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 第一世界线(202+203)像个普……_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卡米小说网 >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 第411章 第一世界线(202+203)像个普……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11章 第一世界线(202+203)像个普……

  陆驿站中午坐在食堂两颊晕红地了一个小时呆,脑子里都是点轻笑着抿住烟嘴呼出一口烟样子,下午面试时候他还给自己简单捯饬个造型,弄了个看来正式一点大背头,然后——

  面试官是点。

  陆驿站几乎忍住自己看到那个五大三粗面试官失望地垮下肩膀,然后在心里幽幽叹息一声。

  这面试官叫董承龙,是【十字审判军】里承担攻击任务队员,武器是一对据重达一吨半天马流星锤,身二米二一,身材健硕无比,肱二头肌上能跑马,双目看谁都是怒瞪,头恢弘地向四周张开,宛如一朵铿锵怒太阳花。

  训练生就有怕董承龙做教官训练课时候,常常在私下吐槽这人是是得了甲亢,眼球瞪人这么外凸。

  ……这和队差距也太大了……

  董承龙对陆驿站点一下头,示他上前来:“今年新人都是我带,上来自我介绍。”

  陆驿站表情忧伤地上前介绍自己:“你好,我叫陆驿站,十八岁,志向明,服从调剂。”

  “有精神!”董承龙一看跨着肩膀进来陆驿站就先皱眉点评了一句,然后低头翻看陆驿站档案,眼神微妙地一变,又抬头看了一眼垂头丧气陆驿站。

  这个叫陆驿站训练生,在之前训练课绩很平平,但这种平平又透着一种奇怪。

  比如『射』击课是80分及格,这个陆驿站基本每次绩就维持在80-85这个区内,又比如异端信息记录课是85分及格,这个陆驿站绩就在85-90分这个区内。

  除了实际对战异端训练课这个陆驿站绩波动幅度会大一点,其余科目波动幅度都在五分上下。

  绩稳定到可思议。

  今年综合绩最训练生是岑明,已经了二队了,他绩都有这么稳定,或多或少都会有失误。

  董承龙双手合十放在桌面上,严肃地看向对面陆驿站:“我看你绩一般,但今年笔试你却是第一,满分,比之前综合绩最岑明都了两分。”

  陆驿站挠头傻笑:“运气好吧教官。”

  “我相信运气好能考98分。”董承龙双目圆瞪,他屈指在桌面上敲击了两下,质问道,“运气好能考满分?收你那点小聪明陆驿站,为什么平时装绩一般样子?”

  “异端处理局这里应该什么『逼』迫你,需要你藏拙地吧?”

  “有有!”陆驿站迅速摇头摆手否认。

  异端处理局里队长都很有水平,以他其实对自己被看出来有一定预料,现在被看穿了也尴尬,想了想,陆驿站认真回答:“但,异端处理局也有需要我很优秀地吧?”

  董承龙一愣。

  陆驿站笑了笑:“优秀人已经足够多了,我这种只是有点小聪明,有志向,有目标,也想拯救世界废物,还是乖乖地做个普通人,把位置更多地腾给岑明同学这种真心怀大理想人吧。”

  董承龙定定地看了陆驿站半晌,然后抬旁边大章,往陆驿站档案上一盖:“面试通过。”

  “一支队需要普通人。”

  董承龙语气猛地怒来,他拍桌而,巨大力道带得地面都震动了一下:

  “能留在一支队人,哪怕只是一个废物,都要给我怀有拯救世界觉悟!”

  陆驿站被拍得一跳,他用余光瞄到桌面上自己档案上被印上那个巨大【通过】红章,心里叹一口气,但也非常接受地身,接过自己档案对着董承龙鞠躬道谢:

  “谢谢教官指点,我会主动后勤队三队。”

  董承龙深深地看一眼陆驿站:“只有神存在世界里,才有普通人。”

  “在这个随时会被颠倒世界里,只有异端和与异端战斗人,有普通人存在。”

  “总有一天,会因为自己作为而后悔,陆驿站。”

  陆驿站为动地挥手告别,他在心里平静地想——

  ——那就等那一天到来再吧。

  但那一天到来比陆驿站预期还要快太多。

  待在三支队陆驿站正在一个一个地打开仓库清扫异端待着仓库,刚清扫完一个满身粘『液』异端之后,陆驿站甩甩手了出来,他看到廊上有人惊慌失措地跑过,大声交谈着:

  “玫瑰干叶瓦斯是什么东西?!”

  “二支队人一个都回来!”

  “十字审判军大部队出外勤还回来,现在办,要轮换到三支队人顶上了!”

  “天哪,我还有做好出外勤准备,我们会死吧……”

  恐惧在有人之悄然弥漫。

  异端仓库清洁工陆驿站在这种情况下被仓促地调到了临时组建,要奔赴战场小队里。

  队伍一共五十三个人,其中有七个人是三支队被抽调过,其中就有陆驿站,而带队人——

  ——是董承龙。

  这个人穿着把一身异端管理局制服穿得鼓鼓囊囊,肌肉遒劲,双手横抱在胸前时候怒目扫视有人,给人一种巨大压迫感和——

  ——安全感。

  陆驿站清晰地听到了他旁边三支队队员抚『摸』着心口长松一口气:“什么吗,原来是【十字审判军】董教官带队啊,那事了。”

  董承龙中气十足地沉声下令:“二支队一团在一香水工厂遭遇了特级异端,据岑明队员在失联络前过来消息,该异端是某种气体扩散『性』异端,具有瘾『性』以及精神污染能力,他们现时候,该香水异端已经在整座城市里大规模扩散。”

  “岑明队员冒着生命危险调查到了该异端弱点可能和香水厂前玫瑰花田下面埋葬某种东西有关,到此,他们和我们之联络就彻底断了。”

  董承龙眼睛圆瞪:“我们这次任务有三点——”

  “第一,收容玫瑰干叶瓦斯这个异端。”

  “第二,把二支队一团人给全员带回来。”

  “最后一点,也只最重要一点——”董承龙厉声吼出声,“无论遭遇了什么,给我全员存活着回来,听到了吗!”

  有人大声回答:“听到了,教官!”

  董承龙声音更大地吼了一次:“有精神!大点声!听到了吗!”

  有人深吸一口气,嘶吼道:“听到了——!!”

  抵达香水工厂外时候已经是夜晚了。

  香水工厂笼罩在一片玫瑰『色』烟雾中,有人都戴着呼吸面罩,背着两个以上氧气罐子,小心翼翼地在花田里潜伏着行进,生怕惊动了香水工厂里人,也生怕吸入了这诡异香水烟雾。

  被调过来陆驿站在第三支队人负责是比较轻松任务,需要花田里挖异端,而是香水工厂周围寻找消失第二支队一团人。

  这本来是一个很简单任务,但在陆驿站严密搜查下,通过他找到线索推理出来二支队一团人向变得越来越奇怪——他现二支队一团人很有可能被抓进了香水工厂内。

  联系陆驿站查探到关于试香纸线索,他开始有种祥预感。

  这些队员,该会被抓进做……谓试香纸了吧?

  陆驿站冷静地停下了搜寻步伐,用对机联络正在收容异端董承龙:“董队,我们现在在香水工厂外围入口处,我们怀疑二支队人可能在地下室,被香水工厂里人囚禁了来,是否继续搜寻?”

  那边很快传来严厉声音:“停止搜寻,等我过来。”

  但还等董承龙声音落下,入口处缓慢地传来皮靴紧慢脚步声,和一个男人略带笑声音:“这么晚了,请自来来别人工厂做客,太好吧?”

  陆驿站警惕地退后了半步,他看到漆黑入口里有个蠕动,浑身长满肢体和头颅怪物流着诞『液』,用触手恭恭敬敬地提着一盏煤油灯给这个男人照亮前路。

  提灯怪物穿着工厂工服,胸前别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着【玫瑰香水工厂一代厂长】。

  这个男人脸缓缓地出现在了光亮里,他长宽松地束一个低马尾,垂在腰,妥帖地穿了一件黑『色』长风衣,手里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黑『色』长骨鞭,漆黑眼睛含笑地略微弯,里面似有若无地倒映着煤油灯昏黄光亮。

  陆驿站一边谨慎地后退,一边转移这个人注力:“你也是这里人吧?你来这里做客也和我们一样吗?”

  那个男人微笑来:“我吗?我可是请自来,我是厂长客人。”

  那个怪物形状厂长搓着胸前两根触手,用脸上长出七八张知道谁嘴巴嘿嘿笑道:“对啊,白六先生可是我贵客。”

  “如果是我偶然捡到白六先生遗落在港口东西,种进我玫瑰田里,我花田就长出这么美丽玫瑰,我也就酿造出这么好香水,工厂也办下呢。”

  这个怪物脸上往下滴滴答答地滴落粘『液』,嘿嘿笑声越诡异:“帮了我这么大一个忙,我自然是要把白六先生请过来好好酬谢酬谢。”

  “我个人是很喜欢这笔交易。”白六笑着,他笑容在昏暗灯光下晦暗明,“但这个世界确是有点无趣了。”

  “用这样式彻底结束掉,似乎也错。”

  白六着,垂下眼帘,轻轻在空中挥舞了一下手指。

  无数玫瑰荆棘藤条随着他轻描淡写地挥舞猛地钻出地面,陆驿站瞳孔一缩,立马回头厉声提醒:“保护好氧气罐和面罩!”

  但已经完了。

  除了陆驿站眼疾手快护住了自己后背上一个氧气瓶,其余人氧气罐全被荆棘滕条缠绕上,往里一圈一圈收缩,气罐开始出现下瘪,边缘出气体泄『露』嘶鸣声,玫瑰『色』香水烟雾瞬倒灌涌进了面罩。

  几乎只是一个呼吸,除了陆驿站另外六个人瞳孔就浮现出了玫瑰,眼神涣散地跪在地上。

  陆驿站快速地后跳两下,躲开源源断地从地下涌上来荆棘条,咬牙喘息着看着被昏暗灯光照耀着白六脸,然后取出联络机:“董队!这边出现了明人士!三支队小队拯救二支队队员任务失败——”

  他音未落,一根大锤就从他侧边擦过,对准站在入口处白六以雷霆万钧之势狠狠砸了过,一声浑厚怒涨男声厉声斥责道:“有精神——!”

  “——带队人还到,得擅自放弃任务!”

  白六动作灵巧地躲过大锤,那个大锤狠狠擂在了工厂厂长怪物头上,直接在对惨叫里把对砸了一堆零碎蠕动肉酱。

  董承龙双腿分开以一种马步蹲姿势挡在陆驿站面前,他左手胳膊上夹着一个昏『迷』醒岑明,然后把岑明稳稳地抛给了旁边陆驿站,双手把扔出大锤给拖了回来,挺直腰背严阵以待地看向站在入口处白六,怒声喝道:“白六——!!”

  白六礼貌地微笑来:“董队长,很久见,您还是很有精神。”

  董承龙二就要把收回来一对大锤再甩手砸过,白六突然向左伸出手,在掉在地面上煤油灯灯光照耀下,那是一颗正在他手套上跳动心脏。

  他微笑着看向董承龙:“董队,这就是你们要找玫瑰香水核心异端,如果你现在把武器砸过来,那这颗心脏会和我一碎掉。”

  “——然后那一刻,全世界都会被这颗心脏里流动浓郁玫瑰香水污染。”

  董承龙提大锤动作顿了一下,他放下大锤,怒目瞪着白六:“这次你又要玩什么游戏?”

  白六笑了一下:“董队已经很了解我风格了。”

  “你有两个选择,第一种,你吃下这颗心脏,让有玫瑰荆棘都穿到你身体里,用你自己身体做为这个异端收容容器。”

  “第二种选择——”白六看向待在旁边陆驿站,他微笑来,“让你旁边那个小队员吞下也是可以哦。”

  “我个人建议是让那个小队员吞,因为你可是【十字审判军】主攻手,比那个小队员有价值太多了,要是就这样死亡变一个容器——”

  白六仿佛很为董承龙可惜般地摇摇头:“——你队长,正在和另一个我放置异端搏斗点以后和我对抗时候,会很辛苦,因为她有主攻手了。”

  “相信你小队员也是这样想吧。”白六笑着看向低着头一言陆驿站,“让这个普通小队员死在这里,或许是他对你们最有贡献用。”

  陆驿站握了一下拳头,他背后氧气已经快够了,再耗下他和董承龙都会折在这里。

  这个叫白六得挺对,他这种普通队员,能用这种式死,已经是对异端管理局最有价值贡献了。

  一个【正十字审判军】主攻队员,一个第三支队清洁工,傻子都知道怎么选。

  陆驿站缓缓地站了来,然后他就被董承龙一掌给重重摁了下。

  董承龙目光矍铄地望着白六,轮锤几个健步跑过,从白六手上抢过了心脏,仰头一口吞了下,他喉咙滚动了一下把心脏给咽了下,一边把大锤擂动过,一边声嘶力竭出声:“我选完了!!!”

  白六笑来:“真是……让人外选择。”

  他影子和声音在被大锤打过来一瞬消失在玫瑰『色』烟雾中。

  地面下无数荆棘疯狂涌动,从地面下钻出来缠住了董承龙脚腕,扯住他让他移动,董承龙眼睛里浮现出一支正在旺盛绽放玫瑰,荆棘地从地面下钻出,在空中悬浮把尖利头对准地面上董承龙,然后就像是千万只对准他『射』出箭矢一般,狠狠落下。

  陆驿站瞳孔缩了一个小点,他脸上全是董承龙飞溅出来血,氧气瓶随着急促呼吸快要见底。

  董承龙被荆棘万箭穿心地钉死在地面上,他奄奄一息地被荆棘交叉着穿『插』而过,宽厚带血手掌取下自己脸上呼吸面罩,把自己氧气瓶『插』到了陆驿站呼吸面罩上。

  “为什么……”陆驿站表情空白地问,“我只是一个……有价值普通……废物。”

  董承龙抬被血染红脸,那双一向充满怒眼睛变得失焦,他一字一顿地:

  “……我们存在唯一价值,就是为了让你们,有一天有自由选择做普通人权利。”

  “现在——”

  董承龙用最后一丝力气从胸腔里怒吼出声:“——像个普通人一样,在我保护下逃跑吧,陆驿站!!”

  “用尽你全部精神,像个废物一样跑吧!!”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