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 第一世界线(206)那天晚上陆驿站……_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卡米小说网 >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 第415章 第一世界线(206)那天晚上陆驿站……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15章 第一世界线(206)那天晚上陆驿站……

  在陆驿站在眼睛痊愈之后,少了个【正十字审判军】的竞争对手。

  多了个已为第二支队副队长的独眼岑不明。

  陆驿站也第三支队个负责清洁的小队员,在两次特大型意外事故惊掉人眼球的完三连跳,顺利完了【十字审判军】的考核,为了其员。

  也不少人在背后议论陆驿站的位置来得名不副实。

  果不是十字审判军连损两员大将,最优秀的竞争对手岑不明又因故退出,选择在二队大厦倾颓的时候临危受命,接了第二支队副队长的职位,这位置再怎么样也轮不他。

  但这些话陆驿站都没放在心上,因为需要他精力去消的信息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听好了,【异端】的出现是身为邪神的白六和我们之间玩的种游戏。”坐在陆驿站对面的是个戴着方框眼镜,眉目严肃的年轻人,叫吴瑞,正十字审判军的员之,同时还担任了第支队的副队长。

  主要负责第支队和十字审判军的文和后勤工作,同时负责基地档案异端档案的信息归纳和整理,据是个十六岁就进入了十字审判军的天才,训练生的时候纸面绩非常好,逻辑推理和信息处理能力极佳,几乎负责了半以上的异端的弱点的勘察记录工作。

  但对战绩很般,因为肢体不太协调。

  在陆驿站进入【十字审判军】这半个多月,充分地了解了这位吴副队底肢体多不协调——这人上厕可以把眼镜在马桶盖子上面不小心摔五截,同时起身的时候又不小心滑坐下去。

  陆驿站表情空白地看吴瑞被送往医疗室的屁股把镜片取出来的时候,他对这位副队长的敬仰之情已『荡』然无存。

  吴瑞的武器据是副家传的太极八卦图,但陆驿站来没见吴瑞用过,毕竟这大半个月吴瑞都没出过外勤,直在和刚刚入队的陆驿站科普他们的头号敌人——白六的相关信息。

  “【异端】这种东西开始是被白六直接随意下放的,没任何规律,导致我们常常去的时候已造了大范围的伤亡,也要付出很多才能收容异端,但直次方点抓了白六的踪迹!”

  吴瑞推了推眼镜,他语气带出了激动之情,方点这位正队长的时候,眼睛忍不住闪闪发光:“方点和白六约定玩场游戏,果她赢了游戏,白六就再也不能随意下放异端。”

  陆驿站问:“是什么游戏?”

  吴瑞静了下:“……塔防游戏,听过吗?”

  “异端管理局就是我们这边的塔,白六也自己设定的塔,谁先攻破对方的塔,谁就赢了这场游戏。”

  陆驿站忍不住追问:“白六的塔在哪?”

  “我们也想知道。”吴瑞轻声,“白六每次下放个异端,就会我们部分提示,提示我们去找他设定的塔。”

  “越是危险的异端,包裹的关于【塔】的信息就越多。”

  “信息?”陆驿站皱眉反问。

  “是坐标。”吴瑞目光冷静地,“在些特殊的异端身上,被收容之后会些数字相关的信息,我们已得了十二位数字,过我的多方实验和推测,我怀疑这很可能是纬线的坐标,只要合理的排列,我们就能找白六的【塔】。”

  “马上我们就能协助方队赢得这场游戏,然后停止这荒谬的切了。”

  吴瑞着,他长舒了口气,脸上忍不住『露』出个笑来。

  “在笑什么?”方点边穿外套边他们旁边的侧门的办公室推门出来,见吴瑞在笑也笑起来,“这么开心?”

  吴瑞瞬间紧绷身体,十分刻板地对方点点头招呼:“方队好。”

  陆驿站也紧张地两腿并直:“方队好!”

  方点笑眯眯,她随手把自己披在肩膀上的半长发拢起扎稳,大力地拍了拍他们挺起来的胸膛:“你们也好啊!”

  等方点离开,被拍得小脸通红的陆驿站捂住自己的胸口和旁边同样红着脸的吴瑞静静地对视了眼:“……”

  确定过眼神,都是喜欢方队的人。

  陆驿站倒是对这个不惊奇,他在入【十字审判军】之前就听闻过,吴瑞的入队途径和他们这些正常的训练生不样。

  吴瑞是个家境相当不错的孩子,父亲还是个收藏家,但次拍卖会收藏了个奇怪的东西——柄据吃了就可以长生不老的血灵芝。

  这血灵芝被切分八块拍卖,他父亲得了其块,但没想这血灵芝还需要人养,十五岁的吴瑞差点就被他走火入魔的父亲血祭了,是闻讯来的方点救下了他。

  吴瑞就门心思想进异端管理局。

  他这种半路出家的呆子在异端管理局这种训练比较残酷的地方当训练生,可以是吃了不少苦头,但吴瑞总算是凭借着自己好用的脑子和股子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拧劲,愿以偿地为了方点的副队。

  但吴瑞对于方点的喜欢,与其是男女之情,更像是种浪漫幻想和向往,点像是粉丝对于偶像的爱,是种非常浓烈的信仰,种无条件的希望,以陆驿站不觉得嫉妒,反时候还会觉得点好笑。

  “方队定可以带领我们败白六的!”吴瑞眼睛发亮地握拳,“正义终将战胜邪恶!”

  陆驿站:“……”

  比现在。

  虽然笑出来对于吴副队长很不礼貌,但他的很想笑。

  “吴副队,十字审判军那么强,感觉已超出正常人能力的范畴了。”陆驿站虚心请教,“是某种特殊训练吗?我需要开展这些特殊训练吗?”

  吴瑞静了下:“不是,我们之以能做那么多超出常理的事情,是因为我们个人技能。”

  “个人技能?”陆驿站皱眉反问,“这是什么?”

  吴瑞沉默片刻:“是白六根据我们的欲望,下放我们的某种能力。”

  “方点找白六的时候曾和拼尽全力和他对局过次,差点死了,白六救活了她,我很久没见过欲望这么强烈,可以接近【神】级别的人类了。”

  “果不是你不够邪恶,欲望纯善的部分太多,或许刻你就已功斩杀了我,为下代邪神了——白六是这么描述方队的。”

  吴瑞深吸口气:“方队,正义终将战胜邪恶,我们用善的欲望也可以击败你。”

  “白六,好,我和你们玩个游戏,我将你们善的欲望实体具体,赋予你们欲望予你们的能力来反抗我,果你们的赢了,我就退出这个世界线。”

  吴瑞又紧紧握了下拳:“方队定能赢他的!”

  陆驿站张了张口,他当时想问果输了会怎么样,但最终,看着吴瑞的脸,他没把那个问题问出口。

  吴瑞的是个很厉害的副队长,他在陆驿站进入【十字审判军】年之内找出了全世界可能是白六的【塔】的十二个坐标,然后【十字审判军】依次出动,个个地去排除这些坐标。

  但就算去的坐标不是白六的【塔】,他们抵达哪的时候,也免不了要和白六玩场【游戏】。

  【游戏】带来的伤亡是惨重的,但也不是都是坏事。

  白六在次游戏内承认了陆驿站作为十字审判军的身份,下放了属于他欲望衍生出来的技能他。

  但陆驿站其实并没因很开心,反是点尴尬。

  ——因为他的技能武器是把和方点模样的重剑。

  当时游戏结束,赢得了和白六之间游戏的陆驿站获得了属于自己的技能。

  这把重剑啪下白六的手上冒出来了陆驿站脸上,然后白六看着这把重剑微妙地挑了下眉头,然后就消失了。

  陆驿站直接被重剑拍地上,他正艰难地想这把重得过头的重剑下爬出来的时候,转头就看见方点好奇地蹲在他旁边,戳了戳压在他身上,快把他压瘪的重剑:“陆驿站,你技能武器怎么和我模样?”

  当时十字审判军几乎人都『露』出了心照不宣的笑容,包括吴瑞。

  陆驿站满脸通红地挠了挠后脑勺,边往身后疯狂藏重剑,边磕磕绊绊道:“啊!是因为我比较羡慕方队手上这种武器!我很崇拜方队!”

  方点略显疑『惑』:“但吴瑞已够崇拜我了,他武器也是太极图,不是重剑啊?”

  “咳咳。”吴瑞本正地替陆驿站解释,“可能这是更深层次的崇拜和欲望衍生出来的武器。”

  陆驿站:“……”

  倒也不必特意替我解释了,吴副队。

  方点『摸』了『摸』下巴:“但我的重剑很重诶,陆驿站,你能抬得起来吗?”

  正在用全身力气拖拽重剑的陆驿站:“……”

  可恶!就是抬不太起来啊!我是个废物!

  “那这样吧,既然我们武器都样。”方点笑着走了陆驿站身边,她随意地握住陆驿站的手,连带拔起重剑稳稳地往前挥,夜风吹拂过她的发,方点笑着回眸,发丝她弯弯的眼睛旁擦过,“你以后和我起特训,我教你用重剑吧!”

  陆驿站大脑片空白了五分钟,才恍恍惚惚地出了那个好字。

  那天晚上陆驿站是抱着重剑含泪幸福睡去的。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