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 乔木私立高中(236)我在想黑桃……_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卡米小说网 >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 第505章 乔木私立高中(236)我在想黑桃……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05章 乔木私立高中(236)我在想黑桃……

  “你要和我聊什么?”白柳冷静地反。

  “我以为你会是我们当中先提的那个人。”白六微微摊开手,用那张和白柳一模一样的脸对微笑,“毕竟,看到我的样子后,你应该会有多想的题吧。”

  “比如我这个神为什么和你长得一样。”

  “我不觉得一样。”白柳语气冷淡,“你看起来比有我两倍年龄大了。”

  白六:“……”

  “如果你不喜欢我这种成年人的样子。”白六并没有像是被冒犯到一样沉下脸『色』,而是饶有趣味地笑了笑,抬手了个响指,语气甚至带着几分纵容,“那这样呢?”

  “这样会让你更愿意接纳我,和我心平气和的聊一聊吗?”

  白六迅速地变成了白柳一模一样的十八岁高中生的样子,穿着和白柳一样的白衬衫校服,除了手上带着那双黑『色』皮质手套,和脸上那游刃有余的微笑,几乎看不出和白柳之间的差别。

  白柳看着迅速变化模样的白六,背部缓慢地绷紧。

  ……如果现在的没有精神异常,那么现在出现在面前这个可以停止间空间,随意更改模样的东西,应该就是所谓的神了?

  “我们用一个彼都能接受的方式开始聊天吧。”白六友善地笑了笑,“你想知道黑桃的来历吗?”

  白柳的目光一瞬间静止了,直视着对面的白六,几乎瞬间明白了什么:“和你有关?”

  “可以这么说,但又不能这么说。”白六左手抱着右手肘部,右手抵着下颌,勾起嘴角,“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与我有关,包括你。”

  “但唯独的诞生和我无关。”

  “的诞生只和你有关,是为了你而存在的一个灵魂。”

  白柳呼吸一顿,快又恢复正常,抬眸:“那既然是为了我而存在的,那走什么?”

  “有候短暂的离别是为了更好的逢。”白六笑眯眯地说,“你们的重逢已经是未来注的东西。”

  “你们会在一个盛大的恐怖游戏重逢。”

  “恐怖游戏?”白柳语气平静地反。

  “没错,恐怖游戏,你和都会喜欢的恐怖游戏。”白六伸开手,脸上的笑意变深,“——这个游戏,就存在于这门。”

  在伸开手的那一刻,白柳的面前出现一扇门型的银蓝『色』旋涡,面出现的就是白柳之前看到的,那密集的小电视,面的人正在惊慌失措地逃窜,对抗,击杀怪物。

  “这就是黑桃由来的地方。”白六笑着说,“如果你想要找到离开的,进入这个游戏就可以了。”

  白柳的目光从门边划,冰冷地落在了白六的脸上:“今晚这个高考湖,也是你策划的恐怖游戏之一?”

  白六微微叹息,带着赞叹:“反应真快,这么快就猜到了。”

  “不愧是我的衍生物当中最聪明的一个。”

  “你想让我进这个游戏?”白柳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黑桃是游戏的产物,所以你是为了诱导我进游戏,所以故意黑桃投放到我周围的?”

  “你可以这样猜测,接近真了,但不完全对。”白六并没有反驳,笑得亲和力十足,耐心地回答白柳对的恶意揣测,“不的确是你的锚,你受影响再正常不。”

  “我原本以为你得到答案之后会迅速选择进游戏,但看来……”

  白六兴味十足地挑了一下眉:“对你的影响,没有我想象中的重?”

  “或许我应该给你一其刺激和筹码,让你愿意接受这个恐怖游戏。”

  弯起眼睛,十分含蓄地『露』出一个笑:“我已经迫不及待看你进入游戏的样子了,白柳。”

  “让我想想,你会喜欢什么……”白六若有所思地用食指敲了两下下唇,然后恍然大悟地笑了起来,“在之前,让我先告诉你,你因为这种乏味的普通人生活失去了什么吧。”

  白六愉快地了个响指,白柳面前的银蓝『色』门型旋涡瞬间扩宽成一面黑『色』的屏幕,屏幕一闪,面显现出十四岁的白柳,正坐在福利院,冷漠地用勺子吃着饭。

  “原本我给你设计的生活从这开始,就进入游戏的,但你并没有,还进入了高中。”

  “你原本到十八岁,就能拥有超上千万的流动积分,拥有一个公会,在现实拥有两个大型的地下组织,拥有三到五条走私渠道,和一个完整的,替你卖命的忠心团队。”

  “但现在这都没有了。”白六遗憾地叹气,“你被陆驿站的存在剥削了享用这个世界上最美妙欲望的权利,你压抑了欲望,控制自己在一条安全线内生存,然后在这个寂寂无名的高中活得像条流浪狗,没有能够停留的安全区,就连——”

  白六伸出食指,上面甩出一根半透明的丝线,刺入了鲍康乐的后颈。

  鲍康乐被刺得一痛,一个激灵清醒来,但却被白六的傀儡丝线带动着,表情惊恐地走了来。

  “——连鲍康乐和许薇这种我在其世界线根本不记得名字的小角『色』都能让你遭受三年的校园暴力。”白六垂下眼帘,语气变得散漫带笑,“——被罚站,洗厕所,被赶出宿舍,被许薇从教室撤出座椅,一个人孤独地坐在乒乓台上淋雨,无聊地翻看着教室那人正在上的英语课本,上面还有鲍康乐嘲笑你是个孤儿的字迹。”

  白六笑得饶有趣味:“我好奇,白柳,你那个候在想什么呢?”

  鲍康乐被扯动着走到了白柳和白六的中间,这种肢体完全不受控制的恐惧让吓到嗓子根本发不出声音,只能扯出一“嚯”的气音。

  白柳低着头靠在墙上,的校服就像是淋雨那天湿漉着,身上的间是流动的,于是发尾和衣摆往下滴落着水,滴落的水因为静止的间又静止在了半空中。

  凝固的水珠慢慢地包裹了,抬起头来,掀开眼皮直视白六,语气和眼神都没有情绪:“你看起来这么了解我,不如猜猜我那个候正在想的事情?”

  白六脸上的笑容弧度变大:“我猜对了,会有什么奖励吗?”

  白柳平静地说:“那我就做你现在正在猜我即将要做的事情,可以吗?”

  “嗯……”白六略微思索了一下,笑了起来,“真是狡猾又聪明的奖励,无论怎么样不是一笔吃亏的交易,但我喜欢,所以成交。”

  白六的食指动了一下,鲍康乐被傀儡线扯到摔地,滚到了白柳的面前,脸上带着肉眼可见的惊惧,白六垂下眼帘,怜悯地看着正在蠕动着想要逃窜的鲍康乐:

  “我猜你当你想杀了鲍康乐。”

  “你在心制了一个详细的计划,可以天衣无缝地杀死和的母亲,不会让任人发现,但你不确陆驿站会不会发现,因为也聪明,并且了解你。”

  “你在等,等一个可以让陆驿站都合理接受鲍康乐死亡,并且你可以完美逃离罪责的机会。”

  白六抬起头,笑了起来:“——而这个机会终于来了,就是高考湖。”

  “高三正是考生压力大的候,才出了一个跳下高考湖疑似拿到考卷的学生,这个候再有学生因为压力大『迷』信传说跳湖是再自然不的事情。”

  “而你和鲍康乐素来不和,也都属于大众眼中会因为高考压力大而跳湖的那一批学生,所以鲍康乐主动挑衅你,让你去高考湖,你会去,是一件再合理不的事情,更不用说教学楼那边还留下了鲍康乐挑衅你的监控证据。”

  “高考湖附近没有监控,如果你们两个人同跳下湖,而鲍康乐偶然在湖底【不小心】溺水,你没有成功救上来,那你就不用为的死亡承担任责任,也不会留下任证据。”

  “因为你怕水,你救不上来鲍康乐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

  白六笑得意味深长:“而你知道陆驿站是知道这一点的,不会因而怀疑你,会信你是无辜的。”

  “不会知道这是好朋友偶然杀欲兴起,而谋划的一场完美犯罪。

  “我说的对吗,白柳?”

  地上的鲍康乐已经完全听傻了,渐渐停下了挣扎,呆滞地望着白柳。

  白柳脸上还是什么表情都没有地低头望着鲍康乐,滴下的水珠凝固在空气,但鲍康乐却罕见地觉察出了一点不同寻常的味道来,开始后背发麻,脸『色』全白,不断地发抖。

  从头到尾,鲍康乐都自己置身于加害者的上位,想白柳可能会报复,但从来想一直以来冷淡面对的白柳脑子在想这东西……

  只是想欺负一下白柳泄愤,但白柳是真的想怎么杀了!

  这白柳这神经病的脑子和正常人根本完全不一样!

  “既然你已经想好了,不如现在完成这件完美犯罪。”白六勾起唇角,笑得人畜无害,“我保证除了我,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一个人会发现你杀人。”

  白六挑动食指,将鲍康乐挑得跪在地上,仰头『露』出脆弱的脖颈,双手后背——这是一个引颈受戮的姿势。

  “不要杀我……”鲍康乐吓得快『尿』了,涕泗横流,“我真的错了,我再也不敢了白柳,不要杀我啊!”

  白六缓慢地走上前,握住白柳的手腕,放在了鲍康乐的脖颈上,垂下眼睫,轻地说:

  “抬起头来,我的孩子,让我看见你第一次杀人的样子,一值得留念。”

  白柳缓慢地抬起头来,的手缓慢收紧:“你前面的确猜对了,我的确想多种杀了这蠢货又不背锅的办法。”

  “但后面你猜错了我现在正在想的东西。”

  白柳被湿漉漉的头发贴着的白皙面容上『露』出一个当恶劣的笑,那笑出现在苍白的面容上,有种触目惊心的脆弱和精致,甚至可以用漂亮来形容,说:

  “神,我刚刚可没想要杀这蠢货。”

  “我在想黑桃。”

  白柳微笑:“所以奖励没有了,我不会按照你的想法杀人的。”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