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危险异端处理局(90w+日)谢塔与……_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卡米小说网 >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 第146章 危险异端处理局(90w+日)谢塔与……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46章 危险异端处理局(90w+日)谢塔与……

  ————————

  与此同时,地下停车场。

  唐二打停车位旁边那辆车的车门被缓缓推开。

  一直守在后面的牧四诚三人下了车,他们非常快速但走到了那个电梯旁,看着唐二打进入之后快速下降的电梯最终停在了-4的位置。

  他们彼此对视一眼,刘佳仪用苏恙的工作证刷开了电梯,然后摁下了-4的按钮。

  刘佳仪的目光定格在电梯里不停闪烁的那个红『色』警报器上,牧四诚的脸『色』黑得都能『摸』灰了,木柯则是沉默着。

  “啧。”牧四诚吐出刚刚一直在车上听唐二打和白柳对话的时候,憋在胸中的一口浊气,”我等下能揍这个什么姓唐的一顿吗?“

  “他有说错什么吗?”刘佳仪不冷不热地反问。

  牧四诚被噎住了——某种道理上来说,这个姓唐的的确没有说错什么……白柳就是一个从头到脚,每一根头发丝都透着恶劣的家伙……

  但是就是……相当不爽啊!

  “不过他是对的又怎么样,我也很不爽。”刘佳仪的目光从警报器上挪开,她皱皱鼻子,脸上罕见地带上了点孩子气,”我会尽力给你争取时间,你把我的那份不爽也一起揍吧。”

  牧四诚怔了一下,然后勾起嘴角:“ok。”

  ——————————

  地下四层,白柳在不同的通道之间快速穿梭着。

  通道的两边都是造型奇特,上面写了编号的金属房间,都是差不多的画风,偶尔还会发出各种各种诡异的声响,在里面走久了就感觉像是走在『迷』宫里,没有地图要凭一己之力出去是很困难的事情。

  更麻烦的是每个拐角都有巡逻员。

  这些巡逻员虽然人少,但是排布很科学,这让白柳没有办法很顺利但地进入游戏,他进入游戏的过程总是被这些拐角突然转过来的巡逻员打断。

  这让白柳意识到了,这个巡逻布局很有可能就是唐二打特意设计来针对【玩家】的。

  在这些普通人的巡逻下,【玩家】很难轻易进入游戏。

  唐二打先是用【魔术空间】给白柳做了一个小笼子,等白柳从这个小笼子里逃脱出来之后,就会进入这些巡逻员布局下的,更大的一个流动的笼子。

  白柳贴在墙壁上,他调节自己的呼吸,准备试最后一次。

  白柳拿出挂链上的硬币准备进入游戏,但在他正准备召唤出系统的时候,他这条通道另一端的拐角一个巡逻员拐了过来,白柳不得不放下硬币,转身进入另一个通道。

  果然是这样,这些拐点的【巡逻员】相当于一个打断装置。

  白柳一边被背后的巡逻员追逐地匆匆快步跑,一边瞄了一眼左右房间的标号——1097,1096……

  白柳出逃的房间编号是006,现在已经到了一千多了,但他并没有看到整个过程的所有编号,感觉就像是走了一条直通某个房间的捷径。

  ……不是错觉,这群巡逻员在有意地把他往某个编号的房间赶。

  白柳的的脚步在又一次拐角停住了,他的目光停在了走廊尽头,他被赶往了一条死胡同。

  死胡同尽头的那个房间编号是【1087】。

  隔着监控看着这一切的唐二打举着通讯仪器,残酷地下达了命令:“各位巡逻员戴好呼吸面罩,我会开启防水模式,然后打开异端【1087】,名称【吞噬泉眼】的房间门,即将进入水下模式,各位队员请做好准备——”

  “——3,2——”

  白柳四面的房间金属门的小窗口接二连三地咔嚓合上,每个小房间的门下沉外推,严丝密合地组成了走廊两面光滑的金属墙壁,他对面的巡逻员正在给自己戴透明的呼吸面罩,通讯器里传来倒计时的最后一声响——

  “——1。”

  白柳身后【1087】的门被缓缓打开。

  清澈的,源源不断的泉水打着卷涌了出来,奔腾的洪流和水花倒映在回头的白柳的眼睛中,瞬间把他席卷。

  ——————

  电梯间。

  电梯里的监控他们一进来就被牧四诚给砸烂了。

  牧四诚有点紧绷:“这个基地内部有监控的吧?诶,我们需不需要躲一下监控之类的啊……”

  “进了基地没必要了。”刘佳仪语气淡漠,“我们的目的是潜入之后,速战速决带走白柳进游戏,躲避监控会拖延我们的速度,他们爱拍就拍吧,我无所谓。”

  木柯很快说:“我也无所谓。”

  “……『操』,但我还要期末考试的啊……”牧四诚有点郁闷,“被通缉了能不能在监狱里考啊,我不想补考……”

  刘佳仪就当没听见牧四诚的抱怨,看向这两个人:“我们再梳理一遍计划,我们不清楚里面的情况,也没有地图,为了避免被抓住,我们实行坐标跳跃机制,也就是如果有人要抓住你们,你们就进游戏。”

  “进入游戏之后你们就能获得一个登入的十二位的坐标号码,当我们三个同时进入游戏碰头的时候,我们彼此交换危险坐标,然后换坐标出来,然后往原来的坐标走,汇合,这样我们不会走散,还可以获得一条路径曲线。“

  “我们三个人从三个互相垂直方向进发,就相当于三维坐标轴的z轴,y轴,和x轴,我们往不同的方向确定不同的坐标点,然后和原来的坐标点连在一起,几次之后我们就能还原出一个完整的路径曲线。”

  刘佳仪用手在他们三个人之间绕着比划了一下:“建筑物都是有规则的,我们拥有了这个建筑物的大致曲线之后,我们就能还原一个大概的地图,听懂了吗?”

  “明白了。”木柯思索一两秒,“我记忆力很好,我可以帮助你们用坐标点还原整个地图。”

  牧四诚一脸木然:“……”

  这什么几把东西?!他高考毕业之后就没有学过坐标系了!

  刘佳仪斜眼看牧四诚:“你是不是没听懂?”

  牧四诚郁闷地低头承认了:“嗯。”

  电梯发出“叮——”一声到达的声音。

  刘佳仪转头冷静地看向电梯门:“不懂也没事,你跟着我的吩咐行动就行。”

  她转向正在打开的电梯门,沉下气下命令:“准备袭击,电梯门口一般都有守着的人。“

  电梯门缓缓打开,水涌了进来,刘佳仪眼疾手快地爬到了牧四诚的肩膀上避免被淹,她皱眉看着涌进电梯晃『荡』的水波。

  电梯门口留守的两个巡逻员探进头:“你们是被紧急征调来抓006号异端的第二支队队员吗?记得戴上呼吸面罩,正在用水捕捉——”

  他们的目光很快落在了刘佳仪这个很明显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小孩。

  “你们不是队员——?!”这两个巡逻员惊疑未定地举起了手中的通讯器准备报告,“报告,有人潜入了——!”基地地下四层!

  他们话音未落,就被牧四诚和藏在门边的木柯给勒住了脖子拖了进来,干脆利落地放到了。

  牧四诚拔下这两个巡逻员身上的衣服和面罩通讯器,递给了木柯,他们站在晃『荡』的,淹没了他们半身的水里艰难地换上了衣服,然后把这两个巡逻员穿上了自己的衣服,放进了电梯里。

  木柯摁下了-1键,这两个被敲昏的巡逻员穿着他和牧四诚衣服,神志不清地靠在电梯墙上随着电梯门合上上升。

  通讯器里传来质问声:“喂?!有入侵者是什么情况?!”

  木柯接过牧四诚递给他的通讯器接着汇报:“我们在电梯入口这里发现了两个身份不明的侵入者,我们立马驱逐了他们,他们正在乘坐电梯往-1楼逃窜!”

  说完,木柯关闭了通讯器。

  牧四诚背着刘佳仪从电梯里出来了,他甩了甩一手的水,拧眉看着这些已经快淹到他肩膀的水:”这些水是怎么回事?“

  “要更改计划了。”刘佳仪取下了自己的护目镜,她神『色』很冷:“有人在用水困白柳,我和白柳玩过一轮游戏,他对水有种很特殊的排斥『性』,我觉得很有可能是有人在用水折磨白柳让他交代什么,我们要快点了。”

  牧四诚的脸『色』也变了,他看向自己肩膀上的刘佳仪:”怎么快?“

  刘佳仪环视一周,她看着那些密闭的走廊上门互相贴合的缝隙:“有人把这一层改装成了一个密封的环境,然后放水来淹在里面逃窜的白柳,但这也让这种四通八达的走廊环境很像下水道。”

  刘佳仪低头“看着”看着晃动的水:“白柳应该就在这些下水管道的出水口附近,那么我们要找到他就更快了,不需要用之前更加复杂的坐标系方法。”

  “我懂了。”木柯反应很快,“用水流,对吗?”

  刘佳仪点头:“对,用水流。”

  “不是……”牧四诚屈辱地打断了这两个人的对话,“你们偶尔能说点智力值七十四的人能听得懂的话吗?”

  刘佳仪无语地说:“意思就是,我们可以通过水流的走向和声音,判断出水口的位置,然后找到白柳。”

  “怎么判断?”牧四诚还是没懂,“这个没办法精确定位的吧?这里水流看着很『乱』啊,又不是只有一条的小溪流……”

  刘佳仪随手把护目镜递给了牧四诚打断了他的话:“帮我拿着。”

  牧四诚一头雾水地接过了,然后刘佳仪猛吸了一口气,扎入了水中,不到一秒她又浮了起来,指向了一个方向,然后转头略有些嫌弃地“看向”牧四诚的方向,似乎并不想多花时间给这个憨憨解释这些。

  “在水里我能通过水声和水流方向判断出水位置。”刘佳仪做了一个跟我来的手势,“以及你们站的位置因为水流被阻,环绕你们形成回流,会有声音,我也可以靠这个判定前面有没有人。”

  木柯看向牧四诚,他怜悯地给还有点晕的牧四诚补充解释了一句:“就像是鱼通过腹部的体感侧线来辨别水流的方向。”

  刘佳仪点头:“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你怎么连这个都会啊?!”牧四诚惊疑未定地看向在水中起起伏伏的刘佳仪,“喂!这这是现实世界啊!你是人还是怪物?!这算是超能力了吧!”

  刘佳仪没有回答牧四诚的话,只是白了他一眼,转身就像是进入水的鱼一样自在地游进了水里。

  她会这个一个是因为她先天就看不见,她的感官会比正常人灵敏好几个层次。

  还有一个就是,她已经很习惯在水里像鱼一样生存了。

  小时候刘佳仪经常被自己的父亲丢进堰塘里『摸』鱼,为了『摸』到足够的鱼让那个男人大发慈悲地放过她,刘佳仪为了追逐那些狡猾的,在泥淤里钻洞游弋的鱼,渐渐进化出像鱼一样的感知能力。

  她一直很讨厌自己拥有的这个能力,但此时此刻是例外。

  ”无论是谁做了放水这个决定。“刘佳仪『摸』了一把脸,她甩开手上的水珠,身体在水中沉浮,语气平静又冷淡,”在他准备用这个水这个东西折磨白柳的时候,也方便了我这个瞎子利用水找到他。“

  ——————————

  “—148,149,150——可以了,排水。”

  【1087】的房间门闭合,走廊两面的墙壁松开,水从墙壁的缝隙里溢出。

  白柳呛咳着从水里脱力地浮出。

  他低着头跪倒在地上,弓起身子用力呛咳,白衬衫打湿后贴在他发颤的肩胛上。

  白柳肤『色』泡过水后会透出一种无机质的白,因为缺氧,他指尖甚至泛着青紫,胸膛也在剧烈起伏,长达三分钟的窒息体验让他彻底虚脱了。

  很快白柳瘫软了,他大张着口,目光涣散地仰面倒在地上,用肺努力地攥取来自不易的氧气。

  但是感觉好像这些氧气已经无法通过用力呼吸进入他的肺部了,白柳看起来像是快要休克了。

  “三分钟泡在水里的感觉怎么样?还习惯吗?”

  唐二打的声音从走廊尽头那个巡逻员手上的通讯器不紧不慢地传来:“据说这个世界上憋气最长的人能憋十三分钟,你想试试吗白柳?”

  “有让你想起什么不太好的回忆吗?”唐二打嗓音低哑,“想好了要怎么交代玫瑰干叶瓦斯的方案了吗?”

  “死亡根本无法让你妥协,你根本不怕死,所以我也不会用死亡来威胁你,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老实交代玫瑰干叶瓦斯的解决方案之后,我给你一笔让你满意的钱,如果你不反悔,老老实实做你该做的事情,我们不会再干涉你。”

  “第二个选择,那就是我把你和这个【吞噬泉眼】关在一起,我会每隔一分半钟到三分钟就给你排空一次水,你死不了,但你要一直一直地泡在水里,你应该对这种窒息感很熟悉吧?”

  唐二打意味不明地轻笑了一声,声调沉了下去:“毕竟当年私立福利院的院长,很喜欢这样教育你,你太坏了,你从小就坏得离奇,她想把你引回正途,所以经常这样教育你。”

  “可惜她无论用多么的严厉方式教育你,你都没有什么变化,也不会『露』出什么表情,你作为一个天生就喜欢折磨别人的人,白六,你应该很明白,教育这样的小孩,是让人很没有成就感的。”唐二打拖长了尾调,他平和得像是在给一个死刑犯做训导工作。

  白柳把手臂放在眼睛上遮住顶端灯光刺目的白『色』灯光,他呼吸渐渐微弱。

  唐二打继续说了下去:“于是她换了很多种方式,终于找到了你会挣扎的折磨的方式,那就是让你自己——”

  唐二打的话被打断了,是奋力挣扎的陆驿站的声音,他声嘶力竭地吼叫,想要盖过唐二打的声音,不要让他继续说下去:“别说了!!他已经忘了!!别让他再想起来了!!”

  但唐二打提高了音量,冷厉地继续说了下去,他的声音就像是一根锋利无比的刺,狠狠扎进了白柳窒息过后依旧空白昏沉的大脑。

  白柳罕见地皱起了眉,他下意识地排斥唐二打正在说的话,这排斥甚至让他的头就像是要开裂那样痛了起来。

  “你全都忘记了吗白六?!根本没有人把你摁进水里!是你自己不断地把头埋进去的!!”

  “因为有人替你干的坏事背了锅,有人为了保护你接受了那群老师的惩罚,但那群老师在惩罚他的时候失手了,他在不断地被压进水底的过程中,被折磨得淹死在了福利院的水塘里。”

  “他的身体沉在水底,你不断地把头埋进去看在水底的他的尸体,想要把他拉出来。”

  唐二打的语气沉到了底:“——白六你为什么怕水,你根本不是怕水,你是怕看到水里的尸体,你还记得他是谁吗?!“

  陆驿站用尽了全身力气挣扎,想要阻止唐二打,他的声音撕心裂肺:“别告诉他!!!”

  唐二打语气低沉:“他原名叫谢塔,但在这个时间线里,你却忘了他,把他当成了陆驿站。”

  “你还记得你被淹没下去看到的那张谢塔的脸,到底是在你身旁陪伴着你,还是在水底凝视着你!“

  “真的谢塔已经为你死了,你给我想起来!”

  谢……塔……?

  白柳在濒死的窒息感中,看到了一道耀眼炫目的白光。

  白光里闪过无数早已被白柳有意或者是无意逃避遗忘的记忆。

  记忆变成碎片在白光中纷至沓来,碎得就像是被人撕碎的画本一样,散成了一片一片,黑白的,或者是彩页的边角,上面有另一个被他遗忘的人的零碎侧影。

  然后在唐二打冷酷的声音里,这些原本模糊或者遗忘的记忆边角又在白柳的脑海里重新拼凑成了完整的,一页一页的图片,然后就像是人死前的走马灯般,开始在他的眼前,带着久远年月的噪点,一帧一帧地回放。

  人的记忆是会欺骗主人的。

  当你无法负荷记忆里面承载的激烈情绪的时候,记忆会很贴心地自动修正,让主人假装若无其事地用一份伪装品,平静地继续生活下去。

  通俗一点来讲,就是自欺欺人。

  记忆被自动地切割成了白柳可以接受的模样,储存在白柳的大脑里,不到最后一刻不会轻易地变回原来的样子。

  那个老实憨厚的陆驿站的脸在久远记忆的白光里被抹消,变成了另外一张,白柳熟悉又陌生的脸。

  那张脸骨架很美,但似乎总是让很长的,有些打卷的头发垂下来遮住他的眼睛,但『露』出来唇形依旧优美精致,是很引人注目的长相。

  他从被遗忘的记忆里偏过头来看向白柳,轻声唤他名字,白六,好久不见。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