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5章 女巫审判(日+257+258)血洗……_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卡米小说网 >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 第525章 女巫审判(日+257+258)血洗……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25章 女巫审判(日+257+258)血洗……

  出来汇合之后,唐二打无奈地看牧四诚疯狂憋笑,白柳冷静转过头去不看他,尴尬又不好意思:“……真有那么好笑吗?”

  “还好。”白柳拍了一下牧四诚头,“别笑了,说正事。”

  牧四诚被白柳打这一下憋不出噗笑出,抱肚子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你居然有e杯!!哈哈哈哈!!!”

  唐二打:“……”

  白柳:“……”——作为一队之长,他狠狠地憋住了没有再笑。

  “唐队长主是肩膀后背宽,只能穿这型号的,和胸大不大没关系。”白柳冷静地为脸都快冒烟的唐二打解围。

  牧四诚不依不饶,他趁对方不备突然扒拉开唐二打衣领往里看了一眼,然后义正严词地指唐二打对白柳说:“但他没有空杯啊!是差不填满了的!”

  唐二打:“……”

  白柳:“……”你好懂啊牧四诚。

  以及你快放过唐二打吧,他是老实人,快受不住了。

  “去找木柯吧。”白柳迅速地转移了题,“他应该在那边。”

  很快木柯也和他们汇合了,不得不说木柯是穿女装违和最低的,他穿一身非常简单的上衣和短裙,头发也是短发,看起来非常清秀。

  “你们找过佳仪了吗?”木柯的神『色』凝重,“如玩家身上也可以有女巫之心,那这游戏很有可能是塔防游戏,双方队伍里都有一人有女巫之心,而我们互相争夺对方队伍的女巫之心,我们队的女巫之心很有可能在佳仪身上。”

  ——他和白柳做出了一的判断。

  “佳仪的登入点应该不在这里。”白柳语浅淡,“她太小了,不符合这群人筛选预备女巫的标准。”

  “那她会在哪里?”木柯蹙眉。

  白柳抬眸,他微笑:“如我没有猜错,游戏应该会让佳仪在女巫区登陆。”

  “因为她经是女巫了。”

  木柯一怔,然后很快地反应了过来:“佳仪在东部污染区!”

  东部污染区。

  刘佳仪的眼皮颤了一下,她刚想睁开眼睛,就察觉到周围有很人在凑近望她,便稳住不了:

  “她终于醒了!”

  “是谁把她放在污染区的?”

  “她是被鳗鱼污染过的孩子吗?天哪,她还这么小!那些狠心的教廷男人们,不是制定规则说不能让十四岁以下的女孩吞鳗鱼吗!”

  “你还相信他们制定的规则?!一群畜生罢了!”

  有一道威严又温和的女传过来:“把她抱过来,抱到这边医生看看怎么回事。”

  刘佳仪受到自己被轻柔地抱起,有人,应该是医生自己做了一些检查,然后长松一口,向那位音威严的女士汇报:“宝拉,她没事,只是昏睡过去了,身上也没有明显污染痕迹。”

  那位名叫宝拉的女人顿了顿:“没有被污染为女巫,那等她醒来,如她不愿意留下,想回去,那就将她送走吧。”

  这句一说出,全场都寂静了一瞬,然后大家很低很轻地,仿佛有些怅然地说:“是。”

  有年轻的女愤愤不平,还有些委屈地反驳:“宝拉,为什么还将她送回去?那里难道是什么好地方吗!”

  “她都是从那里被遗弃过来的,送回去了,难道让她在那里长到十四岁,再沦为教廷那些男人的鳗鱼消化器吗!”

  “就不能让她就留在这里,被我们当做女巫养大吗?”

  宝拉的音很平静:“并不是每一女孩子都想做女巫,幼真。”

  这句就像是一点火星,直接点燃了正处于头上的幼真,她充满愤恨和怒意地大吼:“成为女巫怎么了吗?!为什么不能成为女巫?!女巫是什么低贱的东西吗?我们这里的每一人都是女巫!”

  “都被压迫成那子了,为什么还向往那肮脏的安全区,为什么还厌恶做女巫?!”

  “那你是自愿成为女巫的吗?”宝拉的音依旧像是水一柔和,“我们这里的任何一人,是自愿成为女巫的吗?”

  幼真的音戛然而止,然后她慢慢抽泣起来,哭说:“……不是。”

  ——这里没有一女孩子,不是因为被『逼』到穷途末路,被『逼』到走投无路,是不会跑到污染区这里来成为女巫的。

  宝拉是这,她也是这,她们都是被『逼』成女巫的。

  “我们都是被教廷『逼』成女巫的。”宝拉说,“所以我希望,至少在这里,当一孩子选择自己人生的时候,我们不会『逼』迫她去成为女巫。”

  “——我想她们自己选择成为什么人的自由。”

  “无论她选择成为女巫,还是不是。”

  “让一孩子自己选择……”幼真缓缓跪地,她满脸泪痕,有些恍惚地问,“真的会有孩子会选择女巫,向往女巫,向往我们这些被污染,再也没有办法回到安全区的怪物吗?”

  “她们在安全区里长大,怎么会想做我们这些被评价为肮脏的女巫?她们只会向往成为教廷里,被那些男人控制的圣洁修女!与其放她们回去,错误地被诱导成为修女,不如『逼』她们成为女巫,成为我们的战力!”

  幼真的音变得越来越低沉,越来越充满恨意。

  “幼真。”宝拉轻说,“我们的女巫准则第一条,是什么?”

  幼真的音又是一停,她深吸一口,又颤抖地缓缓吐出:

  “女巫准则第一条:女巫永不审判女巫。”

  “——无论她经是女巫,还是预备女巫。”

  “在全世界都被污染的情况下,污染一天不解决,任何一安全区的女孩子最后都有可能变成女巫,无论她是否向往成为修女,她们在我们眼中都归属于预备女巫。”宝拉轻说,“女巫区没有审判庭,我们永远不审判女巫。”

  “幼真,女巫准则第二条,是什么?”宝拉又轻问。

  幼真闭了闭眼,她的音渐渐镇定了下来:“女巫准则第二条:凡迫害我者,皆死于我手。”

  “我们杀的,憎恨的,是此时此刻正在迫害我们的人,仇恨和杀欲都是宝贵的情绪,我们不能让扩散,这只会让变得不锋利。”

  宝拉走了下来,她拍了拍幼真的肩膀,语沉稳:“女巫并不是不值得向往的。”

  “女巫是我们的武器。”

  “在混『乱』的环境里,强大的武器都是值得向往的,也是让人恐惧的,安全区的孩子们之所以向往修女,是因为她们害怕自己握不住这柄武器,害怕这柄武器会割伤自己。”

  “——因为教廷的男人会从小按照教义教导她们,你们就不应该握住武器,握住武器的你们是一种罪孽,我们会严厉地惩治你们,直到你们放下武器为止,拿到武器的你们会损失严重,只有放下武器的你们能获得更。”

  幼真的眼里又盈满了泪水,她更咽地询问:“那我们,我们应该怎么,会让她们向往女巫,选择女巫呢?”

  宝拉笑起来:“当然是握武器她们看。”

  “让她们看见握武器的我们,是么强大,么锋利,么所向披靡,完全不是教廷的人可以阻挡,可以比拟的。”

  刘佳仪终于睁开了眼睛,她看到了在阳光下的宝拉。

  这女人穿女巫长袍,里面搭配的却是一件非常干练的骑士服,背后背一牛皮弓箭袋,里面穿一束羽箭,她似乎是混血儿,眼睛是紫『色』的,轮廓较深,骨架偏大,所以身量也比旁边的幼真高出一大截,头上歪歪扭扭地戴一顶高高的女巫尖顶帽,觉随时掉下来了,经快歪到脑后了——这让她严肃庄重地对幼真拍肩教导的画面看起来有些滑稽。

  幼真有些无奈地,又有些好笑地抬手示意她:“宝拉,帽子,帽子掉了。”

  宝拉一顿,脸有些发红,然后手忙脚『乱』地弄了一下,一边戴还一边小苦恼地抱怨:“诶,这女巫帽,真是有些难戴,为什么女巫就戴这?”

  “宝拉!”医生惊喜地呼唤她,“这孩子醒了!”

  宝拉猛地转头过去——这下女巫帽彻底歪到了后背,她眼睛一亮:“醒了吗?”

  然后刘佳仪就眼睁睁地看这似乎有些马大哈的女巫首领迅速又装模作地整理了自己一下,一脸镇定优雅地走到了自己的面前,对她微笑伸出了手:

  “你好,我是宝拉,女巫区的负责人。”

  “欢迎你来到女巫区。”

  凑近看,刘佳仪不得不说这位女巫负责人真是美得惊人,她看起来三十岁,但比美丽让人印象更深刻的是她身上那种兼容并蓄,冷静又从容,就像是没有任何事情能打倒她的质。

  她看起来有种非常强大的稳定,让人望而生畏。

  ——一天生的领导者。

  刘佳仪迅速地在心里下了定义,她难得没有摆出那副柔弱的面孔欺骗对方,而是非常端正地伸出手和宝拉握了一下:“你好。”

  宝拉笑了起来:“你想回去吗?”

  ——她并没有问刘佳仪是怎么来的,而是直接抛出问题,你想回去吗?

  刘佳仪在心里叹地啧了一——聪明的提问。

  刚刚听那么一截,她还以为这宝拉真的是非常正义凌然的类型,但现在看来,也不全是。

  无论刘佳仪是从哪里来的,但她既然来到了女巫区,就说明是她很有可能是被遗弃过来的,这种情况下,无论她再怎么向往安全区,宝拉直接问你回去吗,她的回答都只会有一——那就是不。

  因为一正常的小女孩,这时候一定会恐惧——这种应激状态下的恐惧是会压倒对女巫的恐惧的。

  “但女巫区这边只收容女巫。”宝拉温和地询问,“你留在这里,那你愿意成为女巫吗?”

  “——和我一的女巫。”

  所有人都眼含期待地望刘佳仪,等待她的回答。

  “不。”刘佳仪回答。

  所有人的眼神一瞬间黯淡了下去,就连宝拉都忍不住叹了一口——然还是没办法吗,教廷的洗脑太成功了。

  “我不用做女巫。”刘佳仪笑得有些顽劣,她抬起头,“因为我经是女巫了。”

  宝拉一怔,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周围的那些女巫们经全部欢呼起来。

  幼真直接把刘佳仪抱了下来,狠狠地抱了她一下,她开心到快哭出来:

  “我一看到你就觉得很有眼缘!我就道你一定会选女巫的!”

  “宝拉!”有穿女巫服的人急匆匆地冲了进来,她脸上带焦急的神情,“教廷在派人攻打东部污染区的边线!那边很都是新生女巫,还很脆弱!”

  宝拉原本勾起一点的唇角迅速抿直,她转头,冷静地下命令:“我们现在过去支援。”

  “但是今天还有突袭审判庭的任务。”这女巫焦急地汇报,“今天安全区82审判庭召开352件女巫审判案,我们原本计划是去劫庭的!”

  “如宝拉你们去驰援边线,我们的人手就不够,今天就没有办法劫所有的庭了!”

  “一旦被当庭指判为女巫,这些女孩子会被在庭上活活烧死!”

  宝拉的手瞬间攥紧了,她的脸『色』一瞬间变得沉凝,但很快冷静了下来:“分两队,我带小部队女巫去驰援边线,剩下的人去劫庭。”

  “不的宝拉!”汇报的女巫也很急,“教廷在边线有用了重火力,他们围攻了!你带小部队过去很危险!”

  “我比他们强,不会有事的。”宝拉拍了一下前来汇报的女巫的肩膀,她语平和又沉稳,“身吧。”

  “等等。”刘佳仪缓缓地举起了手,她笑了起来,“我能跟你去驰援边线吗?”

  抱她的幼真立马惊叫打断了她的:“你在说什么傻!你根本没有被污染过,没有力量去对抗教廷……”

  “滋——!!”

  刘佳仪掏出一罐毒『药』,轻描淡地抛起来翻了一圈,对准空地上一喷。

  地上出现大片沥青般的腐蚀痕迹,原本结实的地面完全融化了。

  幼真目瞪口呆地闭上了嘴。

  宝拉定定地看了佳仪一眼,然后弯眼睛笑起来,她伸出手,语变得郑重不少:“正式欢迎你加入女巫区。”

  “跟上来吧!”

  刘佳仪从幼真的怀里跳了出来,她小跑跟了上去,幼真有些恍惚地看自己空掉的怀抱,不由得吞咽了一下口水,呆呆地说:

  “现在的新生女巫,都这么厉害了吗?”

  “管的!”旁边一女巫很兴奋地,狠狠地拍了一下幼真的背,“对我们是好事啊!”

  “走,去劫庭!”

  “不光是劫庭,今天工作量可呢。”幼真无奈地叹息一,但她脸上却是带笑的,“今天教廷又进了一批预备女巫过来,我们还过去劫仓库。”

  与此同时,预备女巫拣选仓库。

  白柳和另外三人的都收到了三条来自于刘佳仪的信息。

  【辅助劫庭。】

  【不对女巫撒谎,投降。】

  【战术师权限我。】

  牧四诚满头问号,疑『惑』地问白柳:“佳仪这啥意思?”

  白柳平静地看了这两条信息一眼,抬头看向所有人:“你们都道,佳仪一直是我们队伍的另一战术师吧?她的判断力和我不相上下,当我在游戏里死亡或者丧失判断力的时候,她会接过我的战术师权限,成为你们的战术师。”

  ——这白柳和他们说过很次了,所有人都点了一下头。

  “但还有一种情况下,她也是我们的战术师——那就是她判断这副本她的战术能力优先于我,她更做战术师的时候,我会将战术师权限直接她。”

  “在这副本里,尽管我没有死亡和丧失判断,但我的判断和信息获取能力经远远比不过她了。”白柳语冷静地看向所有人,“她是在这游戏里适合制定战术的人,所以我决定将这场副本里的战术师位置转她。”

  “接下来,佳仪是我们的战术师,而我只是一控制位,服从她命令的队员,听懂了吗?”

  所有人静了一下,然后迅速地:“是!”

  【系统提示:玩家白柳是否将战术师权限移交玩家刘佳仪?】

  【一旦移交成功,战术师权限在本场游戏里将再也无法再移交到您手里,请慎重考虑!】

  【确定。】

  观赏池。

  当看到白柳头顶上的战术师标志消失,接出现在刘佳仪的头上的时候,全场都哗然了,观众窃窃私语地讨论:

  “这是在搞什么?让一小女孩拿战术师权限?”

  “白柳疯了吗?这必输无疑啊!”

  “艹,幸好老子没他下注!不然得亏死!”

  “啧,玩过家家呢,走了走了,不看了,等季后赛了,肯定是王皇冠进季后赛。”

  主持人也惊叫起来:“天哪,我看到了什么?!”

  “不得不说流浪马戏团的战术师,哦,现在经不是战术师了,队长真的是相当『乱』来的家伙!”

  “我主持了这么久,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在赛内突然转交战术师权限的,他不明白这种突然的战术师转换会队伍带来大的危害吗?”

  主持人啧啧两:“看来钻孔子来的挑战赛机会太得来轻易了,没有被我们的马戏团队长珍惜,就这浪费了啊。”

  “小女巫?哈哈,我只能说是很有想法,这可能截至目前为止,联赛内年龄最小的战术师了吧?”

  坐在板凳上的王舜在看到白柳毫不犹豫地转交战术师权限的时候,不得不说,他真的被吓出了后背的一身冷汗。

  虽然白柳说的没错,刘佳仪战术能力很强——她在王皇冠的时候就是被红桃作为继承者,下一代战术师培养的,的确可以说优秀到让人咋舌的地步了。

  但这可是刘佳仪第一次上联赛场子啊!她可是完完全全的联赛新手,更不用说担当战术师了!对的还是培育她战术风格的红桃!

  这怎么看胜算都太少了!

  这还是他们的最后一次挑战赛机会!输了真的就完蛋了!白柳居然就那么把自己的战术师权限出去了!这可是一场比赛里最重的位置!完全可以决定双方胜负了!

  刘佳仪一,白柳就把权限出去了,甚至都没有考虑一下,他胆子也太大了!

  王舜看系统面板上连续走低的支持率和投注率,心都揪紧了,他连连用『毛』巾擦了一下自己额头的冷汗,深呼吸了两下,勉强把情绪镇定下来,敢继续抬头看大屏幕上的游戏画面。

  他现在经完全无法思考,这场比赛的走向会如何了。

  相信其他任何一观众也无法思考和猜测这场比赛的走向了。

  ——因为没有人了解,小女巫的战术风格。

  这是她第一次在联赛里担当战术师。

  王舜看游戏画面中的刘佳仪,手慢慢捏成拳头攥紧了。

  加油啊小女巫。

  游戏中,东部污染区边线。

  教廷的人手里拿各种各的武器,为首那人站在装甲车上,嘶力竭地举筒嘶吼道:“大家一定注意!女巫这种东西!就像是七星鳗一,当她们异化程度特别高的时候,刀枪水火不如!”

  “她们拥有七星鳗一部分的特质,有些还变异出了邪恶的能力!”

  “但是,她们终究是人变的!虽然拥有七星鳗的部分特质和各种超能力,不过她们的身上是有和人一脆弱的地方的!只我们不断地进攻!她们也会流血,也会受伤,然后终有一天会灭亡!”

  “进攻!”

  随一令下,边线被浸入密集的炮火里,有人走上前担忧地询问那位站在最高处举望远镜望远方,指挥所有人的主教:“主教大人,正如您所说,女巫很强大,我们的武器不一定能杀死她们。”

  “不,我们的武器一定能杀死她们。”主教脸上『露』出邪恶的笑,“因为这批武器,是用七星鳗的骨头锻造的。”

  这人惊讶反问:“七星鳗的骨头锻造的武器?!”

  “告诉你也无妨。”这主教漫不经心地挥挥手,“这计划我们经筹备了十几年,马上就批量投入生产了。”

  “七星鳗的骨头是非常强悍的武器原材料,这么年来被所有女人溶解七星鳗之后剩下来的骨头都被我们收集起来,用来锻造武器了。”

  “这次用来攻打女巫区的,就是其中一批武器。”

  主教阴恻恻地看向东部污染区对面,表情是掩不住的得意:

  “她们再强,顶天了也就是七星鳗的层级,毕竟她们的能力是有七星鳗赐予的,但她们绝对强不过七星鳗的骨头——那可是七星鳗身上最坚硬的部位,就连女巫也无法溶解。”

  “全宝拉……”这人小心又敬畏地提起这名字,“她那么强悍,几次突破我们的防线,炸了那么审判庭,她也没有办法对抗这武器吗?”

  “没有办法的。”主教傲慢地抬起头,看污染区里走出来的全宝拉,眼里闪烁奇异的光,“只是女巫,就不可能能对抗这武器。”

  “——全宝拉也不例外。”

  当全宝拉从污染区的战火线当中走出来的那一刻,主教抬手停止了攻击,他远远地看全宝拉,语从刚刚的阴毒变得怜悯,他双手交叠在身前,做了一祷告的手势:

  “宝拉,念在你曾经是我们圣女的情分上,也念在所有女巫曾经都对我们做出贡献的情分上,神宽大仁慈,他指示我你,所有女巫最后一机会——”

  “——那就是你选择归顺我们,我们会用最温和的方式审判你们所有人。”

  全宝拉紫『色』的眼睛冰冷无比,她反问:“比如火烧?”

  “虽然这并不温和。”主教温柔地表示,“但如你希望的,我们会按照你喜欢的方式来审判你。”

  全宝拉几乎没有停留地向后面抽出一柄弓箭,搭在了弓弦上,拉满然后瞄准了这主教,她目光紧紧注视这主教,但却不是对这主教说的:

  “女巫准则第三条——”

  主教看将弓箭对准他的全宝拉,眼神瞬间冷了下去:“看来你是不会归顺了。”

  “可能到你死的那一刻,你会明白女巫是永远战胜不了教廷的——你们一直以来做的都是无用之功。”

  说的同时,主教抬手,他的背后缓缓升起无数把巨大的长弓,长弓上密密麻麻地排列了一整排被七星鳗鱼骨锻造出来的锋利小箭。

  “虽然还有些粗糙。”主教阴狠地笑,“但杀死你们这些吞鳗鱼长成的怪物足够了!”

  同一时刻,全宝拉的身后是所有的女巫都拉上了弓,她们的眼神锐不可挡,异口同地重复全宝拉的,就像是在庄严宣告什么开战的号角:

  “女巫准则第三条——”

  “凡审判我至今仍无法使我消亡之物——”

  “——必弱于我!”

  两方同时放出了弓箭。

  漫天的弓箭在空中交错,女巫们灵敏地闪躲,不断上弓之后又『射』出,但对方延绵的站火线却无法对他们造成任何伤害——她们拥有非常强韧的外皮,子弹打不进去。

  但主教方却迅速地在这些力,准度和移速度都奇高无比的女巫『射』击下,造成了大片的伤亡。

  主教目光越发阴沉,他突然抓住旁边一弓箭手的领子咆哮起来,他指对面的站在最高处的全宝拉大吼:“瞄准全宝拉!”

  “全部我瞄准全宝拉!只她死了,这群乌合之众就散了!”

  所有的弓箭瞬间聚拢,齐齐地瞄准了全宝拉。

  骨箭密集地被发『射』了过去,全宝拉被『射』中了右肩,她的右肩瞬间爆出一阵血雾,手上的弓箭不稳,被震开来。

  她周围的几女巫瞳孔都是一缩,齐齐喊了出:

  “宝拉!”

  “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能穿透我们的防护!”

  “不用管我。”全宝拉喘息一阵,她单手拔出了骨箭,紫『色』的眼睛沉又冷静,“这武器集中我是好事,不会扩大伤害,速战速决。”

  “宝拉!!”旁边有女巫的音甚至都有些凄厉了,“小心!!!”

  又是一波白『色』七星鳗骨箭对准全宝拉『射』来。

  全宝拉抬起被『射』穿的肩膀,她脸颊上染血,作干脆利落地拔出背后箭袋里的所有弓箭,她凝视这些『射』来的弓箭,紫『色』的眼睛亮得惊人:“巫术—万箭齐发!”

  箭一瞬间在她的手上扩成闪烁紫光的千万支,全宝拉毫不犹豫地拉满,然后松开。

  紫光箭矢飞出,所有的七星鳗骨箭都在空中被全宝拉的弓箭点对点地拦截相撞,掉落在地上。

  但那边的主教几乎是怒不可遏地夺过一支单兵箭矢,对准全宝拉的心口就是一箭:“去死吧!”

  全宝拉的箭矢经用空了,这支箭来的太突然,几乎是眨眼就到了全宝拉的面前。

  旁边有女巫毫不犹豫地跑上前去,抱住了全宝拉,脊背颤抖地挡在了全宝拉的面前。

  她在等那道来自教廷的骨箭『射』入她的心口,就像是审判般将她处死。

  一道黑『色』的毒雾冲天而起,挡在了全宝拉的面前,箭矢在『射』进去的一瞬间就被腐蚀殆尽。

  沼泽般的泥泞在教廷那群人的脚下扩开,有人惊恐地被腐蚀,发出阵阵惨叫,但很快他能发出惨叫的器官也被腐蚀了。

  主教几乎是屁滚『尿』流地从最前面的战车上爬了下来,他惊恐地蹬腿后退,看地面上不断扩散的沼泽里那些被腐蚀的七星鳗骨锻造的武器,破音地尖叫起来:“这是什么东西!”

  “居然连七星鳗骨也能腐蚀!”

  毒雾散去,刘佳仪眉目冷淡地挡在全宝拉面前,她望这些溃散的教廷男人们先是不悦地挑眉,然后突然甜美地一笑:

  “一点简单的女巫小毒『药』罢了。”

  “傻『逼』们。”

  主教就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一,看突然出现的刘佳仪:“你是谁?!你是哪里叛逃过来的肮脏女巫?”

  “叛逃?”刘佳仪啧了一,脸上的甜美笑容一秒消失,不愉道,“我不喜欢这形容。”

  全宝拉撑刘佳仪的肩膀站了起来,她笑了起来,慢慢地拉起了弓箭,将弓箭头对准不断惊恐摇头的主教的头,脸上的笑意变得沉,她不疾不徐地说:“我也不喜欢这形容。”

  “她不是叛逃而来的肮脏女巫。”

  “她是我们偶然寻到的宝贵女巫。”

  全宝拉目光凌厉地松开了箭矢,箭矢冲出的风『荡』开她的长发。

  她一箭『射』穿了主教的头颅。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