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章 乔木私立高中(一更)方点与两根冰棍……_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卡米小说网 >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 第476章 乔木私立高中(一更)方点与两根冰棍……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76章 乔木私立高中(一更)方点与两根冰棍……

  “我你没有太多要求。”许薇骂嗓子发干,又端杯喝了一口水,“你之前高一高二其他事情我不计较了,但高三了,你愿意来上课时候,该好好上课吧?”

  许薇怒目而视,一本草稿本扔了桌面上,用红指甲狠狠地点在上面:“你看看你上我课时候在干些什么?”

  草稿本封面上潦草地写着白柳名字,旁边有几个还没计算出结果公式,写最后字母变形了,一看就写得很不用心。

  白柳拿起了个他有点眼熟草稿本,随意地翻开,看上面各种简易涂鸦,一瞬恍然大悟。

  是个本子啊。

  他在上高中时候前期经常逃课,等了高二下学期被陆驿站用各种段威『逼』利诱地来上课了,但也没有好好上过,上课时候大部分在或者发呆,会在自己本子上随意地画些涂鸦。

  就是他经常画涂鸦个本子,原来中还被许薇没收过啊,难怪他毕业时候没找了。

  许薇白柳里本子抢了过来,怒意勃发地一摔,翻开了几页怼了白柳面前让他看:

  “你画是些什么东西?!”

  白柳无波无澜地抬眸,看向了本子上画。

  本子上画是用圆珠笔画,潦草简易,大概能看清楚表达是个什么意思。

  前期画多半是一个长着红指甲凸眼球女妖怪被各种武器弄得五马分尸后惨死,旁边时不时还会有只西瓜头癞□□嘻嘻笑癞□□也被弄死,种画大概占据了本子一半,用大部分也是红蓝圆珠笔配『色』,看起来十分刺目血腥。

  但了后期,画风一转,出现了一个没有脸铅笔小,小描述得很模糊,穿着校服,瘦瘦小小一只,一个坐在花坛边上,低着头看着自己里拿着两根雪糕棍,似乎很孤独样子。

  然后下一页,个铅笔小面前出现了一团黑乎乎,只有小狗大小杂『乱』『毛』绒绒线条。

  堆线条看不清影子,似乎画者也看不清团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东西模样,所以只能样模糊地描绘团影子在他眼里形状。

  团『毛』绒绒小狗线条蹲在小腿前,旁边画了个画框,上面写着:【你上冰激凌可以给我一个吗?】

  小用话框回答:【不给。】

  小狗线条继续问:【我可以和你换吗?】

  小问:【用什么换?】

  小狗线条说:【用我刚刚诞生灵魂交换。】

  白柳直直地看着个草稿本,伸要去拿。

  他不记得他曾经画过么一段东西。

  许薇将草稿本扯了回来,刚要开口继续骂,就看白柳平视她眼。

  她头皮一麻,开口声音弱了下去:“……你么看着我干什么?”

  感觉像是要一鞭她给勒死一样,她之前从来没有看过白柳看她时候有么外『露』攻击『性』眼,一时之后背凉了一下,下意识松开了自己扯本子,让白柳给拿了回去。

  “老师骂你也是为了你好。”许薇强自镇地撑起架子,动作幅度小了一些,轻指了一下白柳里本子,“你看看你画什么,『乱』七八糟,要是画得好老师还能帮你申请艺体班,但你看你画得些东西……”

  “什么红指甲女妖怪,什么癞□□,太恐怖了,是你喜欢玩恐怖游戏里怪物吧?”

  白柳看了一眼许薇上红指甲,嘴角翘了一下,可有可无地嗯了声:“算是吧。”

  许薇清了清嗓子:“还有后面些小和线条,个小是你自己吧,团线条是什么,还和你说话?”

  “你也道最近出了一些事情,大家很关注高三学生心理问题。”许薇装模作样地叹一口气,“老师呢,也很担心你心理状况,于是拿你画东西问了问学校心理专家。”

  “他们说你种画呢,一程度上是因为自我封闭,导致孩童时期幻不存在朋友残留了现在,是一种比较严重心理问题。”

  白柳低着头,握着本子一句话没说。

  许薇状,情不自禁地生出了一种伤害白柳得意感,她慢慢地挺起了胸,『色』变得虚伪傲慢:“当然,老师也不是不能理解你为什么会产生样问题,毕竟你在种环境里长大,又是种『性』格,在福利院里好像也没有什么朋友?”

  白柳还是没回答。

  许薇脸上笑越扩越大:“乔木边高三压力是很大,可能会加剧你心理问题,你也看了,今年已经有不少学生出问题了,老师不希望你也出问题。”

  “样吧,老师边可以帮你申请退学,等你心理问题好转一些再去其他班上读怎么样?”

  只要白柳『逼』,她班上成绩也不会受影响,侯彤也没办缠着白柳了。

  白柳还是不理她,许薇皱了皱眉,还要再说,旁边来了一个女老师敲了敲许薇桌面:“许老师,我们要下去集合了。”

  “好。”许薇站起身,她扫了一眼白柳,“白柳,你自己再好好考虑考虑吧。”

  “我也是为了你好。”

  窗外是扩音大喇叭通声:【请全体学生『操』场集合!请全体学生『操』场集合!】

  学生拿着凳子熙熙攘攘地向下去,彼此抱怨下午两点么大太阳还要开会,基本每个学生里拿着一瓶冰冻矿泉水,和一口袋冰糕雪糕小零食。

  乔木高中学生大部分条件不差,开个动员大会,大家会买点什么,边吃边开。

  除了白柳。

  他没钱买些,不过也并不代表他吃不。

  “许老师又留你整个课。”侯彤抱怨着上来,她打开自己口袋,递给白柳一根冰棍,“至少留给你喝口水时吧?”

  白柳合上自己刚打开一半草稿本,眼从她递过来冰棍上一扫而过,礼貌疏离地道谢:“谢谢,但是不用了。”

  侯彤一愣,她很快明白了什么,拉住准备转身离去白柳着急地解释:“不是我买给你!”

  “是方点买了托我带给你!”

  白柳一顿,他转身看向侯彤。

  “不骗你,真不是我买!”侯彤急切地拿出来给白柳看,“你看,是最便宜种冰棍,五『毛』钱一根,我买给你不会买种。”

  是,整个小口袋里是单价七八至十几块雪糕,里面一根单价只有别雪糕十几分之一廉价双头冰棍显得格格不入。

  ——但却是整个高中白柳吃得最多一种冰棍。

  夏天时候,陆驿站和方点会省吃俭用给白柳买种冰棍。

  “谢了。”白柳接过,他很浅地笑了笑,次他脸上少了几分疏离,多了几分认真,“麻烦你帮忙带了。”

  白柳接过了,侯彤在后面松了一口气,但低着头看着自己小口袋里一袋子十几块高价雪糕,却没有一个比得上方点随给白柳买个五『毛』钱冰棍,她又不服气地气得跺脚起来,眼眶有点发红了。

  她底比方点差在哪里嘛!

  为什么每次不要她东西!

  白柳一边一边随意地撕开冰棍包装纸,种便宜冰棍是两根棒状冰棍贴在一起。

  陆驿站从福利院时期就开始养他,什么食物习惯分他一般,了高中种习惯也保留了下来,在陆驿站被方点追之前,他一般是和陆驿站两个吃一根种冰棍,一一根,十分划算。

  但在陆驿站追方点之后,种两根冰棒只够两个分,三个分时候就很尴尬,个时候白柳个蹭吃蹭喝局外就会趣地退出别两世界,去办公室接水。

  十八岁白柳平静地,终于也了陆驿站该有自己圈子时候啊。

  他不明白为什么陆驿站会无缘无故地养他四年多,但种疑『惑』在方点出现后总算中止了——可能是个时候周围没出现更有意思东西让陆驿站去关注,所以闲得无聊才来养他吧。

  但很快白柳就陷入了更大『迷』『惑』中。

  他原本以为方点来会让陆驿站上正常轨道——考上好大学,毕业找好工作,结婚,生子,交很多优秀朋友,过上正常且成功一生,总之和他个边缘物交际就此为止了。

  就像是陆驿站分给他个五『毛』钱冰棍一半就应该就此打住一样。

  以后陆驿站不应该吃么廉价冰棍还要和他种分一半,他们原本就不是一个世界里,是陆驿站一直在强求而已,强求委屈自己。

  但是……并没有样。

  方点来并没有抢属于白柳根冰棍,而是让白柳每次多吃了一根。

  个女会笑哈哈地也买一根五『毛』钱双头冰棍,然后自己另一根分给白柳,『摸』着他头说:“躲什么啊,我也很喜欢你啊。”

  从此之后,白柳能吃冰棍变成了两根,他『迷』『惑』翻了一倍。

  “白柳!”

  一道爽朗大方声音传来,一个高马尾,穿着校服和校裙女孩子在群当中笑着大声呼喊,她举着右挥舞,笑得眉眼灿烂,阳光落她身上变得耀眼且温暖,驱散了边死气沉沉氛围:

  “白柳!边!”

  “来坐我边!”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