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同居番外你是我的怪物(感情线,不喜……_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卡米小说网 >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 第426章 同居番外你是我的怪物(感情线,不喜……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26章 同居番外你是我的怪物(感情线,不喜……

  早上六。

  白柳是在半梦半醒之间被旁边那个人用头从领口一路亲吻上来,他意识还没完全清醒过来,但在昏睡之间懒散地张开双臂环绕过方的后颈『摸』一下,闭着眼睛很自然地和方接个吻。

  方起身,用单手钳住白柳纤细的手腕向上抵在床头柜上,身体具有压迫『性』地下沉压住在和他亲吻的白柳,另一只手从白柳松开的上衣下摆贴去。。

  “有痒。”白柳开口的声音带着还没睡醒的微哑,“几?”

  这个人呼吸略微急促,但回答的声音还是很平稳:“六十一。”

  “我今天不上班。”白柳终于微微眯开眼睛,他的手也从背部往下滑动,贴在方结实的肩胛骨背部肌肉上,很轻地喘一下,“做吗?”

  方顿一下:“。”

  白柳轻笑一下,他挺腰坐起,干脆地从下面到上面脱上衣丢到床脚,然后用膝盖两步,半坐到方盘曲起来的膝盖上,垂下眼帘抱住方一下一下地轻触接吻。

  方强势又直接地白柳抵在墙上,宽大的双手贴在白柳的腰向上滑动,白柳轻微地眯起眼睛,卡在方腰两边的脚上曲,环抱住过方的腰部。

  白柳带着惺忪和暗哑的声音:“又是这个姿势……”

  “你真是喜欢这个体位。”

  白柳扬起后颈,方埋在白柳的肩窝里,整个人把白柳紧紧拥在怀里,声音闷闷的:“这样和你接触的地方最多。”

  “负距离接触,这接触深度。”白柳觉好笑,他也的确带着喘息笑出声音,抬手『摸』一下方的的侧脸,低头下去和方接个吻,眼帘颤抖着落下,“你还在意接触面积。”

  “幼稚。”

  早上九半。

  白柳擦着头发从洗手间里出来,他侧过头抖动一下耳朵里的水,用松散挂在后背上的『毛』巾上擦一下,掀开眼皮就看到自家的厨房在冒烟。

  刚刚洗完澡的黑桃穿着白柳买的三十块一件的黑『色』棉布背心蹲在冒烟的厨房外面,像只闯祸又不知道怎么负责的大型犬,一看到白柳洗完澡出来,抬起头来直勾勾地望着白柳,起身两大步一走,就贴到白柳身上。

  白柳眼疾手快地扯下挂在后背上的『毛』巾,捂住黑桃被烟熏黑乎乎的脸:“我刚洗完澡,把我碰脏。”

  黑桃脸完全抵在白柳手上的『毛』巾身上,瓮声瓮气地哦一声,但身体还是诚实地向白柳这边倒过来。

  白柳坚持十秒,放弃,他松开『毛』巾。

  挂满烟熏物的黑桃如愿以偿地贴到刚洗完澡的白柳身上,语气还有莫名的委屈:“厨房又爆。”

  “你又干什么?”白柳习以为常地拖着挂在他后背上大型蜥蜴挂坠物厨房走去,走到厨房里,“用微波炉炸牧四诚的摩托头盔?”

  “没有。”黑桃眼神微妙地游离,“……你和我过头盔不能吃。”

  “嗯。”白柳揭开锅盖,一阵奇异的刺鼻气味扑面而来,他看着锅里黑漆漆一团的东西挑一下眉,“这是唐二打的皮带吧?”

  黑桃抱着白柳的腰,头抵在他肩膀上,没话,用脚轻轻地踩两下白柳的脚后跟。

  “耍赖没用。”白柳一边平静地,一边用两根筷子从锅里把这根已经被黑桃烹饪面目全非的皮带夹出来,然后一脸淡定地用筷子剥开上面炸出来的黑『色』裂层,然后转身推开黑桃,抬眸望着他,问“为什么这次报复唐二打?”

  “上次你报复牧四诚,把他头盔炸我可以理解为他先挑衅你,嘲笑你不会开哈罗单车,而他会飙车,这次唐二打来就和我聊聊事情,他没惹到你吧?”

  黑桃移开眼神,没回答。

  白柳抱胸,淡淡地:“我,耍赖没用,再耍赖我今天明天就不回家,让你一个人待着想清楚我再回来。”

  黑桃又把视线移回来,他的嘴唇抿成一条直线,倒在白柳的肩膀上慢慢地身体下滑,整个人就像是很没精神的一块黏土一样瘫黏在白柳身上,然后抱住白柳的腰把头侧过去贴上,声音很低:“不。”

  “我不喜欢你不回家。”

  白柳不为所动,他早先还会被黑桃这耍赖的行为骗到,后来就发现是顺着这家伙『乱』来,那真是什么事情能做出来。

  “那为什么报复唐二打?”白柳平淡地问。

  黑桃静好一会儿,才很小声地:“他劝你考虑一下和我住在一起这件事。”

  白柳一顿:“你听到?”

  黑桃闷闷地嗯一声。

  唐二打倒也不是黑桃有敌意,但只是单纯地觉白柳已经够忙,黑桃这不太稳定的类型和白柳待在一起,就算是情侣也不太方便。

  其实就是劝白柳让黑桃没事的时候不待在家里,可以放在异端管理局他们帮忙照看,不然白柳一回去很有可能家被黑桃拆没。

  “他的确是这样。”白柳平静地反问,“但我有答应吗?”

  黑桃一顿:“没有。”

  白柳问:“我是怎么和他的?”

  黑桃静几秒:“你,我是你一个人的异端。”

  “你会好好照看我,我负责的,不需人来承担我出现在现实里的后果。”

  “虽然我已经不是他们的队长,但我还没有到做一个决定会轻易被人左右的地步。”白柳的上半身微微倾,他捧着黑桃的脸眼眸半闭,和黑桃很轻地接一个吻,“我也不喜欢你住在人家里。”

  “你是我的怪物。”

  两个人简单地清理厨房,主是白柳监工,黑桃带上围裙和洗碗手套清扫——白柳主张在这个家里谁闯祸谁负责,所以黑桃拆的家,一般由黑桃自己来处理。

  哪怕是黑桃在处理的过程中闯出更大的祸,白柳也不会『插』手,一定会让黑桃自己继续处理。

  清理完之后,黑桃已经从头到尾脏兮兮到不成样子,他看向白柳,指指自己:“我去洗澡吗?”

  白柳的眼神在黑桃从背心里『裸』『露』出来的匀称又有力的肩颈肌肉线条上微妙地停一下,他抬眸看向黑桃,语气自然又寻常:“我也去洗澡,刚洗完又被你搞脏。”

  黑桃眼神一动,看着白柳的眼睛又开始变直勾勾的:“我们一起洗。”

  白柳漫不经心地靠在厨房的边框上,他双手交叠抱在身,似笑非笑地扫一眼黑桃:“只是洗吗?那再做一次吗?”

  黑桃毫不犹豫:“做。”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