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3章 第一世界线(日+204)神牌自爆……_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卡米小说网 >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 第413章 第一世界线(日+204)神牌自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13章 第一世界线(日+204)神牌自爆……

  在陆驿站准备等岑不明心情镇静下来和对方心平气和地聊聊的时候,他却听到了岑不明向方点提出了【公平裁决】的决斗申请。

  【公平裁决】异端处理局内的一种裁决方式,当有两个及两个以上的人竞争某个职位或者任务的时候,由【十字审判军】出面题,在十个从异端处理局里随机挑选出来的队员作为【陪审团】围观下完成解题过程,避免双方作弊。

  谁先解开题,谁拿到了这个任务或者职位。

  历届【十字审判军】的成员基本都这么选拔的,所以方点很爽快地批了。

  陆驿站很快拿到了自己的题。

  【我们会随机地从目异端管理局收容的红『色』危险等级的异端当中挑选一个放入场地内,而你们要做的在半个小时之内独自收容它,谁先完成收容这个过程,谁获得十字审判军的席位。】

  【当然这个过程会有一定的危险,审判军会有成员在旁监督,如遇到紧急情况需要求助,成员会及时下场帮助求助者,同时求助者做弃权处理。】

  陆驿站拿到题之目光沉了一下——干叶玫瑰不过红『色』危险等级的异端。

  这题考核的东西很明显了,考验他们对异端弱点的熟悉度,临场应变能力,或许……还有一定心理素质。

  岑不明在考题出了的当天毫不犹豫地递交了同意书。

  第二天陆驿站递交了。

  第三天,考核正式展开,来做安全员围观考核的十字审判军成员叫喻芙,一名女『性』成员,负责的队内的医疗意外事故,队内的治愈位,非常擅长用手术刀和手术丝线,长相非常温柔甜,披肩长发,常年穿着贴的白大褂,有时候还会穿护士服。

  材非常的好,好到陆驿站这个不怎么关心这方面事情的人都有所耳闻(指听到自己室友做梦喊她的名字),异端管理局的队花,暗恋她的异『性』队员在管理局内部可以排成绕总局两圈的长龙,不少人的梦中情人,但目还有谁敢追她。

  虽然喻芙看谁都一副圣光普照,担忧十足的样子,和人开口的第一句通常:怎么又受伤了,快来让我你看看。

  但被她这样对待的队员们通常都一遍春心『荡』漾,一遍瑟瑟发抖地推辞说喻老师,不用了吧。

  喻芙会捧着脸温柔地笑着说,我医生啊,治疗你们不我应该的吗,然把惨叫着死死抓住地板不想进去的队员拖进去治疗。

  在经历激烈的治疗过程之,这个队员疾病痊愈但奄奄一息地爬出喻芙的治疗室,喻芙笑眯眯地脱下沾了满脸血的口罩和手术服,挥挥手对队员说下次来啊~

  喻芙有一个诡异的习惯,她人做治疗,不喜欢用麻醉。

  有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方队长曾经问过喻芙为什么不喜欢用麻醉,每次治疗都搞得她痛得要死,喻芙轻轻柔柔地望着方队长笑,说,要好得太轻易,大家不会记住怎么规避伤害了。

  只有疼痛,唯有深刻的疼痛,会让人记住下次不犯同样的错。

  疼痛不会致命,但错误会的。

  试炼当天来释放异端的人方点,释放的场地异端处理局的野外实习基地。

  陆驿站还训练生的时候经常在这里应对各种各样被官们释放出来锻炼他们的异端,这异端处理局的训练生的野外异端实习课。

  那个时候释放出来的异端危险程度都比较低,最的橘红『色』,那个时候带领他们的官还董承龙。

  但现在一切都变了。

  陆驿站穿戴好防护措施,好腰上的枪,他目光遥遥地看向另一头同样穿戴好防护措施的岑不明。

  喻芙走了过来,对他们介绍他们的陪审团队员,有四个三支队的,三个二支队的,一个一支队的,最还有两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训练生。

  陆驿站略显诧异地看过去,喻芙脸上温柔的笑变得有些无奈:“方队突然奇想塞过来的,她说这一届的训练生素质很好,可以早点接触一下战场,所以选了两个过来看戏,啊,不观战。”

  “不好意思,刚刚口误了一下。”喻芙捂嘴笑得轻轻柔柔,“你们不会介意吧?”

  陆驿站:“……”

  岑不明:“……”

  我们其实不太敢介意,喻队。

  三队的人比较瑟缩,陆驿站加了加油之退到了一旁,岑不明倒一直在和二队的人聊天,其中有一个之陆驿站看到去病房看他,告诉他十字审判军杀了他异化队友的那个二队的人。

  那个人拍了拍岑不明的肩膀,表情复杂地对岑不明说什么。

  陆驿站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心里一丝异样一闪而过。

  ……正常的异端管理局二队队员,会用【十字审判军】把人杀了这样的说吗?

  两个训练生似乎意识到了自己不太受欢迎,神『色』都有些局促紧绷,材略微大些的训练生率先上一步介绍自己:“唐二,十六岁,目的志向二队,我想要杀死这个世界上所有伤害人的异端。”

  另一个深吸一口气介绍了自己:“苏恙,十六岁,目的志向三队。”

  作为三队的辈,陆驿站脾气很好地对苏恙笑笑:“三队很好进,加油吧,你一定可以。”

  苏恙长松一口气,腼腆地对陆驿站点了点头:“谢谢师兄。”

  倒岑不明回来之,抱着胸,阴恻恻地和那个叫唐二训练生对视一眼,冷笑一声:“二队不欢迎好骛远,开口要拯救世界的傻子。”

  依稀记得当初岑不明的志愿这个的陆驿站:“……”

  唐二眉头一竖张嘴要顶回去,被喻芙拦住,她微笑着看向陆驿站和岑不明:“寒暄到此为止,进场吧。”

  陆驿站和岑不明对视一眼,岑不明首先冷着转开脸,进入了训练场,陆驿站检查好自己的装束之,进去了。

  野外的训练场到处都人造的『迷』雾,兼具灌木和低矮的草木丛,整个视野一点都不开阔,并且场地里还到处都埋了摄像头和播音喇叭,不间断地播放刺耳的虫鸣和鸟叫,让你无听到异端靠近擦刮草木的声音,可以说从听和视双重阻绝了观察。

  这个时候能依靠的,对异端的熟悉度,和自己的战斗反应能力。

  陆驿站蹲在了草地上,他低下头嗅闻一片草叶上的黏『液』,有种独特的腥臭味,『乳』白『色』的小可怜团块状物,像人眼睛分泌的黏『液』的气味,陆驿站在用仪器简单检测毒之,小心地伸出舌尖『舔』了一下。

  苦涩微咸,很像眼泪的味道。

  有眼睛的异端有一百多个,会流眼泪的异端大概有32个。

  特征锁定,接下来从攻击方式判断,陆驿站抽出了一根叉状的探测仪开始谨慎地从下层敲周围的草丛。

  排除从下处生长的植物类异端6个,那么接下来动物『性』异端。

  站在室内看着大屏幕的喻芙『露』出一个略微欣赏的笑:“理论知识非常熟练,探测程序做的很不错。”

  “但这边……”唐二略显不甘心地看着映照着岑不明的监视器,“这个叫岑不明的好像已经找到了。”

  “怎么可能这么快……”喻芙转头看过去,然脸『色』一变,“岑不明怎么会用这个?!谁把这个他的?!”

  岑不明手里一柄和他手掌差不多大小的镜子,他正用这个反光找到了某个地方,哪里有一块正在蠕动东西,他准备走过去查探。

  而从监控里可以看到,镜子的背面有一块若隐若现的正十字浮雕。

  但喻芙知道那因为岑不明拿反了,不知道他的人怎么说的,这块镜子拿正背面应该一个逆十字的浮雕。

  ——这白六的东西,叫墨菲定理魔镜,可以让人看到他最恐惧的事物。

  喻芙毫不犹豫地摁下了警报铃:“考核中止!呼叫十字审判军队长!”

  联络器里电流声杂『乱』地传来仓促慌『乱』的回复:“方队暂时过不来!”

  “总局暴/动了!不知道什么东西让所有异端同时外逃了!十字审判军正在紧急处理事故,请喻队先那边自行处理!”

  喻芙挂掉联络器,她闭了闭眼,然睁开眼扫了一眼背脸上浮现出畏惧神『色』的八名队员和两个训练生,冷静下令:“等下我会进训练场收容异端,你们老实待在这里,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都不要轻易移动。”

  “尤其不要照镜子。”

  她披上制服向训练场里快跑走去,手上拿着通器:“岑不明,正面朝下放下你手中的镜子——”

  训练场内。

  岑不明周围的所有的扩音喇叭一瞬间变成了刺耳的电流滋啦声,他听不到来自于控制室的声音之,岑不明警惕地握紧手里的镜子看着那个背对着他的异端,退了两步,闭上眼睛自己隐藏在草丛中不动作了。

  会流眼泪,眼球分泌物多,实体庞大,几乎在见到这个异端的一瞬间,岑不明判断出了这个异端什么。

  异端0573,眼球屯食物。

  这个异端的全都眼球,形成原因不明,只要它其中的任何一个眼球看到了你的眼睛,你的眼眶会一瞬间空掉,同时你的眼球会出现在它的上。

  但这不这个异端最危险的地方,这个异端最危险的地方在于,这个眼球并有死亡,被【眼球屯食物】夺走的眼球保有神经联系和肢体意识的,说这个眼球依旧像长在你体上一样,还能看到你看到的东西,如果这个长在【眼球屯食物】上的属于你的眼球被攻击,你依旧会感到疼痛。

  而如果这个【眼球屯食物】上的所有眼球同时看到了你的眼睛,那它们会在一瞬间寄生在你的上。

  有人知道被寄生了之宿上会发生什么,但上一个被寄生的人发出的痛苦惨叫至今还存在异端管理局的声音档案里,岑不明那听说一种无解脱的痛苦,每一任被寄生的宿都活不过一个小时,在极致的痛苦当中死去。

  这个异端弱点很明显,当你不去正视它的时候,它自然无发现你。

  岑不明紧闭双眼隐藏在草丛里,他能感受到那个异端正在蠕动着满眼球的巨大团状肢体靠近自己,似乎正在自己转动自己上的上万只眼睛寻觅他脸上的眼球在哪里。

  但很明显对方有找到,又准备离去。

  岑不明的呼吸声慢慢变轻,他准备往退,但突然,那个异端像看到了什么,又飞快地靠近了他,岑不明心里一紧,但很快他发现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了——

  他手里的正十字镜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转动成了逆十字,镜面正好面对【眼球屯食物】,【眼球屯食物】在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以为眼球疯狂地跑过来了!

  岑不明当机立断地甩出手中的镜子。

  镜子在脱离他手的一瞬间,在空中翻转变大了好几倍稳稳地落地,变成一面穿衣镜大小的雕花古董镜子,而镜子落下的地方,正对的方向正若隐若现地映『射』着远处跑过来的陆驿站的影。

  等陆驿站看到这面诡异地出现在考核场不对劲的镜子的时候,算他下一秒很敏锐地躲开了镜子的照『射』,但他已经被完全地照了进去。

  镜子水银面的中心出现了涟漪和波纹,一圈一圈向四周扩开,镜子中倒映出了一个完全和场上任何人样子都不一样的人。

  他穿着包到小腿的皮靴,内里穿着陆驿站那晚见过的白『色』衬衣,手里拿着一根黑『色』的鞭子,微笑着从镜子里踏入了训练场,还对陆驿站笑眯眯地了个招呼:“多谢你的恐惧我召唤到了这里。”

  陆驿站瞳孔一缩,他迅速地明白了这个镜子的作用。

  这个人利用了他的恐惧和这个镜子,直接来到了异端处理局的内部!

  一根银亮锋利的手术刀从白六的斜方飞过来,白六微微斜躲过,那柄手术刀直接『插』穿了墨菲魔镜,巨大的力道镜面翻在地,直接击出了裂纹。

  白六微笑着回过头:“喻考官对于毁坏我的私人物品还那么擅长。”

  喻芙同样笑得温和可亲:“白六先生使用下三滥的阴谋诡计还这么擅长。”

  “现在连我们的实习队员的恐惧都要利用了。”喻芙闭着双眼不看场内的一切事物,她脸上的笑云淡风轻,“你从大龙的死的时候,开始布置这一切了?”

  “如果你说异端处理局现在的□□和我现在来做客这件事。”白六笑得八风不动,“的确这样的,喻队。”

  “一个游戏要紧密衔接另一个游戏,才有意思不吗?”

  喻芙平静了很久,才开口:“你要和我玩什么游戏?”

  “喻队这样的优质玩家和我之间的游戏要留在最。”白六侧过,他笑着看站在不远处的陆驿站和岑不明,“不如,先让你们十字军的预备队员,和我这个你们针对了很久的反派大坏蛋,先玩一局试试?”

  “让我这个大坏蛋亲自来选拔——”

  白六微笑着:“看看谁能获得和我下一轮玩游戏的资格。”

  喻芙抬手又一枚手术刀『射』出去,白六笑着抬手,他的面竖出一面波动『性』的水纹墙,吞了喻芙『射』击过来的手术刀,又能让喻芙若隐若现地看到墙另一面的景象。

  白六微笑着看向水纹墙的喻芙:“游戏观影的最佳席位,喻队。”

  “由于你们新手玩家,我们来玩点简单的游戏——”白六拍了拍手掌,转头看向他的岑不明和陆驿站,轻笑着说,“这个游戏叫做天黑请睁眼。”

  “游戏规则我数一二三,说天黑了,然谁先睁眼谁赢了。”

  “这个游戏由你们两个新手队员,和所谓的异端【0573】一起玩,我让它和你们都闭上所有的眼睛,然面对面坐下。”

  白六的余光瞟到岑不明准备冲过来袭击他,他面『色』不改地轻微抬手,手面又出现了一面小型的水纹墙,喻芙刚刚『射』进水纹墙里消失不见的手术刀此刻从水纹墙□□出,直接穿过了岑不明的肩胛骨,他钉死在了地上。

  岑不明控制不住怒气地想要睁眼,他耳边突然传来了陆驿站平静的声音:“我们和你玩。”

  “怎么样算我们赢?”

  白六的视线扫向陆驿站,陆驿站此刻闭着眼睛,他脸上的笑又变得饶有趣味起来:“很简单,只要你们当中的一个人在我说天黑了的一瞬间先于异端【0573】睁开眼睛,你们赢了。”

  “但这意味着,你们当中有一个人一定会失去自己的一双眼睛。”

  白六撑着下颌,他仿佛若有所思地沉思着,脸上的笑意变深:“失去了双眼的那个队员赢得了游戏,保护了另一个人,这当然很好的,但同时,这个人不能加入【十字审判军】了。”

  “——甚至还要永远退出异端处理局,成为一个被保护的,有价值的普通废物。”

  陆驿站和岑不明的呼吸都一滞。

  “那——”白六微笑着说,“游戏开始,天黑了,该睡觉了,请所有眼球闭眼。”

  【眼球屯食物】摇摇晃晃地走到了岑不明和陆驿站的正对面,上面的眼球似乎被白六的催眠了般,一个接着一个地闭上了。

  “现在我数一,二,三,狼人请睁眼。”

  被手术刀钉在地上的岑不明几乎有任何犹豫地睁开了赤红的双眼,但在他看到那个【眼球屯食物】之,有个人飞奔站起挡在了他的面,正对了那个满眼球的怪物。

  岑不明大脑一片空白,他只听到了“嗡崆”一声响,像什么东西被挖出来的声音,陆驿站的左半边脸上源源不断地滴落血『液』,渗进他边的草地里。

  “现在游戏结束了,算我赢吗?”陆驿站声音嘶哑地问。

  白六看向挡在岑不明面的陆驿站,略微挑了一下眉,他笑起来:“算你赢了。”

  陆驿站呼吸急促,他右眼紧闭,左眼睁开,已经被挖空了,只剩断裂的血管在空『荡』的眼眶里源源不断地渗透出来,顺着下颌滴落下去。

  “真相当不错的一个热游戏。”白六了个响指,挡在喻芙和他之间的水纹墙落下,他转过去看向喻芙,笑眯眯地说,“现在轮到正式游戏了,喻队。”

  他又了个响指,本来在通讯室观战的十个【陪审团】成员出现在了训练场地里。

  “喻队玩过狼人杀吗?”白六一步一步地走向这群人,脸上的笑越发友好,“这我很喜欢的一个游戏。”

  “现在我们来玩一个狼人杀的变种版本,叫做【天黑请睁眼】,和刚刚的游戏规则又有所不同。”

  “由于刚刚陆驿站和岑不明这两位新手玩家通关了第一个游戏,所以先让他们当观众吧,剩下的游戏我们十二个玩家玩好。”

  白六抬眸,他笑起来:“你们十二个玩家里有一个异端,一张神牌,这张神牌喻队,其余人都村民牌。”

  “你们可以选择牺牲自己,让异端寄生到自己上,成功收容异端,游戏结束。”

  “——或者,你们可以选择动成为狼人,在黑夜里杀死神牌或者屠杀所有村民,屠边之游戏结束。”

  白六的唇边的笑意变得『迷』离:“无论哪种选择,你们都不用担心果,因为官,我,会在黑夜之抹去大家的记忆,大家不会记得自己杀死了人,其余人不会记得,你依旧可以留在异端管理局里做一个无辜的游戏幸存者。”

  “——又或者,成为狼人之你可以选择跟我离开,远离这个危险的异端管理局,成为自由又让人感到危险的邪恶反派。”

  “白六——!!”岑不明撑着带伤的肩膀想要站起来。

  白六头不回地轻轻抬手,水纹墙隔挡在了他们的面,他轻笑着说:“——这可以隔绝所有攻击的墙,异端的攻击在墙的空间无效的,所以你们在墙可以直视异端0573。”

  “现在好好作为观众待在面注视这一切吧。”

  陆驿站感到自己被什么东西往下一拉,强制地坐在了地上,仰头看着水纹墙面的内容,水纹墙的模糊让一切都变得不真实了起来,他有一瞬间恍惚觉得自己像正在看着一个小电视的观众一样。

  太荒谬了。

  唐二满脸怒意地拒绝:“你他妈狗屎吗?!我才不会陪你玩这种游戏!”

  喻芙冷静地下令:“训练生唐二,配合他游戏。”

  唐二猛地转头看了一眼喻芙,最终紧紧咬住牙低下了头,服从了命令:“……,喻队。”

  白六微笑着说:“那么游戏开始,天黑了,请所有眼球闭眼。”

  所有人包括异端0573的眼球都闭上了。

  白六的视线扫向那三个双手正在颤抖的第二支队队员上,他带着笑意开口说道:“现在,请狼人睁眼。”

  在岑不明不可思议地注视下,那三个第二支队队员接二连三地睁开了眼睛,他们迟疑地,缓慢地站了起来,握住了腰的枪,犹豫地走到了喻芙的面,举起枪对准了她。

  喻芙的呼吸急促了一瞬,然很快平静下来,声音轻到微不可闻,但依旧清晰平稳:

  “……白六,异端处理局的暴/动,你策反了第二支队队长让他放出了所有异端吗?”

  “从玫瑰工厂之,你策反了第二支队的人,你故意让第二支队一团的人往玫瑰工厂查探,诱导董承龙队长过去,他在那里杀死,同时故意放回了岑不明和陆驿站,藉由陆驿站对你在玫瑰工厂种植下的恐惧,然通过二队的人岑不明墨菲魔镜,成功登陆到异端处理局内部,吗?”

  岑不明的呼吸停滞了。

  ……的,之二队的人来看他的时候,了他一个正十字背雕的镜子,说董队留他的【正十字审判军】的相关遗物,可以用来查探异端,希望他好好使用。

  ——不要辜负了董队救他出来的一番苦心。

  他从来,从来想到,从开始到现在,他所为之痛苦的一切,只这个白六和第二支队的人之间做的一个游戏,而他只游戏当中的一个npc。

  白六微笑着回答:“的,真聪明的喻队,我可准守了和方队之间的游戏规则,有强行登陆异端管理局。”

  “不每个人都像【十字审判军】里的人一样,那么有坚定的理想,很多人只想做个普通人。”

  “但普通人的欲望实在太多了,要让他们满足和背叛都过于简单,我实在对你们对他们附注信任的程度感到不可思议——”

  “——毕竟邪恶和欲望,对于人类有天然的吸引力。”

  白六垂下眼帘看着喻芙,仿佛叹息般地轻语:“——狼人请杀人。”

  三个第二支队的队员对准喻芙举起手中的刀,喻芙在被刺中之,睁开了眼睛,她在白六说出【违反游戏规则,诛杀所有人】这句之,义无反顾地一刀砍向了闭着眼睛的异端0573.

  异端0573睁开了所有眼睛看向喻芙,喻芙温柔的笑眼在对视上异端0573的一瞬间空了,她跪到在地,原本好到爆炸的材开始鼓鼓囊囊地变形,不断生长出奇形怪状的眼球来,她脸上依旧那种温和有力的笑,语调轻而优雅:

  “我选神牌自爆。”

  下一秒,喻芙被完全寄生,她丽的脸完全变成了眼球堆叠的样子,喻芙的大脑一片空白,嘴边鲜血不断溢出,她恍惚之间想起了方点。

  那个大大咧咧的队长满伤的坐在她的面,问她,喻芙,你最讨厌的死什么?

  喻芙温柔地笑着说,当然痛死了啊,队长。

  方点一边被喻芙治疗得脸部扭曲拧巴,一边龇牙咧嘴地对她比出一个大拇指,『露』出八颗牙齿灿烂地笑着说,说喻芙你只会让人痛死,你自己怎么会痛死呢!

  ——你我们队的治疗师,我会永远保护你的。

  喻芙缓慢地闭上了空旷的眼睛,她张开口想说什么,但最终一个字都有说出来,喉咙里猛地长出了一个眼球。

  她一直以为错误才致命的。

  原来疼痛可以致命啊。

  白六拍起了手掌,他微笑着看向所有人:“真相当漂亮的回击,”

  “神牌自爆,能救下所有人,不愧治疗师喻队。”

  “连叛徒都想救下来——”白六侧头看向表情一片空白的那三个第二支队队员,他勾起嘴角,“——不愧【正十字审判军】的作风。”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