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冰河世纪(完)但他的确救了白柳……_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卡米小说网 >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 第265章 冰河世纪(完)但他的确救了白柳……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65章 冰河世纪(完)但他的确救了白柳……

  黑桃手在穿过白柳胸膛那一瞬,那颗被白柳固定在血管上心脏从他背穿出滑落。

  不停跳动心脏在蓝黑『色』深海里坠落,白柳眼眸半阖,他知道这样做是无用,他控制不了自己伸出手试图去够那颗消失在深海里心脏。

  纤细手指在寒冷海水里无力地张合。

  黑桃抓住白柳肋骨将他往上提了一下,自己转身往深海追逐去,很显要去抓住那颗心脏彻底毁坏。

  白柳无神地张开四肢,缓慢地,被动地在这上提力下往上漂浮,去到了泛着细碎磷光海面。

  太阳沉寂在地平线以下,只一层隐约,宛如银『色』相框微光镀在无边无际海水边缘。

  冰川和浮冰,一个星球变冷又变热纪念品,或者说残骸,擦过悬浮在海面上白柳周围,顺着洋流远去。

  纯黑『色』天空没云,只流转着宇宙里无数星辰,它们散发着令人『迷』醉闪光,璀璨夺目,耀眼『迷』离,如碾碎了大克拉钻石,如散落在绒布上成串珍珠。

  如这个世界上一切奢华和令人流连忘返事物在破碎那一瞬间,绽放出心碎,又疯狂美丽。

  这种美丽被一片从东南天际抖动过来浅绿『色』轻纱遮掩了——那是极光。

  极光在夜幕里流转,荧光『色』泽飘浮得如同梦境开头廉价幕布。

  白柳眼眸半张,他精神值和生命值都下降得厉害,耳边就像是幻觉般,响起了艾德蒙沧桑劝诫声。

  【孩子,永远不要用真假去考验你心爱人,我也这样做过,我坚持做完了那个实验,我得出唯一结论就是——】

  【他们能辨别出来。】

  【怪物和人区别到底是什么,我现在也没搞白,就算它们和我们拥一样记忆,一样躯体,一样构造,就好像平行时空当中另一个我们,在爱我们人眼中,它们依旧不是我们。】

  【区开它们和我们到底是什么呢?】

  【我一开始做实验,是探究这些被生产出来怪物,是否可以通过图灵测验真变成无法被辨人类,它们到底和我们人类什么不同。】

  【如果相同,那我们人类真是人类吗?】

  【或许我们只是被放置在这个星球,这个游戏里同种怪物已,我们背负着被注入,来自于其他人记忆,是一种生产出来就要向战争与自我毁灭物种——就像是我上级要求我对这些怪物们做那样。】

  【这样一切都合理了,我白了一直以来在我身上,在我朋友身上,在我周围一直以来发生所不幸之事——因我们生来如此,一个比我们更高维度,或者用神来称呼他更贴切,他决定了这个世界命运就是如此残酷。】

  【如果不同,在机体,内核,记忆都相同情况下,这些不同到底从何来,连我们自己都无法辨真伪情况下,什么人能辨认出真实我们?】

  【泰山站人给了我答案,在你们身上,我一次验证了这个答案,我依旧不白什么。】

  【这不同到底从何来?】

  【在你们还没来之,这里来过许多客人,我都拿他们做过实验,他们些中途离开了,些永远地停留在了这里——这里每一个冰裂隙下,都藏着这些客人实验失败“尸体”。】

  【泰山站人一次又一次地抹除记忆,读档重来,无论来客人是谁,他们依旧能辨认出彼此,时候来客人也能辨认出彼此。】

  【什么?】

  【什么人能辨认出来,人又无法辨认?什么泰山站人一直可以辨认,来客人做不到这样恒定。】

  【我无法找出那个影响实验结果因素,所以无论我进行多少次实验,我依旧无法『操』控实验结果——直到我遇到了黑桃。】

  【他是我过,最快辨认出队友客人,他愿意和我交谈,并给了我答案——直觉。】

  【这是我听过最奇怪实验变量——如果我学生交给我实验报告上这两个字眼,我一定会让他羞愧得跳进罗斯海里。】

  【我在黑桃朋友——逆神记忆里看到了你,白柳,你会做出一个比我目做这个实验极端,疯狂一千倍实验——你会用自己上千个复制体做出一个无解局,去考验另一个人对你感知。】

  【我知道你会这样做,相信你也知道这样做果,你与我一样,还看一次,去验证一遍那个结果——】

  【这些白柳和你一样外表,记忆,内核,甚至于你都已经被异化成了这些怪物一员,就是怪物本身了——那黑桃还能找到你吗?】

  【感谢你终于让我知道了这个无解谜题答案。】

  【我一直以是作人类一去辨认怪物一,其实并不是这样,是作怪物一,无法给出人类那一要特殊情感回馈。】

  【虽然你已然是个怪物,你爱他,白柳】

  【所以你没办法把塔维尔心脏藏在其他“白柳”身体里,因那是一颗属于你心脏。】

  【你回应暴『露』了你自己。】

  【爱使你从怪物变回人,爱使你了弱点,爱使你被他攥住心脏,飘『荡』于深海,爱使你从千万个怪物里脱颖出,变成对黑桃言最特殊那个怪物。】

  【于是他发现了你。】

  【不要悲伤孩子,让你向命运不是命运,是爱。】

  【爱使你们别,终将让你们重逢。】

  冰面大块大块地融化离开,里面被冻着苍白怪物“尸体”漂浮在海面上,混合着碎冰从白柳旁边游过,他眼睫上凝结出很细碎冰粒,在极光下泛出荧绿光,海水从他空『荡』胸腔里来回冲刷。

  人从水底冒出,黑桃抱住白柳腰和膝盖,把好像已经无意识白柳抱起放到了岸边,他手里握着两颗心脏。

  一颗被捏得破破烂烂,还在微弱跳动,另一个被冻在一块冰里,鲜活得就像是刚刚从胸腔里取出来——这是黑桃从一个【白柳】身体里给挖出来。

  黑桃动作仔细地把这颗心脏给解冻了。

  “这才是你真正心脏。”黑桃垂眸看向一动不动白柳,把刚刚解冻心脏放进白柳身体里,“还给你。”

  白柳已经被艾德蒙改造过身体迅速地生长联合心脏脉管,单薄心口上肌肉皮肤顷刻愈合,原本冷僵胸开始出现缓慢微弱跳动。

  黑桃转过身,他拿出仓库里储备好燃油和强酸,动作没丝毫停顿地开始处理起了手上还在微弱跳动这颗心脏。

  在烈火烘烤和酸『液』腐蚀声中,心脏化成了灰烬。

  白柳被冻僵手指轻微地抓合,他漆黑眼里倒映着美丽夜空,什么也没。

  在另一颗心脏被处理到停止跳动一瞬间,白柳原本恢复了起伏胸膛停滞了片刻。

  仿佛他心跳也随着另一颗心脏彻底停止停止了。

  【系统提示:玩家黑桃毁灭最一块尸块,达成trueend线成就,全体玩家游戏通关,副本即将关闭……】

  雪原在身坍塌,白柳系统面板跳跃出来自动退出游戏,黑桃屈膝守在灰烬和仿佛已经死去白柳旁边,微抬头,望着这消融冰雪世界。

  等到他身侧白柳化作一阵光点消失之,黑桃才站起身,准备退出游戏。

  他也不白什么要等白柳退出游戏他才退出。

  这好像是一种根深蒂固,直觉般习惯。

  黑桃觉得自己似乎曾经很多次看着这个人退出游戏化作光点,然陷入漫长黑暗中,等待下一次游戏开始到这个人,所以他这次也这样做了。

  就像是一定要来这里毁灭所尸块一样潜意识直觉。

  黑桃依稀感觉到设计这个游戏人在利用这些尸块和心脏,准备用这些东西来永远困住白柳,让白柳一生以怪物姿态,冰冷孤独地生活在雪原中。

  这是很可能发生事情,刘佳仪甚至庆幸过和他们一起登入游戏人是黑桃。

  因其他人根本阻止不了白柳发疯。

  如果白柳和其他玩家一起登入游戏,发现了这里线任务就是毁灭尸块,只要一个玩家找到尸块毁灭,【trueend】线就被触发了。

  就算是杀死了这些玩家,杀死了艾德蒙,游戏也无法结束了。

  因游戏已经在【trueend】线上了,不出毁灭所尸块最结局,游戏是不会通关。

  白柳也可以直接退出游戏,那个时候游戏就会真实化了,会在现实里载入。

  在退出【冰河世纪】,白柳同样会进入现实世界里【冰河世纪】副本,本质和他待在游戏里没区别。

  现实世界,在已经知道毁灭尸块法情况下,永远地销毁这些粒子气象装置是不可避免。

  尸块绝对会面临被彻底销毁结局,会无数人尽办法去做到这件事。

  白柳深知自己无法永远和全世界敌,所以那个时候他才会做出留在游戏里选择。

  他用这样式阻止这个游戏结束,不让trueend到来,也不让游戏载入现实。

  可以说,这个游戏从头到尾都是特地针对白柳设计一个圈套,在白柳踏入这个游戏一瞬间,他面就只两个选择——

  ——要么永远变成一个怪物,留在雪原里。

  ——要么……毁掉塔维尔心脏,毁掉他心理上唯一情感,爱,与弱点,变得冷酷无情,变得残忍,不择手段,算计一切,然以赢家姿态通关游戏。

  让白柳从白柳变成白六。

  这就是幕之人一直在做事情。

  刘佳仪发自内心地感谢在这个游戏里他们遇到玩家是黑桃。

  因其他玩家根本阻止不了白柳要做事情,黑桃是赢过白柳能力,只要他赢了,白柳就不需要选择了。

  只要黑桃毁掉那颗心脏,白柳就不得不从雪原里出来。

  刘佳仪不知道黑桃一定要毁掉这个心脏执着和直觉是从何来,又是由谁赋予。

  虽然黑桃这种直觉对白柳来说很残忍,毁掉了对白柳很重要那个人心脏。

  他确救了白柳。

  因他彻底毁掉了白柳唯一弱点,让幕设计游戏那个人,也没办利用这个弱点。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