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阴山村_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卡米小说网 >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 第338章 阴山村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38章 阴山村

  人头似乎注意到了白柳他们的目光,卡顿着转了过去,和紧挨它的牧四诚来了一个面对面。

  牧四诚死死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叫出声。

  那人头面色雪白,面部诡异地连成一片,就像是石膏雕像的雏形,只能看到脸上有一些大致的凹陷和起伏,没有具体的五官。

  正当牧四诚以为这东西没有眼睛鼻子嘴巴的时候,这人头在嘴巴那个地方就像是被人用刀划拉了一下般,裂开了一道血红的口子,这口子一直裂到耳后,里面长满尖锐獠牙,一种浓郁的血腥恶臭气息扑面袭来。

  它伸出长满倒刺的舌头,似乎准备舔牧四诚一下。

  白柳眼疾手快地把牧四诚往后扯,直接躲进了床下,让这人头没舔到。

  这人头偏了偏,慢慢地从床下爬了下来,它显露出了身躯,一根极其歪曲的,波浪状的脊柱上长着四肢,它并用地匍匐在床底外面,正用那张没有五官,只有嘴巴的脸歪着头,静静地看着床底缩在角落里的这两个人。

  牧四诚紧紧地攥住白柳的手,他已经吓出了一身冷汗。

  “这东西没有眼睛鼻子耳朵。”牧四诚极其小声,几乎是用气音和白柳耳语,“是不是发现不了我们?我们等下可以悄悄地……”

  白柳没有回答牧四诚的话,而是和那个没有五官的人头对视着,他缓慢地伸手在床底捡了一个小石块,擦过抬手扔了出去,打在那东西的脸上。

  床外的那东西猛地睁开了双眼,也是如张嘴一般,在眼部裂开了两条血红的口子,眼珠子在里面滴溜溜地转着,最后直勾勾地盯着床底的白柳。

  牧四诚差点没被吓个半死:“你干什么!”

  白柳平静道:“给你证明一下它有眼睛,你想当着它的面悄悄地逃跑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这东西是一种伥鬼。”

  牧四诚惊恐地看着外面那东西:“伥,伥鬼?”

  白柳不徐不疾地解释:“为虎做伥的故事听过吧?简单来说就是被某种东西杀死的人变成了鬼,反而会帮助这东西寻找猎物。”

  “阴山村里这里这么多淹死的人,这些淹死的人会化成水鬼,而水鬼会找替身的。”

  “正常来说,水鬼找了替身就会投胎转世,但阴山村这里的水鬼哪怕找了替身也投不了胎,依旧被困在这里,这样一来,这些水鬼再怎么找杀人吃人也变不了人,那些被水鬼吞吃替身也会化成鬼,人活着会害怕杀了自己的人,鬼死也会害怕生前杀死自己的鬼,所以这些鬼会供水鬼驱使。”

  “吃人而非人者,是曰为虎,为虎而作伥者,是曰为伥。”

  “我怀疑这东西是被阴山村这里的人死后化成的水鬼抓进来当了替身的无辜过路人,化成了伥鬼。”

  白柳看着床外的那东西:“伥亡而忘却人形,会变得不人不鬼,但在为虎作伥时,这些伥鬼需要假装自己是人引诱过路人进山,所以这些伥鬼又会变得像个人,比如现在。”

  床外的那个扭曲的人形怪物在睁开眼睛看到床底的两个人的一瞬间,突然扭着脖子动了起来,歪曲的脊柱发出骨节交错的咯吱咯吱的声响,扭转的四肢也正了回去,它慢慢地,一边变形着,一边站了起来。

  牧四诚只能看见一双弯折的小腿从外翻缓慢地变成了内翻,变成了一双正常人的小腿,然后脚尖从背对床底转为正对床底,又轻轻地踮了起来,留下了牧四诚他们在屋外看到的那种只有前脚掌的三角形脚印。

  一双苍白的手轻柔地把住床的边沿,一张笑意盈盈的女人面容弯腰从床底露出,她温柔可亲地对床底的牧四诚一下一下地招手,脸上的笑阴气森森:“出来啊。”

  “来我家做客怎么躲在床底,出来啊。”

  那女人面如常人,五官俱全,说话的声音亲和力十足,就像是真的欢迎邻居来做客的一个普通妇人,离奇的只是她那一双眼睛,只有眼白。

  牧四诚看得起鸡皮疙瘩:“它当着我的面从鬼变成人来骗我!凭什么认为我会上当!”

  “可能以为你不太聪明,比较好骗吧。”白柳说。

  牧四诚无语地看白柳一眼:“你怎么知道她是伥鬼?”

  白柳回答:“《茅山邪术手抄本》上有记载。”

  牧四诚现在也觉过味了,他看了一眼床外一直没进来的伥鬼,好奇问道:“你怎么知道她不会进床底?她可是从床底爬出来的。”

  “因为我看到了这个。”白柳让开身体,让牧四诚看向他的身后。

  白柳的身后的床底有一个约莫能容许一个成年人进出的塌陷土坑洞,旁边放了一个折叠的塑料坐标,上面写着【7】,下面写着【xxx大学考古队留】。

  牧四诚愕然地看着那个坑洞:“这是?”

  白柳举起坐标,目光看向漆黑灰暗的坑洞里:“这应该是考古队发掘出古墓的其中一个坐标点,下面通古墓。”

  床底外的女人还在踮着脚走来走去,时不时弯下身体用那双没有眼珠的眼睛看他们一眼,但一直没进来。

  白柳看向床外:“这伥鬼应该也是从这个坑洞里爬出来的,这说明它饲养的【虎】就住在这个坑洞里,伥鬼一般畏惧【虎】,它不敢进来。”

  “而且我们也在【虎口】了啊!”牧四诚欲哭无泪,“都送到虎口了,她也没必要抓我们了!”

  白柳收回目光,趴下去,准备往坑洞里走。

  牧四诚死死摁住白柳的肩膀,他看着那个黑漆漆的坑洞,里面飘出来的陈腐味道让他直打哆嗦:“……真要下去啊?”

  白柳回头,见牧四诚吓得整个人缩成一团,难得安抚性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要是实在害怕,你也可以往那边走。”

  白柳指了指床外面,那个女人正好低头来看他们,面上是似人非人的诡异笑容,声调柔软:“出来做客啊,小弟弟。”

  牧四诚:“……”

  牧四诚眼泪汪汪地跟着白柳往坑洞里爬。

  坑洞很狭窄,白柳这种身材稍微瘦削些的双肘撑起,还能慢慢过,像牧四诚这种身材大个的,只能打着转往里滚着蠕动。

  越是往里蠕动,牧四诚面上越是死寂凄凉。

  这通道太小,要是等会儿墓里面出了什么事,他跑都跑不掉,会被卡在通道这儿!

  白柳举着手电筒往里打光,坑洞往里延伸的甬道宛如永不见底,牧四诚感觉他们已经往里爬了一会儿,周围除了越来越潮湿,稍微宽敞了点,并没有明显变化。

  “牧四诚。”走在前面的白柳转过头来,“你走前面,我手机电量不多了,等会儿出来还需要打光,现在用你的摄像机的夜间模式探路。”

  现在的通道宽敞到足够白柳和牧四诚他们两个前后交接了。

  牧四诚打开夜间模式对准甬道深处的时候,打了个寒颤。

  摄像头夜间模式是荧绿的屏幕,周围黑漆漆未知的一切被摄影在一个绿莹莹的小屏幕里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牧四诚觉得更阴间了。

  牧四诚颤着声音问:“白柳,我们爬了多久了?”

  白柳看了一眼手机:“快一个小时了,现在十点过了,等下出来得快点,不然等天黑更危险。”

  牧四诚发毛,他小声嘀咕:“正常的考古甬道,有这么长吗……”

  但嘀咕归嘀咕,出于不想面对床外面那个伥鬼的心态,牧四诚还是硬着头皮举着相机往里跑,他盯着相机里的画面,突然顿了一下。

  “白柳……”牧四诚僵硬地转过头来,“刚刚这个通道动了一下。”

  在相机绿色的屏幕里,牧四诚清晰地看到了这个通道左右晃动了一下,就像是两边有什么东西爬过一样。

  白柳不为所动:“嗯,我之前看到了。”

  牧四诚意识到白柳完全不把这变化当一回事之后,伤心欲绝地继续往里爬了。

  相机里的通道晃动越来越频繁,牧四诚能感觉到那些从周围爬过的东西离他们越来越近,他甚至都能听到声音。

  咚咚咚…咚咚咚…

  这声音牧四诚熟悉,他昨晚刚刚听到过,是有人正在棺材内敲击棺材盖的声音。

  现在的通道宽度已经足够让白柳和牧四诚并排爬动,白柳扫了一眼牧四诚举着的摄像机,突然捂住牧四诚的口鼻翻转到通道的一边。

  白柳冷淡警告:“等下别动,有东西在往外爬。”

  牧四诚宛如一座冰雕,一动不动地举着相机。

  远远地,有人用手脚刨动泥土的声音传来,淅淅索索的,牧四诚屏息举着屏幕,他眼睁睁地看着绿色的屏幕里,黑暗中,突然出现了一个手心和手背完全长反了的手臂伸入了相机画面。

  一张看不清五官的脸出现在了相机内,头以一种诡异的角度歪斜着,脊柱长在肚皮上,背上反而是软肉,随着爬动一晃一晃,膝盖完全内折,用一种牧四诚完全没有办法用言语形容的姿势从他面前爬了过去。

  当这伥鬼完全走过牧四诚面前,牧四诚刚要松一口气的时候,他瞳孔猛地一缩。

  这伥鬼背后还拖着一具棺材!

  这棺材被伥鬼拉着往外拖,内部不停传来咚咚咚,咚咚咚的声响。

  在路过白柳他们的那一瞬间,这咚咚咚的声音突然停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