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5章 女巫审判“我可真是吃大亏了。”_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卡米小说网 >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 第535章 女巫审判“我可真是吃大亏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35章 女巫审判“我可真是吃大亏了。”

  她父亲难得语塞。

  这是实话,菲比不但是场上第一个完成任务的孩子,她还是速度最快,年龄最小,从到尾没有出现情绪反应的孩子。

  在了十分钟之后,出现另一个完成任务的孩子——丹尼尔。

  但不幸的是,丹尼尔的佣人在丹尼尔『射』击完毕之后,就连滚带爬地哭嚎跑走了,丹尼尔留在原地,垂下枪的手一直抖,低,一看情绪反应就很重。

  于是她的父亲冷淡又不满地开口:“丹尼尔虽然是个男孩,但比不上你,对亲近的人开枪的反应太重了。”

  菲比不置否地耸了耸肩,她回无间和自己从场上搀扶下来的母亲对视了一眼。

  她的母亲脚都吓软了,见她看去,却很俏皮地眨了一下眼睛,隐晦地比了个大拇指,用口型说——【真厉害!】

  菲比很轻地扬了一下唇角。

  训练完之后,大家就散场了,菲比是为数不多几个还有去一趟靶场洗手间情的孩子,她刚从洗手间走出来,就听到一阵隐晦的哭,于是菲比一转就看到趴在洗浴台上眼眶通红,紧咬下唇的丹尼尔。

  两个无地对视了一眼,常年以来竞争对手养出的了解度,让几乎迅速明白了对要做什么。

  丹尼尔迅速别了,语气极其恶劣:“警告你辛奇马尼·菲比,你最好不要在这个时候来看我笑话,我现在情很差,会杀了你的。”

  但由于的音里还有一定哭腔,这让这个威胁显得很没力度。

  菲比好整以暇地抱胸靠在的墙上,语气平平:“你连开枪打一个佣人的勇气都没有,会有开枪打我的勇气?”

  丹尼尔几乎是血腥地注视她,语气自嘲又讥讽:“我当然不像你,拥有开枪对准自己母亲的勇气,你和父亲简直一模一样。”

  菲比望眼里还盈泪的丹尼尔,思索一下,认真地说:“我其实也没有把枪对准她的勇气。”

  丹尼尔“哈?!”了一下,诡异又微妙地盯看起来没撒谎的菲比:“你刚刚对准你妈开了十枪。”

  “我有的只是绝对不会打中她的能力而已。”菲比无所谓地耸肩,“我又不像你一样无能又软弱,十米靶而已,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

  丹尼尔:“……”

  这人真的欠揍。

  但菲比就算这么欠了,丹尼尔还是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在这面,这家伙的确是个天。

  在父亲检测的项目里,她几乎都是差距『性』的第一,有时候丹尼尔都会觉得和自己比赛的不是人,而是一个专为统治辛奇马尼家族而生的机器。

  “所以呢?”丹尼尔没好气地怼了回去,“你来我面前说这些话,就是为了彰显你的优秀继承人素质吗?”

  “不。”菲比的语气和情都一瞬间冷淡了下去,她猛地凑近了丹尼尔,那张相似的面孔带给了丹尼尔一种想象不到的压迫感,后退了一步,菲比比颜『色』更深的绿眸直勾勾地盯,“我告诉你这些话,是希望你最好跑快一点追上我。”

  “唯一的继承人会让父亲的视线全部落在我上,这对我和我的母亲,都不是什么好事。”

  “给你一个亲情建议——放弃你那些孩子气的软弱吧,丹尼尔,当你有开枪不会杀死对面你在的人能力的时候,你就不会像条主人踹了一脚的小狗一样躲在这里流泪了。”

  说完之后,菲比瞬间恢复淡漠的表情,她很自然地推开丹尼尔洗了个手,挥挥手转身离去了:“顺一说,我很讨厌别人说我像父亲,下次再这么说我会揍你的。”

  丹尼尔怔在原地片刻缓缓抬,然后一秒崩溃了:“辛奇马尼·菲比!!”

  “这里是男厕所!!!”

  日子就在各种明争暗斗中平顺地度了下去,直到丹尼尔十六岁,菲比十三岁这一年,要正式摆上辛奇马尼家族的舞台,举行最后一次竞争。

  竞争的主题是【西部牛仔】,要像两个西部牛仔一样背对背走十步,然后转身拔枪面对对,打中绑在对手脚四个关节处以及脖颈和腹部处的一个血包,就赢了。

  但用得是真枪。

  所以这个竞争有两个结果,第一个其中一个精准地打破血包,但是没有打死对。

  另一个是其中一个直接杀死了对。

  她的父亲悠闲地坐在观礼台上,对菲比讲解:“如果你其中一个人打死了对,就说明你对对有芥蒂,对无法为你所用,我不喜欢看到上位之后伤筋动骨的权力斗争,那么就让强者在上位之前就解决掉自己的大患是最合适不的。”

  简而言之,就是如果其中一对另一有怀疑,那就直接在这场比赛里杀死对,从以后稳坐继承人的第一把交椅。

  “但如果强者怀仁慈,对另一存了珍惜和利用的思,控制住了自己的枪口,在斗争中不仅没有对杀死,反而只是精准地打散了对身上六个血包——这足以证明胜利的哪一拥有掌控对的能力,那自然以留下,为你所用。”

  她的父亲看向菲比,慈爱地笑:“但辛奇马尼家族历代从这个台子上走下来的继承人,都只有一个,菲比,你明白我的思吗?”

  “丹尼尔并不是一个适合为你所用的哥哥。”

  菲比只是沉默没有回答,这并不是她没有回答的思,而是她的小腹突然一阵坠痛,在比赛开场前一个小时的时候,她起身去了一趟卫生间。

  一种撕裂伤口的剧痛源源不断地从她的腹部传来,卫生间里只有她一个人,她趴在马桶上不停地喘息,拳攥紧,苍白的脸上有冷汗渗出。

  这持续不断地隐痛简直像是腹部人重重打了一拳之后未愈的伤口带来的疼痛感,她从来没有这么虚弱的时候。

  她……是怎么了?

  很快,在看到自己裤子上血迹之后,她反应来了——她应该是进入了某种生理反应,她的母亲一直随时提醒她携带东西。

  辛奇马尼家族的卫生间里是不会有卫生巾这种东西的,所以从她步入十二岁开始,她的母亲就会在她的衣服里放置,但辛奇马尼家族的卫生间里有以随时更换的各种衣服的——毕竟这里经常生各种少儿不宜的情节。

  菲比迅速地换下衣服,她盯手表上的倒计时,坐在马桶上向后仰倒,闭眼调整呼吸,让自己适应这种诡异的腹部阵痛感。

  “喂。”丹尼尔的音犹疑地传来,“要开赛了,你在干什么?”

  菲比睁开了眼睛,她看到了丹尼尔站在女厕所外面,惊疑不定地望脸『色』明显不好看的菲比:“你受伤了?!”

  “没有。”菲比断然回绝,隔了一会儿又说,“好吧,相当于受伤,毕竟在流血。”

  丹尼尔迟疑了很久:“所以你是在……”

  是想的那个吗?

  菲比冷漠地看一眼:“我的子宫在流血,子宫内膜在剥落,我正在适应这种感觉,没其事情你以滚了。”

  丹尼尔:“……”

  这人说话婉转一点会死吗?

  丹尼尔想问会影响比赛吗,但看菲比急促的呼吸和苍白布满冷汗的脸,从善如流地收回了自己的询问——好吧,看这状况,这小魔王的确受到了不轻的影响。

  “那要将比赛缓期吗?”丹尼尔礼貌地询问。

  “不用。”菲比抬眸,她的情依旧是冷静又傲慢的,“我一样赢你,只是你能要流点血了,放,不会比我多多少的。”

  丹尼尔:“……”

  “父亲也不会同缓期的。”菲比语气平和,“走吧。”

  “等等。”丹尼尔顿了一下,看一眼菲比,别,掏出一板止痛『药』递去,音很含糊,“你要不要……吃几颗再上去?”

  因为常年菲比血虐,习惯了上场之前先来两颗止痛『药』。

  菲比表情诡异地看丹尼尔一眼:“为什么帮我?”

  “不是帮你。”丹尼尔『色』同样冷漠,“只是给你一个亲情建议,要不要吃随你。”

  说完,丹尼尔就把止痛『药』丢下,刚要转身离开,菲比叫住了,语气很微妙:“你是在感谢我,这么多年来,没有听父亲的话,去掠夺你母亲留给你的东西,还在一直强迫你成长追赶我,是吗?”

  丹尼尔背影一顿,然后离开了。

  “我真是吃大亏了。”菲比自言自语一句,她干脆地掰开止痛『药』吃掉两颗,脸『色』很快恢复了正常。

  “比赛正式开始。”

  丹尼尔和菲比背靠背站在台子上,动如出一辙地迅速前进一步,平直举枪对准天空,同样绿『色』的眼眸专注地盯自己面前的枪。

  “十,九……三,二,一。”

  “决斗!”

  菲比深吸一口气,斜跨转身,躲来自上面的第一枪,然后迅速滚动靠近了十步开外的丹尼尔,目光凌厉地上膛,扣动扳机:

  “砰——!”

  “砰砰砰砰砰!”

  几乎是在一眨眼之间,丹尼尔就倒地了,菲比脸『色』苍白地举枪对准脖颈旁流血的丹尼尔,她呼吸有些粗重。

  丹尼尔睁开了眼睛。

  菲比面无表情地收回视线,她也不回地转身走下了台,在下台阶的时候踉跄了一下,很快站稳。

  丹尼尔身上六个血包全精准击破,只有腿部擦伤流了一点血——就和菲比之前说的一模一样。

  望菲比冷静和满脸赞叹的父亲交谈的侧脸,丹尼尔目光晃动了一下——

  ——这家伙真是,无论在怎么样的情况下,拿武器的手都稳到不思议。

  真是……纯粹的强大,强大到连反抗的思都生不起。

  到底怀有怎么样的信念,能在这个罪恶的家族里维持这样的稳定呢?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