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 阴山村_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卡米小说网 >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 第352章 阴山村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52章 阴山村

  红灯笼挂在低矮的墓道内壁上,被从里面吹出来的湿热暖风拂得左右摇动,艳红的灯光随着灯笼在潮湿的墙壁上来回晃,在墙面上映出许多高矮不一的影子,宛如皮影戏般照在墙面上。

  这些影子的动作僵硬呆板,彼此之间伸头探耳似乎在交谈,发出那种白柳刚刚听到悠远模糊的话语和脚步声,随着灯光一摇一晃变动位置,往主墓室里走去。

  主墓室入口的两边在灯笼的映照下,一左一右立着两个恭敬弯腰的影子,似乎是在迎接宾客,这两个影子这黑漆漆的眼睛部位是空的,在影子的脸部上灵动地转来转去,好似在打量入口处的人,或者说影子。

  影子的嘴唇处缓缓张开一道裂口,那诡异又尖利的声音再次从墙面里传出:

  “有客两位来贺喜,请进主厅!”

  但墙壁上有这么多影子,墓道里却空无一人,只有影影绰绰的红光在晃动,光暗交错间是不停变换动作形状往里走去,在墙面上变得愈来愈清晰的影子。

  入口处的那两道迎宾的影子在催促了两次之后,白柳还是没动,笑成月牙状的眼睛上扬转下沉,原本大笑的嘴巴也收敛也不见了,只剩两个红窟窿般的光圈眼睛盯着白柳。

  影子原本站在墙面上的脚诡异下沉了半只,诡异地弯折到地面上,离白柳站定的地方越来越近,它声线尖细地催促了第三次:

  “有客两位,请进。”

  白柳垂下眼帘,抬步向里走去,牧四诚紧跟其后。

  守着入口那两道影子揣着双手,弓着半身,转动眼睛目送白柳进入了墓道,嘴巴的地方缓慢的裂开了一个巨大的弧度:

  “贵客来,主宾迎客!”

  白柳一走进墓道,墓道两边的影子往里行进的步伐和喧闹的交谈声都瞬间停止了,这些影子纷纷站定,用映着红光的眼睛沉默地注视着进来的白柳和牧四诚。

  这些影子大大小小,形态不一,有挽着发髻的女人牵着双辫的小女孩,有撑着拐杖的驼背老人,还有穿着短打马褂的中年男人,皆一言不发地站在墙里,盯着白柳缓慢向主墓室里走。

  牧四诚看得头皮发麻,他凑近白柳,压低声音询问:“这些影子是什么?你不是说阴间只有活人有影子吗?”

  “活人可以在阴间照出影子,但阴间不是只有活人能照出影子。”白柳目不斜视地往主墓室里走。

  “影子是人的三魂七魄聚形之后被光印在实物上形的一种影像,影子的本质和镜子里的照出的我们是一样的,所以民间和道教都有鬼没有影子,鬼印不出镜子的说法,因为鬼的三魂七魄不全。”

  “有形而无影,为魂所化,有影而无形,为魄所化。”

  白柳用余光扫了一眼墙壁上的影子:“这些影子应该是那些死掉,但是被困在这里永世无法超生的阴山村人的魄。”

  牧四诚环顾四周这些影子,打了个寒战:“……所以这些影子只是魄化的,比起外面的魂化的殉桥鬼僵尸什么来说,没什么伤害性吧?”

  白柳收回视线:“《茅山邪术》描述的是,【人之魂善而魄恶,人之魂灵而魄愚……魂在,则其人也;魂去,则非其人也。”

  “世之移尸走影,毕魄为之,惟有道之人为能制魄。(注1)”

  牧四诚吞了一口口水:“……这话什么意思?”

  白柳简单解释:“意为魂是善良的,魄是邪恶的,魂是有灵的,魄是愚昧的。”

  “有魂在,这个鬼还可以称之为有人性存在的事物,而一旦魂完全消散了,这个鬼就连一点人性都没有了,这个世间最厉的鬼都是魄化的,只有道法高深的人才能制裁魄。”

  牧四诚情不自禁地吐槽:“不是吧?!就外面那些魂化的殉桥鬼僵尸什么的,还算是善良有人性了?!”

  白柳平静回答:“和魄比起来,的确是。”

  墓道里的灯笼红光越来越盛,不知道什么时候,牧四诚发现两边的影子开始缓慢地行进了起来,它们被红光映照出的双眸丝毫不转动地盯着白柳,脚下行走的步伐幽浮虚幻。

  影子的嘴巴裂开大小不一的红缝隙,彼此贴在一起窃窃私语,说话声十分模糊,就像是隔了一层墙在听隔壁邻居说悄悄话,隐秘又聒噪。

  牧四诚完全听不清楚它们在说些什么,但那绝对不是什么好话,因为这些影子看向他们的视线让牧四诚感到一种挥之不去的恶意。

  正当牧四诚看这些影子看得后颈发凉,皱眉出神地问:“这些影子,是不是越变越矮了?”

  白柳拉了一下牧四诚,让牧四诚走到了自己的正后方。

  “注意脚下。”白柳淡淡提醒,“这些魄作为影子被困在墙里,现在都没有袭击我们,应该没办法脱离墙面主动袭击我们了,但它们的影子可是能碰到我们的影子的。”

  牧四诚下意识低头,惊悚地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些影子的脚已经从墙上慢慢地下滑到地面上了,并且还在离他们的影子越来越近。

  难怪他刚刚看这些影子越来越矮了!!

  墙上的影子似乎知道自己被发现了靠近的阴谋,齐齐地裂开嘴一笑,几乎一模一样的笑面红口同时出现在不同的男女老少影子上,同时还伴有不同声线的嬉笑声从墙面里传出。

  牧四诚被吓得立马开始在白柳身后走直线正步,尽量让自己的影子居中离这些魄远一点。

  白柳斜眼用眼尾余光扫了一眼牧四诚映在地上的影子,淡得几乎看不出了。

  没有影子,说明现在的牧四诚已经快魂魄分离了,才会照不出影子。

  而这边的牧四诚是有人性而无影子的,那么这边的牧四诚就是魂化的,那么留在牧四诚身体里的东西,不言而喻,自然就是魄了。

  魄是没有人性,只有恶性的。

  事情变得稍微有点麻烦了,魄这种东西只有正法的道术才能降服,但白柳这些没有正法,只有邪法。

  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了。

  白柳走到墓道的尽头,推开一扇狭隘褪色的红双木门。

  墙上面的影子一边用那种让人头皮发紧的垂涎目光看向白柳,一边互相恭维着大笑进入了木门内。

  白柳也领着牧四诚走进了木门。

  一进木门,一直低矮的墓穴场景顿时敞亮了不少,墓顶高度比之前翻了好几倍,看起来得有两三层楼那么高了,主墓室的装修是按照旧时大宅正厅仿制的,到处点着红烛白烛和灯笼,几乎能称得上是灯火通明。

  鱼贯而入的影子们在墙上四处游荡,墙上绘制了不少宴请宾客的场景,和影子们高谈阔论,嬉笑打闹的声音恰如其分的应和,当然,要是这些影子不直勾勾地盯着白柳看,他会更加诚心诚意地祝福这个热闹的宴席。

  正对木门以某种规律放置了七张八仙桌,八仙桌上蒙着厚厚的灰尘,但隐约能见到八仙桌上的奇门八卦图案,八仙桌的桌子脚被金色的钉子钉死在地面上,无法移动。

  八仙桌的周围一圈放的不是桌椅板凳,而是一具具竖着立起来的棺材,这些棺材都被打开了,只剩下一个空荡荡的棺材盒子,地面上竖七横八地随便堆放着棺材盖子,棺材上还缠着红线。

  棺材的内部腐朽得非常严重,还在往下滴水,头部的位置镶嵌了一面铜镜,和白柳之前在庙里看到的那个新娘棺材差不多。

  白柳走上前去,他绕着这些棺材行进了一圈,蹲下来仔细地摩挲了一下棺材盖子上的红线:“断口上没什么灰,刚被扯断的,里面的尸体应该还没走多远。”

  然后白柳站起身,他一具一具地绕过这些棺材,口中还轻声数着:“1,2……33。”

  “只有33个空棺材。”白柳环顾一圈,“少了16个。”

  牧四诚远远地站着,他一看这些棺材就瘆得慌,根本不想靠近:“你怎么知道少了16个?”

  “这应该是个以七为极数做的阵法。”白柳指了指这七张八仙桌,“纸人赶尸的僵尸,桥上的殉桥鬼,我们在庙堂里守的棺材都是七个,按照这个规律来,这里每张八仙桌对应的也该是七个棺材。”

  “从地上的灰也能看出来。”白柳示意牧四诚看向地面,“这些地方上的灰不重,还有拖拽的痕迹,应该原本也是放了棺材的。”

  “这16个棺材应该就是被我们路上遇到的那些伥鬼被搬运出去了。”

  白柳若有所思:“但这些伥鬼原本就是因为墓主人而形成的,它们应该也只会听墓主人一个人的命令,而这个阵法应该也是墓主人百年之前布置的。”

  “为什么这个墓主人要百年之后,让这些伥鬼将这些新娘棺材搬出墓穴,破坏自己百年之前煞费苦心布置下的阵法呢?”

  白柳垂眸搓了搓自己手上的灰尘:“明明只差一步,他就能汇聚阴气,将自己练成绝世阴尸出世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