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 如何拥有五栋楼果然是她能干出来的事……_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卡米小说网 >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 第402章 如何拥有五栋楼果然是她能干出来的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02章 如何拥有五栋楼果然是她能干出来的事……

  黑『色』的骨鞭从白柳的侧脸擦过去,他的脸上被鞭子划一道巨的口子,下半张左脸被完全染红。

  白柳抬手浑不意地抬手擦拭了一下,忽然轻笑了一下,罕见地抬眸搭了白六的:“刘佳仪和唐二打,你不继续预测吗?”

  白六微笑起来:“到了你的优势科目,就这么高兴吗?”

  “论起唐队长的,的确你的强得多,身体情况良好,战斗力巅峰,心态稳定,目标坚定。”

  “加上他针对我的『自杀』子弹技能,看起来完全足够击杀我的状态,所以被我第一个送走了。”

  “我从来有看到过战斗素质这么好的唐队长,让人看一眼,就忍不住——”

  白六抖动了一下鞭子,鞭子变成烟雾消散空中,指缝里凭空现四瓶试管装的毒『药』,他掀开眼皮看向对面的白柳,笑得越发邪气:“——垂涎你手上这笔优质财产。”

  他甩动手腕,松开手指夹住的毒『药』试管,承装毒『药』的四根试管空中飞快旋动,然后落地,分别白柳脚边东南西北四个角炸开。

  黑『色』的毒雾向中间蔓延而起,限制了白柳的行动范围。

  “让人羡慕啊。”

  白六的声音隔着毒雾若隐若现,他就像一只正玩弄自猎物的高级捕猎者,缓慢地会刺激到白柳的技能和事物去让他情绪波动。

  “你的女巫看起来也那么听你的,我的女巫可对我有很强的敌意,她觉得男人这个世界上恶心的欲望集合体。”

  “而我其中恶心的那个。”

  左边的毒雾里传来破空声,白柳目不斜视地抬起左手,鞭子把手挡住了从左面后边甩过来的黑『色』鞭子,白柳被黑『色』骨鞭甩动带过来的冲击力击得向后划动了一段距离,脚地上擦了两道深深的痕迹。

  毒雾被两条鞭子撞击一起带起的空气流动冲开。

  白六站白柳不到一米的面前,脸上带着放松的笑意,两手握住鞭子向下压制白柳:“难得你愿意和我聊天,虽然这两个预测结果我不愿意见到的,但也可以说你参考参考。”

  “概率唐队长和女巫会重伤,但后的结果——你的唐队长会赢,佳仪也不会杀死女巫。”

  白六垂眸轻笑:“因为佳仪不杀女孩子。”

  魔术空间内。

  两个人唐二打身上都有一些枪伤,但【唐二打】明显伤明显要严重许多。

  唐二打眼神复杂地看着这个正负隅顽抗的自,慢慢地放下了枪。

  【唐二打】的枪被击碎跌落地上,他捂住自被击中后还不断冒血的右肩,眼神暗沉,声音嘶哑:“……不要这种可怜的眼神看着你的敌人,动手杀了我然后滚吧!”

  唐二打低着头沉默了很久,突兀地开口:“苏恙的孩子满一百天了。”

  “我……去看过,抱起来很轻,感觉还有我的枪沉,眼睛和他长得很像,挺可爱的。”

  【唐二打】的瞳孔不可思议地皱缩了,他的眼眶几乎一瞬间就泛红了:“你说……什么?!”

  “三队也有人进游戏。”唐二打深吸一口气,他像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忍住低笑了一声,“……这群崽子安逸久了还挺废物的,前我让他们抓人形异端的候,手忙脚『乱』了一个晚上,还差点把总局炸了。”

  “白柳救下了爱心福利院的幸存者,炸掉了玫瑰工厂,正处这个副本的问题。”

  唐二打抬起头,很坚定地望着对面的瞳孔震颤的【唐二打】,轻轻笑了起来:“你担心的一切都有发生。”

  “家都一无所知地过得很幸福。”

  “我因为这种幸福,才把灵魂卖白柳的。”

  【唐二打】讥讽地嘲笑着:“这种短暂的幸福,也不过白六这家伙来收买你灵魂的糖衣炮弹……”而已。

  总有一天,会被收回去,会破灭。

  他还有说完,眼睛里却往下流了眼泪。

  “但就算这样。”唐二打缓缓对【唐二打】举起了枪,“我也第一次看到这种我梦寐以求的幸福。”

  唐二打仿佛放下一切地释然地笑了起来:“我付灵魂的代价,一开始踏上间的旅途,所期盼的也不过就能所有人带来这样短暂的幸福吗?”

  【唐二打】闭上了眼睛,眼泪从他眼角滑落,他嗤笑了一声:“……你有够逊的,后居然还让……他叫什么来着?“

  唐二打认地回答:“白柳。”

  【唐二打】又嗤了一声:“让这个白柳你解决这些问题。”

  “稍微有点吧。”唐二打笑笑,他睁开了清亮的幽蓝『色』眼睛,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所以我现也要赶过去他解决问题了。”

  “抱歉。”

  “砰——!”

  【系统提示:玩家唐二打击杀了(召唤物唐二打)】

  【系统提示:(魔术空间)限制解除】

  b区。

  毒雾散去,刘佳仪脸『色』惨白地趴地上,她虚弱地呛咳了好几声,肘部撑地上还想爬起来。

  【刘佳仪】蹲她旁边,又烦躁又百思不得其解地戳了戳刘佳仪的额头,把这女孩又戳趴了下去:“喂,你这个瞎子到底坚持什么啊?认输就好了啊。”

  刘佳仪那双灰蒙蒙的眼睛执拗地望着她,嘴里一分不让:“那你坚持什么?一直和我拉锯到现,几次手下留情,杀了我不就好了吗?”

  【刘佳仪】戳额头的动作一顿,她转动眼珠和这个刘佳仪对视了一会,然后她清晰地看到这个脏兮兮的瞎子突然恶劣地笑了起来,拖长尾调扯着嗓子喊:

  “你根本不想杀我,对吧,—姐—姐!”

  刘佳仪喊【姐姐】的一瞬间,这个一直假装有还手力的女孩反手怼准【刘佳仪】的脸就一个毒『药』喷雾。

  然后被【刘佳仪】面无表情地捏住了喷雾口,扯到一旁丢掉。

  刘佳仪不甘心地锤了一下地。

  “你还以为自能偷袭成功?而且和我比毒『药』,有意思吗?”【刘佳仪】无语地盘腿坐了下来,她拖着腮帮子,“,虽然我杀手,但目标一般白六这种恶臭欲望旺盛的成年男人,我不杀女生。”

  【刘佳仪】眼神下移,和趴地上的刘佳仪对视:“而且我也不白六那个神经病,对虐待另一个自什么兴趣。”

  刘佳仪察觉到了可以交流的讯号,迅速乖乖爬起来坐好,举手提问:“那姐姐一开始搞那么阵仗干什么?”

  【刘佳仪】翻了个白眼:“妹妹,我成年人了,要工作养活自的,并且我还白六那个老畜生打工的,他让我杀了你,我总得搞点东西去他交差吧?”

  她说着点开了系统面板,刘佳仪发现里面居然开着录像,点开就那段【刘佳仪】要弄死她的录像。

  【刘佳仪】百无聊赖地点刘佳仪看:“诺,只要你认输,我差不多就能交差了。”

  刘佳仪诡异地沉默了一会,她微妙地从这个【刘佳仪】的身上感受到了白柳消极怠工,随便搞点东西敷衍老板候的感觉……

  “你们那个世界线的白六,应该能看得来你杀我吧?”刘佳仪反问,“你不怕他追究你吗?”

  【刘佳仪】不甚意地耸了一下肩:“不了就死啊,如果不灵魂握白六手里我早就不想他干了,反正我死了财产损失的他自,我又不亏。”

  “诶。”【刘佳仪】饱经沧桑地叹一口气,持续语惊人,“也就年轻的候不懂事,那么简单就被这个狗男人骗了,牛做马打他联赛那么多年,不过这神经病搞事业挣钱而已,我和猴子这种打工的到后连个自由身都有,跑都跑不掉。”

  刘佳仪敏锐地捕捉到了关键词:“猴子?”

  “嗯。”【刘佳仪】托着下颌懒洋洋地嗯了一声,“就牧四诚,我队里就和猴子关系不错,我两都想跑,前猴子偷袭过一次白六,想把自的灵魂纸币抢回来,差点被白六杀了,被抽得床上躺了两个月。”

  刘佳仪对此表示了极的震惊,她试图脑内重构这件事,语气复杂地反问:“牧四诚,偷袭白六抢自的灵魂纸币?”

  【刘佳仪】点头,幽幽地啧了一声:“这种蠢事也就猴子能干来了,此后我就彻底放弃了。”

  刘佳仪眼睛一眯:“牧四诚干这事,不会你撺掇的吧?”

  【刘佳仪】假模假样地了她一个眼神:“队友间的事情,怎么能叫撺掇呢,我只了猴子一点合的建议罢了。”

  刘佳仪:“……”

  果然她能干来的事。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