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密林边陲白柳俯下身,给了他一个吻……_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卡米小说网 >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 第274章 密林边陲白柳俯下身,给了他一个吻……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74章 密林边陲白柳俯下身,给了他一个吻……

  丛林中的刘佳仪和唐二打眼睁睁看着黑桃行云流水地抱走了白柳:“????”

  么情况?!

  唐二打和刘佳仪二话不说地跳了出来,个人目光一对,迅速地朝着黑桃消失的方向滑过去。

  丛林密集的宽叶植株和茂盛的矮灌木让后面的人追击起来相当困难,加上黑桃离谱的移动速度,他很快和后面追击的人拉开了距离。

  但被劫掠走的“尸体”白柳丝毫不慌张,他闲适地拖着下颌,一颠一颠地趴在黑桃肩膀上,脸上一点表情没有。

  白柳就有点想知道,黑桃底么时候能反应过来他不是一具尸体?

  很快黑桃敏锐地看了掩映在许植物下的一座简陋的丛林帆布帐篷小屋。

  这个小屋头顶上耷着伪装的藤条,周围堆着不少尸块,尸块只用沙土盖了一下就没管了,旁边还有一些用沙袋和水泥半堆叠起来的堡垒,一看就是负责清扫战场的小兵在这个丛林里休息的临时据点。

  黑桃堂而皇之地把这个刚刚被他发现的据点占为己有了,他抱着肩膀上的“尸体”用膝盖顶开了小屋的门。

  小屋只有一张摆放得很近的钢架床,丢在墙角的一些地雷和手榴弹空壳,可能是在翻找尸体的时候发现的,随手拿了回来。

  一些沾染了血迹的破烂制服,个铝制的漱口杯挂在墙壁上,床下有个『露』出来半截打开了的医疗箱,原本放着抗生素『药』物的格子空了,可以看得出来屋子的主人走得匆忙,应该是拿着『药』物去救人了。

  搜救小兵有时候也负责处理一些简单的外伤。

  黑桃随意地把自己胳膊下夹住的那个脑袋没有的尸块丢在一边,正准备丢自己肩膀上这个的时候。

  白柳终于开口了:“原来大名鼎鼎的黑桃,就是靠着抢队友的尸体获得游戏胜利吗?”

  黑桃原本准备甩开尸体的动作一顿,迟疑了下才卡住尸体的腰把白柳平举起来放在床上,凑近观察白柳涂抹在了泥泞下的脸。

  因为看不清,黑桃还用手掌擦了下,用的力不小,把白柳的五官擦得扭曲了一下,才『露』出白柳泥巴下原本白皙的脸。

  个人这个时候靠的有些近,黑桃专注地凝视着白柳,试图仔细地辨认他是谁,似乎下一秒就贴上来了。

  白柳后仰拉开距离,错开眼神,看向房角落的脏衣服。

  “哦。”黑桃全无觉,恍然道,“是,上轮游戏的白柳。”

  然后这人认真地点点头:“嗯,我有时候会抢队友的东西来赢游戏。”

  黑桃毫无羞耻之心地当着白柳的面承认了自己的罪行,还问白柳:“这样不可以吗?”

  白柳:“……”

  不知道为么,一时之有些微妙怜悯这家伙的队友。

  谢塔玩游戏的时候,也是完全不按规章制度来的,有时候甚至会一脸真诚地反水捅队友阵营的他一刀……

  这点倒是保持良好,一直未变过。

  白柳抿了一下唇,眼眸一沉,转过头去平视黑桃,脸上却带出了一点细微的笑意。

  只是这笑意未达眼底,白柳的音冷淡至极:“我倒是不喜欢对队友下手的人。”

  白柳从手套中反手用指夹出一张灵魂纸币,灵魂纸币上赫然是唐二打的脸,他瞬启用了唐二打的系统面板里的个人技能,抬手就从后腰上抽出了一把枪,眼看就上弹匣。

  黑桃眼疾手快地把白柳的枪摁了回腰带,他本能地想抽出鞭子对决白柳,但一想逆神之前对他痛心疾首的指控,以及很有可能面临三次输游戏的惩罚,黑桃不由得犹豫了一下。

  而就是这顷刻犹豫,白柳手腕下压,转动着从黑桃的手里抽出了枪,行云流水地咔哒一卡上了弹匣,对准黑桃的心口就是一枪。

  黑桃流利地侧躲过。

  子弹砰的一打在了帐篷上,漏出了一束微光正落在白柳漆黑的眼眸上,那眼神冷且平静,在光下没有几分温度,就像是蕴着无穷负面情绪。

  黑桃不由得怔住了一瞬,他感觉这个人好像……在生。

  这种生比任何黑桃遇见过的玩家产生的情绪带给他的威慑力强,他下意识地想和白柳拉开距离。

  但白柳没有给他退路,在意识黑桃不会轻易进攻自己之后,他腰部下沉,顺势用双腿勾住了黑桃的腰部把他圈拢,拉过来。

  同时枪口在黑桃拉过来落入白柳怀里的那一刻,就被白柳以一种拥抱的姿势从背后瞄准了黑桃的心脏。

  黑桃躬前压躲开从背后而来的这一枪,并把白柳压在了床上,同时反手拉开白柳卡住他双手,夺走枪支。

  白柳被黑桃压在下,呼吸急促,黑桃钳制住白柳的双手摁在床板上,居高临下,不解地问:“为么一定瞄准我的心脏?”

  “是因为上一轮游戏里,我夺走了的心脏吗?”黑桃困『惑』,“但我还给了,我拿走的是怪物的心脏。”

  “我只是觉得,如果一定挖出自己的心脏毁灭。”白柳抬眸望着他,微笑回答,“不如让我亲自来挖。”

  “——毕竟我想挖出的心,也想了很久了。”

  语毕,白柳就像是魔术师甩扑克一样,从自己的手套里又夹住了一张全新的灵魂纸币,纸币上是公会里一个成员的脸——他的技能是一把锋利的短刀。

  被黑桃夺走的□□消失了,取而代之出现在白柳手里的是一把短刀,他双膝跪在床上,挺腰直立,挥刀出鞘,『逼』退了压在他上的黑桃。

  但就算黑桃退了,白柳手中的刀势也未曾减弱,而是闪着一层凌厉的寒光直刺黑桃的心口。

  黑桃下意识抽出了鞭子来挡了这一下。

  白柳脸上笑意越发浅淡:“我还以为会一直不出鞭子呢。”

  “的鞭子呢?”黑桃注意白柳一直没有出过自己的武器,和他一样。

  白柳掀开眼皮,轻描淡写:“在上个游戏被给毁了啊。”

  说着,白柳一脚踩在钢架的四个支撑脚上借力翻下压,刀狠狠地劈在黑桃竖立在前格挡的一捆鞭子上。

  刀柄刺啦划出一道耀眼的火光,眼看是刺不进去的,但白柳却并未减轻用力,反倒是转刀劈,硬生生地用刀尖在鞭子和鞭子之翘出了一条缝。

  黑桃不冷不热地扫了白柳一眼,他收紧小臂肌肉,内卷鞭子,竟将白柳『插』进去的刀卷成了片挟裹了进去。

  ——这边是顶级技能武器对低级技能武器的压制,原本坚硬的刀锋在黑桃的鞭子作用下,柔软得如同泥片。

  白柳并没有收回刀,而是顺着被卷进去的刀往里继续伸,左手指夹住唐二打的灵魂硬币,次载入了唐二打的系统界面,将技能武器更换了。

  这个普通会员的技能武器的确不足以对抗黑桃,但白柳原本就不指望用这个来对抗黑桃。

  这刀只是用来开路的,真正起作用的,是唐二打能撑得住黑桃鞭子的技能武器——枪。

  白柳的目光下移。

  刀已经彻底地被卷进了鞭子之的缝隙里,形态突发生了改变,变成一柄坚不可摧的玫瑰左轮,而被卷进去的刀猛地变幻成了枪口,在鞭子的绞杀内撑开一道通路,直直地对准了黑桃的心口。

  白柳漆黑的眼睛注视着黑桃,他没有丝毫迟疑地扣下了扳机。

  “——砰!”

  子弹『射』进黑桃的胸膛,从他的背部穿出来,拉出一条干脆利落的血线击中地面,染血的空弹壳砸在地上,清脆地弹跳了下。

  黑桃被子弹的巨大冲击力带得往后退了半步,脸上还有种没有反应过来的茫然,血『液』从他的胸前涌了出来。

  白柳并没有收手,他脸上么情绪没有地把黑桃推倒在地,半蹲在黑桃旁边,然后垂手举枪,对着黑桃的心口又开了好几枪。

  “为么不还击?”白柳看着倒在血泊里的黑桃,平静地询问,“就像上一个游戏那样,掏我的心。”

  “不是很擅这个吗?”

  黑桃侧过头来看白柳,发丝浸没在血『液』里,音还是稳的:“——因为攻击会被惩罚。”

  “是因为这个在生吗?”黑桃问。

  白柳脸上情绪非常罕见地浮现了一瞬。

  但在黑桃确定这情绪底分属于那一类之前,就被白柳滴水不『露』地收敛了回去。

  白柳垂下眼帘看着黑桃心口汩汩冒出的血『液』小喷泉一样外涌,白柳张开五指,把手放在黑桃心前那个创口上,血『液』从他纤细白皙的手指缝隙里往外流淌。

  温热又冰凉,微微黏稠,像强酸和燃油混合在一起的『液』体质感。

  “我以为的血也是冷的。”白柳转过头去望向黑桃,“没想还有点温度。”

  白柳沾着血的指尖顺着黑桃的心口一路往上滑动,最终抚开了他的额发,他注视着黑桃的眼睛,有片刻失神。

  黑桃的眼睛也是黑『色』的,和白柳的不见光的纯黑不同,他的黑仿佛放在漆黑不见光房子里的一颗玻璃珠子,从一些不经意的角度看过去,会折『射』出一种很浅的银蓝『色』辉光,仿佛珠子里藏了另一个人的眼睛。

  “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为么遮起来?”白柳在这种怪异的场景里,突兀地提问。

  而躺在地上的黑桃也很配合他,回答了他的问题:“我觉得没有必向外人展示自己的眼睛。”

  他顿了顿,结合白柳的问题补充了自己的回答:“——除了,也没有人评价过这是一双漂亮的眼睛。”

  “是吗?”白柳抚『摸』黑桃的眼睛,俯下亲密地贴着他,“我很喜欢的眼睛,是银蓝『色』的。”

  白柳这句话语调说得很柔和,眼眸失去焦距,好像已经原谅的黑桃的过错,沦陷在他的眼睛里。

  但下一秒黑桃的呼吸就急促了,白柳化枪为刀,剖开了黑桃的胸膛,把五指并拢从创口『插』/了进去,捏住了那颗血淋淋的心脏。

  黑桃出神地想——是这样啊,这人似乎是很以牙还牙的类型。

  以他对白柳做了么,白柳也对他做么。

  如果白柳挖掉他的心脏之后,就能一笔勾销不和他生,倒也不是不行……

  白柳逐渐收紧自己握住黑桃心脏的手,他垂眸看着黑桃,忽然闭上眼睛附,同时收紧了自己的手。

  黑桃的瞳孔前未有地紧缩了。

  他的心脏在一瞬被捏爆,白柳温暖的唇齿贴在了他冰冷的唇瓣上,那是一种极端奇的感受,好像是他的心脏是因为受不了白柳这个突如其来的吻而炸裂开一般。

  白柳吻着他喃喃自语:“我讨厌,记住,我讨厌。”

  鲜血大量地从黑桃的体里流出,他『迷』茫地环抱着在亲吻后就蜷缩进他怀里的白柳,一时之黑桃觉得心脏受伤而感难受的人不是他,而是白柳。

  “还在生吗?”黑桃问。

  白柳没有回答,往黑桃怀里又缩了一点,他手里的枪没有收回,还抵着黑桃的心口,感觉随时能因为不爽给黑桃枪。

  于是黑桃困『惑』地,笨拙地拍了拍白柳的肩膀,说:“对不起,我下次不会这样了。”

  白柳静了很久,他终于放下了枪。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