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4章 失落的黄金之国(日+277)神明眷……_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卡米小说网 >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 第554章 失落的黄金之国(日+277)神明眷……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54章 失落的黄金之国(日+277)神明眷……

  登进去的一瞬间,白柳坠入了海洋里。

  看起来是一个极深的海域,白柳感受到周身传来的巨大压力,如果是因为他在的板素质高到非人,他在被传送到个海域里的一瞬间,就会因为水压身体直接被挤压爆破。

  深海里到处都是漆黑无光的,但时时传来的水波告诉白柳,附近一有某种大型的鱼类正在游『荡』。

  总之是个宜久留的地方。

  白柳转动视线,看向深海里唯一的光源——一个沉在海底的巨大城市。

  或者用城市来形容都够确切,白柳悬浮在海底的很上方,他整个下方都是个城市,他甚至看到边界,而且更为离奇的是,城市被包裹在一个半圆形的巨大玻璃防护罩里——防护罩白柳有种很眼熟的感觉,他之前被抓去异端处局的时候,异端处局的防护罩就是个样式的。

  按来是透过玻璃的防护罩看到里的情况,但整个城市上空都漂浮着金灿灿的尘土,模糊地窥城市里华丽的建筑。

  看起来是个曾经很繁荣的城市,但知为何,如今被套上了防护罩沉到了海底。

  从白柳所在的上方角度看去,座城市散着温润的金光,里的金『色』沙尘仿佛雪一般的上下浮沉,看起来像是一个特大号的雪景水晶球,有种童话般的质感。

  ——应该就是个【失落的黄金之国】了。

  【系统提示:玩家请进入(失落的黄金之国),解锁主线任务。】

  白柳向下游动,他很快触碰到防护罩的顶端,在触碰的一瞬间,他落入了座海下的金『色』国度。

  漫天的金『色』沙尘顷刻向白柳涌来,他稳住身体下落,最终落到了一个高层建筑上的天台上,天台上落满了奇特的金粉,人踩上去会有些打滑,白柳垂眸看着天空中仿佛永无止尽飘扬金『色』粉尘,伸出手接了一点,抿开。

  质地好细,感觉呼吸进去。

  地上铺满种细碎的金粉,从天边栋风格华丽庄严的圆顶宫殿建筑物一直到眼前的楼房上,都笼罩在一层奇特的金质地粉尘中,地上也全都是金粉,金灿灿的一片,晃得人看清,整个城市安静无比,要人了,连鸟叫都听到,寂静到听到落尘的音。

  【系统提示:请玩家白柳找到在黄金之国内广为流传一本童话书,了解副本背景故事,解锁主线任务。】

  白柳动作轻巧地从天台上跳了下去,落地之后,在附近找了一个标志的建筑物,给队友们了消息,让大家在此处汇合,到三四钟,四个队员就全部赶来了。

  “路上没有遇到阻拦们的npc和怪物。”唐二打将枪收到了腰后,皱眉,“也没有遇到黄金黎明的人。”

  “原本以为他们会一进副本就快速猛攻过来的,但一路上观察了地上的粉尘,没有看到除了们之其他人行动的脚印。”

  “对啊。”牧四诚看着个副本诡异的环境,搓了搓起鸡皮疙瘩的胳膊,“都准备跑了,但没人来追。”

  “可和个副本的游戏设置有关。”刘佳仪仰起头,点开自己的系统板,“因为个副本的背景交代和主线任务都和之前一样,是一进来就给,而是要自己探索,对方可和们一样准备先解锁了主线任务再行动。”

  木柯点头赞同:“过总体来对们是坏事,算是给了们缓冲的时间。”

  “可觉得。”白柳摇头否认,“黄金黎明原本就是打速度战的队伍,打速度站是们的对策,他们喜欢拖慢节奏,但拖慢节奏对们些技会cd的玩家是利的。”

  “总体思路还是和之前一致,速战速决。”

  白柳垂眸看了一眼每个人身上落着的金粉,眼睛微微眯起:“总觉得个副本本身,比黄金黎明给的威胁感更重。”

  “先找童话故事吧。”

  “是!”

  一群人在白柳的带领下,走进了最近的楼房当中,楼房里也全是漂浮的金粉,前台的告示板上已经被金粉糊得看清了,刘佳仪蹲下来,擦掉告示牌上厚厚的金粉,才看到了上的内容。

  刘佳仪盯着上的字看了一会儿,然后挥手:“木柯,种字符看懂。”

  “来了。”木柯走过去,看着上的告示盯了一会儿,沉思片刻开口:“是个很古老的小语种,也全部看懂,但进修过后进化出来的代语种的选修课,大概意思还是看明白的。”

  “个告示上写的是本月通知,本月还有十三户住户未缴纳水电燃气费用,有个欠费严重的住户,欠了总水电费用约500g……”

  “黄金?”

  木柯看到最后一个词组的时候,语气明显有些犹疑了。

  “哇?!”牧四诚大感兴趣地蹲着凑过来,“一斤黄金的水电费,家人是在家里干嘛了?养金鱼了吗?”

  “比起个,更让惊讶的是其他地方。”木柯将告示牌往前翻,越翻神『色』越奇异,“个地方的没有自己行的流通货币,他们的日常交易一般等价物就是黄金,水电费缴纳用的是黄金,日常食物购买也是用的黄金,三个苹果2g黄金,一整条牛腿烟熏肉12g黄金。”

  “……用黄金做日常交易?”牧四诚听得咋舌,他在心里默默换算了一下,“物价高得好离谱,里的人真有钱。”

  “用黄金做交易货币,物价又么高,里应该是个经济很达的地方,他们曾经的确是很有钱的。”木柯眉头紧蹙,“但肯是最近,个楼房最近的租金翻了四五倍,供的各种水电气单价费用翻了快四十倍,食物种基本可以是坐地起价,一天一个价格。”

  “所以才会有之前拖欠水电费一斤黄金的住户。”

  “各种东西走在涨价。”牧四诚迟疑地提问,“是应该明个地方的人越来越有钱了吗?”

  木柯看牧四诚一眼:“要看涨价的东西是什么。”

  “如果涨价的是原本就很溢价就很严重的非必需品,比如豪车手表种有钱人的玩具,就明大家都有钱做一些非生活必需之的享受了,种情况的确是经济展得越来越好的地区才会有的表。”

  “但从个楼房的公告来看,一些稍微高端一点的食物,『奶』酪种,价格都在下降,反而涨价都是烟熏肉苹果水电和租房种必需品,明个地区的金钱,或者是黄金都流入了生存产品,明个地区的人过得非常好,才会让他们在恐慌之下大量囤积必需品,导致必需品价格翻倍。”

  “看到的情况基本也是符合的。”木柯点了点公告牌,“栋大楼里交起租金的租户越来越多了。”

  “但其实很难想象,一个用黄金做流通货币的地方会必需品溢价到种程度。”木柯摊手,“要个地方有港口,他们愿意用黄金对贸易,相信个世界上多的是2g黄金愿意卖他们四百个苹果的地方,但看到对贸易的痕迹。”

  “一斤黄金,已经是很多家庭好几年的生活费了,但却是栋大楼几个月的水电费。”

  “世界上多的是人疯狂渴求他们的黄金,但他们却屯于此地,愿意对贸易,任由物价疯涨。”

  “或许正是因为太多人想要他们的黄金,他们才愿意呢?”白柳单膝蹲了下来,抬眸看向怔了一下的木柯,“你的个地方的小语种,是怎么回事?”

  “个也是奇怪的地方之一。”木柯沉思了一会儿,回答,“学的是一种非常少的小语种,在实世界里很少有国家在使用,个小语种的本源是一种存在于传中的文明语种。”

  “据在一千多年前,在古罗海个海海域旁边,曾经有过一个非常繁荣的古国,个国家虽然国土并广袤,是一个海滨小国,但个国家却非常的富有,富有到了几乎连他们宫殿的地都是用黄金铺成的,被誉为【神眷顾的黄金之国】,当时几乎是全世界经济交流的中心,周边的小国都很向往个国度,他们模仿了个国家的语言,流传到在,就是在学的个小语种。”

  “但个国家目前一切的都是大家根据一些周边国家存的历史文件推断出来,并没有任何真正的遗迹和历史资料证明个国家真的存在,也没有任何东西证明所学的语种源语种真的来源于个黄金之国。”

  “过在看来。”木柯看着前台旁边被金粉覆盖的显示屏,收音机,还有几台很代化的手机,“个国家真的存在。”

  “而且还在们看的地方默默展了一千年,直至灭亡。”

  牧四诚听得心情十复杂:“……你怎么会学么偏的小语种?”

  “因为父亲希望学会,种继承家业的儿子,用来当对展示牌了,当学会周围的人都会的东西的时候,他会因此觉得光荣,所以学了很多觉得无用但他觉得很有格调的东西,小语种就是其中一个。”木柯似笑非笑地回答,“你可以把个解为有钱人无聊的虚荣心。”

  “过在派上用场,也是全无意义吧。”

  “所以系统是要们探索个国家为什么会灭亡是吗?”刘佳仪蹙眉轻,“【被神眷顾的黄金之国】,听起来就很有——”

  没继续,白柳对视了一眼,一切竟在言中。

  ——听起来就很有白六的味道。

  “是要们找童话书,对吗?”唐二打认真地翻找前台的通讯录,“有孩子的住户房间里更容易有童话书吧?”

  “二楼有三家有孩子的住户,三楼也有。”

  唐二打拿着通讯录转头看向白柳:“们上去找找?”

  白柳点头:“走吧。”

  找童话书的过程并困难,在唐二打推开第二个房间门的时候,他们就顺利地在落满金粉的桌上找到了一本童话故事书。

  “个名字叫【神明眷顾的黄金之国】。”木柯接过书,念出了上的字,然后抬头看向所有人,“应该就是本了。”

  “你翻译一下,们听着。”白柳坐在了旁边的小板凳,摆出了一副认真聆听的姿态。

  “一全翻对。”木柯深吸一口气,“但尽量。”

  他翻开了本落满金粉的厚重童话书的第一页。

  “在很久很久之前,可有一千年么久吧,在古罗海旁边,有个美丽的海滨之国,名为古罗伦。”

  与此同时,乔治亚站在宫殿里,他垂眸看着个他熟悉又陌生的地方——时隔十年,他再次踏上了他亲手沉下海底的古罗伦国,他在海边看守了整整十年的最大最昂贵异端,他唯一的,忘的故国。

  个宫殿,个洒满金粉的华美宫殿,是他出生和大的地方,他还记得他十岁的时候,举国上下为他庆生,年幼的他站在宫殿的平台,踮起脚从比他还高的围栏旁边俯瞰下去,广场上都是为他的成欢呼雀跃的子民们。

  他们燃放着烟火,挥洒着黄金磨成的金粉,大又亲切地呼唤着他的名字:

  “乔治亚!”

  “乔治亚!”

  金粉和烟火洒落在乔治亚的肩膀上,人民的眼睛里倒映着世界上最美好的光彩,他恍然地扶着栏杆,看着繁华的一切,轻呢喃:“真的值得他们为做的一切吗?”

  他的父亲,古罗伦的国王哈哈大笑地扶着他的肩膀:“你可是古罗伦的王储。”

  “你是未来会带领他们走向更灿烂的黄金时代,会保护他们,维护他们的国王。”

  “你当然值得一切!”

  “但是万一……”小小乔治亚犹豫地攥紧了拳头,“做好怎么办?”

  “你会做好的。”国王慈爱地抚『摸』他的额头,“你是最优秀的王子,知道的,你虽然看起来冷酷严苛,但其实是个从懂事开始就责任心就很重的好孩子,你最惧怕的就是辜负些热忱期待着你的子民们。”

  “而拥有样惧怕的人,一会成为一个好国王的。”

  “嘿。”乔治亚始终眉头紧蹙,国王笨拙地抚开他的眉心,“的孩子,你还记得个童话故事吗?”

  “当你真的有做好的一天,们是被神眷顾的黄金之国,们还可以去求助神的帮助。”

  “但神要是帮助们怎么办?”乔治亚难掩忧心,让他看起来有些少年老成,“没有谁会无缘无故一直帮助们的,神帮助们,一会要们付出代价的。”

  “怎么会呢?”国王天真地大笑起来,“神存在的意义,就是让信仰他的信徒获得幸福啊!”

  “队?”克丽丝轻询问,“你怎么了?”

  “系统提示让们找童话书,你就一路带们来到了里,是你很熟悉的地方吗?”

  ——异端0073的存在是三局的最顶级机密,除了乔治亚和陆驿站,几乎没有人知道异端0073是什么样子。

  乔治亚闭了闭眼,他收拢思绪,睁开眼的时候,又是个冷静端方的三局队:“是的。”

  “记得里有一本童话书,但忘记具体的位置了,你们去宫殿里的别处搜寻一下吧。”

  “是的,队!”

  几个队员应之后,训练有素地开始地毯式搜寻整个宫殿。

  而乔治亚在短暂的停留之后,他朝着宫殿里王子的寝殿方向去了,他步履平稳庄重,就像是当初成为王储一日般,走过他被民众欢呼雀跃的高台,走过他学习『射』箭术的草场,走过阿曼德被磕过一下的花坛,最终来到了他的寝殿。

  里的一切都如当初一般刻板标准,十三把同规格的弓箭装在束带里挂在墙上,对的巨大书架里门别类的装着各种书籍,很多都被翻阅过,里还别着黄金树叶书签——是他父亲特意为他打造的。

  些书籍大多都是与治国家有关的专业书籍,读起来都晦涩难懂,他年幼的时候也会看得睡着,为了强行让自己多看一下,乔治亚在床下偷偷藏了一个冰盆,看得困了,就赤足在冰盆上站一会儿,靠着低温让自己清醒,硬生生『逼』着自己多看一些。

  被阿曼德报告给父亲之后,乔治亚还被生气的父亲惩罚了。

  【身体是治国的根本。】父亲严厉地指责他,【你样急切又功利地去学习东西,在如此安稳的环境里都无法保持平静,你又怎么让民众安心地追随你呢?!】

  个时候的乔治亚被罚许看书,他虽然跪地领了罚,上也平静,但心中也是无法自控的焦虑。

  ——好像个被神眷属优待的国度,少了他一的注视,就会出大事。

  个时候,乔治亚唯一被允许阅读的书目,就是本童话书——《神明眷属的黄金之国》。

  本书在古罗伦国,是一本家喻户晓的童话书籍。

  但乔治亚喜欢本童话书,他很抗拒看,但个时候还是看了。

  乔治亚走到了床头,他慢慢地在落满金粉的床上坐了下来,床边的床头柜上是一张全家福,他擦干净了全家福,看到了上有几个月大的阿曼德,和板着脸但眼眸里依旧隐约有笑意的自己,笑得有点憨蠢的父亲,和坐在椅子上,笑得明媚的母亲。

  ——阿曼德四岁的时候,他们的母亲就去世了,在之后,父亲一蹶振,将王储个称号提前给了自己。

  所以是他们为数多的全家福,也是他最喜欢的一张照片,所以一直放在床头,但当时沉没古罗伦的时候,背着昏睡的阿曼德走得太过匆忙,连张照片都没来得及拿走。

  没想到过了么久,终于又到了。

  乔治亚静了静,然后他翻开了枕头,看到了本他藏在枕头下的童话书,他翻到了第二页:

  “古罗伦国的人民勤劳善良,他们拥有的国土虽然广袤,土地虽然肥沃,但他们每个人依靠着自己勤劳辛苦的劳动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当时是个所有人都在追求黄金的年代,但古罗伦国没有黄金矿,他们无法得到黄金,所以最后他们习惯了平稳的生活,一代一代地繁衍了下去。”

  “古罗伦国里的人虽然贫穷,但却过得么的快乐,种快乐吸引了神的注意,他降临到了当时的古罗伦国王的前,微笑着,你们愿意和做一个交易吗?”

  “国王问,神,们是个贫穷的国度,没有可以和您交易的东西。”

  “神笑着,是有的。”

  “——就是你们身上的快乐。”

  “你们向交付快乐,支付痛苦,以此为代价,给予你们数之清,用之竭的黄金矿产,足以让你们享用一千年么久。”

  “但一千年之后,你们要向支付痛苦。”

  “国王深思熟虑良久,他召集了国民,询问了每个国民的意,国民们都在欢欣鼓舞,没有人会讨厌黄金,尤其是种从天上掉下来的黄金,所有人都同意了神的交易。”

  木柯翻到第六页,继续轻念了下去:

  “古罗伦国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个原本的无金之地变成了黄金之国,农民们随处一挖,土里就会出成片的黄金,渔民们往一捞,网里的鱼吐出来的石块都是黄金,甚至需要再锻造,很快,古罗伦变成了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度。”

  “但种富有吸引了很多对古罗伦居心叵测的国度,他们想对古罗伦动战争,抢夺古罗伦的黄金,机智的国王在情急之下,再次找到了神,对神,无所的神啊,请您将们藏起来,留一个小口,可以将黄金贩卖出去,就可以了。”

  “神同意了,他将古罗伦藏匿与世间,再无人探寻到古罗伦国的痕迹。”

  “就样,古罗伦在安详和富足当中过了一千年,到了要支付代价的时候了。”

  木柯又翻了一页,童话书结束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