃烧之后的煤渣,露出里面被烧得血肉模糊的残余皮肉来,嘴角狰狞地上翘,疯狂地叽叽叽地凄厉叫着,似乎也在咒骂杜三鹦的没有廉耻,居然把碎镜片藏在□□里!

  眼看着在两人拉扯间,后面的盗贼弟弟大步流星就要追到了,而盗贼哥哥无比细长的手臂也要摸到已经掉进杜三鹦裤管里碎镜片,杜三鹦不禁低声咒骂,操了一声,被逼无奈地又用了一个道具。

  【系统提示:玩家杜三鹦对盗贼哥哥使用了(小丑弹簧)】

  盗贼哥哥猛地被从车头里冒出来一个小丑脑袋给弹开了,小丑下面接着一个巨大的弹力弹簧,东倒西歪地摇晃着,小丑还在哈哈哈地大笑,就像是沙袋一样,帮杜三鹦撑了好几下盗贼哥哥的抓挠攻击都没有碎裂。

  还没等杜三鹦松一口气,他背后追上来的盗贼弟弟怒吼着举起了拳头,全身“砰”一声剧烈燃烧起来,热风呼啦啦地瞬间灌满整节车厢,所有的车厢玻璃顷刻碎裂,盗贼弟弟一个箭步仰头长啸,嘶吼着举着熊熊燃烧的拳头,三两步助跑起跳,就要对准被盗贼哥哥困在车中杜三鹦狠狠砸下。

  杜三鹦突然感到一阵让他呼吸不畅的窒息感,他的直觉告诉他会有很危险的事情要发生了,杜三鹦下意识回头,他仰头看着已经跳跃到半空中表情狂暴的盗贼弟弟,没忍住瞳孔一缩。

  烈焰冲击加狂锤两个大招加蓄力,盗贼弟弟这一拳头下去,全车厢都会陷入火海中。

  杜三鹦知道自己必死无疑。

  【系统提示:玩家杜三鹦使用了对盗贼弟弟使用了(小丑弹簧)】

  【系统提示:玩家杜三鹦对盗贼弟弟使用了(金钟罩)】

  盗贼弟弟毫不留力地砸下了这千斤重的这一拳,全车都摇晃了几秒。

  整个车厢砰一声爆裂之后,一瞬间陷入巨大的火海中,正在往那边赶的牧四诚看这被盗贼弟弟一拳头弄得七零八碎到处燃烧的车厢,没忍住操了一声,大喊道:“杜三鹦!!!”

  没有回答的声音,只有硝烟弥漫的痕迹,和杜三鹦那个被烧得面目全非只剩躯壳的小马宝莉卡丁车在安静地燃烧着,旁边还有一个小丑被烧化的头,脸上还是那个滑稽狰狞的笑容,车轮胎旁边一件七零八碎的金钟罩,全都被烧得一片灰烬。

  “……杜三鹦应该用了一个小丑弹簧和一个金钟罩来挡,但这两个道具叠加的效果根本挡不住盗贼弟弟这一拳。”张傀脸色难看,”……杜三鹦多半死了,这一拳的伤害就算是生命值全满的A级玩家正面接下,十有**也会清零。”

  “更不用说杜三鹦现在幸运值不是百分百,面板还只有C级,他接不住这一拳。”张傀语气低沉地下了定论。

  “杜三鹦现在幸运值虽然不是百分百,但也应该在90以上,我倾向于他没死。”白柳很冷静地反驳张傀,“牧四诚,我引开盗贼弟弟,他用了大招有一分钟的冷却时期,你引开高移动速度的盗贼哥哥,给杜三鹦逃出来的空间。”

  张傀没忍住开口道:“你们没必要为了杜三鹦这样,他多半死了……“

  张傀话音未落,白柳就是毫不犹豫一鞭子甩在盗贼弟弟的背上,打断了张傀的话。

  盗贼弟弟被白柳这一鞭子抽得嘶吼一声,转身就看向了白柳,盗贼弟弟怒目一睁,脚把地面踩得蹦蹦响,往白柳这个方向跑了过来,牧四诚双臂一甩就攀上了吊环,盗贼哥哥正在围绕着那个跑跑卡丁车打转,似乎正在寻找着什么,牧四诚一个猴爪子抓过去,准备刺入对方的心脏,被盗贼哥哥灵敏地发现躲过,但这也激怒了盗贼哥哥,枯骨般的长臂一甩,反手也要去挖牧四诚的心脏。

  当盗贼弟弟和盗贼哥哥都被引开之后,那个一片灰烬的跑跑卡丁车动了两下,奄奄一息满头烟灰的杜三鹦从车底爬了出来,他呛咳了好几声翻身瘫软在地,双目无神地趴在地上,像一只被烤得半死不活的秃毛鹦鹉:“……我以为我要死了……幸好我有个人技能……”

  【系统提示:玩家杜三鹦使用个人技能(法律学徒),替自己减免百分之九十的伤害】

  【系统提示:玩家杜三鹦收到盗贼弟弟的攻击,生命值-20,精神值-30,幸运值协调性-10】

  杜三鹦一爬出来,往这边爬的盗贼兄弟似乎感应到了碎镜片的位置,瞬间就调头过去找杜三鹦了,杜三鹦才喘匀净气就又手忙脚乱地爬了起来,屁滚尿流地崩溃哭喊:“白柳——!!我撑不住了!!”

  “已经足够了。”白柳微笑着说,“接下来交给我就行,把碎镜片给我吧。”

  杜三鹦疯狂地往白柳这边跑,跑到一半摔个狗吃屎,背后的盗贼弟弟一脚差点踩碎杜三鹦的脊梁骨,白柳立马对着杜三鹦喊道:“把碎镜片丢开!”

  在盗贼弟弟即将再次冲到杜三鹦那边之前,杜三鹦慌里慌张地把碎镜片往空中一丢,大喊着:“白柳!接住了!”

  在碎镜片腾空的一瞬间,往杜三鹦那边赶的盗贼兄弟立马更换了去围攻杜三鹦的方向,纷纷伸手去够空中的碎镜片,还是白柳眼疾手快地一鞭子抽开了盗贼弟弟,速度飞快的牧四诚抢先拿到了碎镜片。

  杜三鹦流泪满面地瘫痪在地上,几乎都爬不起来了,只能吐着舌头喘气,白柳拍了拍杜三鹦的肩膀:“干得不错,接下来交给我和牧四诚。“

  杜三鹦缓过劲来,反而开始有点担忧地看向白柳:“但是你生命值只有3,不如还是我……”

  “3点就足够了。”白柳一甩鞭子,他脸色平静地面对两个向自己冲过来的怪物——盗贼哥哥和盗贼弟弟,“牧四诚,我们开始配合。”

  掉在吊环上的牧四诚一个斜荡,提着白柳的后领把他拎起来,牧四诚嗤笑一声:“行,坐稳扶好了啊白柳,我的移动速度全速可是上万的。“

  话说完,牧四诚一只手提溜着白柳,另一只手在换吊环的空隙之间飞快地把他挂在脖子上的耳机拨弄戴正,在被戴正的一瞬间,猴子耳机的眼睛顷刻间爆发出剧烈的红光,耳机上的猴子玩偶咧嘴露出一个张狂无比的巨大微笑,它尖叫着:“quick——quick——!!”

  【系统提示:玩家牧四诚使用个人技能(盗贼潜行)——超全速体力槽全耗空状态】

  【(盗贼潜行)技能升级——A升级至S-——移动速度9003,请注意!!玩家牧四诚使用强行拉满使用该技能后会因剧烈亏空体力槽,只能使用一分钟,并且之后体力只能自动回复,无法使用体力补充剂回复,玩家牧四诚是否确认使用?】

  牧四诚眸光一沉,嘴角微翘,露出一个带点痞气的笑:【确认】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