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爱心福利院_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卡米小说网 >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 第121章 爱心福利院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1章 爱心福利院

  小白六目光凝下,他的一只手向后往白柳的口袋里放了什么东西,与此同时他另一只手抽出鞭子,然后迅速毫不留情地一鞭甩开。

  鞭子上的风荡出波浪般的涟漪,就像是汹涌的海浪般推开了畸形小孩的包围圈。

  在畸形小孩尖利的哭喊咆哮中,站在小孩身躯出来的尸堆上的小白六面无表情地垂下眼帘:“好吵。”

  他垂落身侧的手腕抖动,又是一鞭甩出,小孩堆被瞬间打散四逃,它们的哭喊越发凄厉。

  【系统提示:检测到异常行为,正在分析核心数据……分析完毕——玩家白柳副身份线已精神值清0异化完毕,应成为怪物攻击游戏玩家,检测到出现保护玩家异常行为……正在检测数据汇总上报中……】

  【系统提示:玩家白柳副身份线(已死亡怪物化)出现违背《怪物书》准则行为……启动怪物强制精神值校准程序——该怪物的身份线精神值为0,已彻底怪物化,无需校准】

  【系统警告:出现无法解释的怪物行为,该怪物处于精神值归0,但仍然保持理智可以做出一些合理行为,攻击防守数据未知,因精神值归0该怪物极有可能出现战斗力狂化攀升!

  【系统警告:请玩家们谨慎游戏,远离该异常怪物,尽快通关!之后系统会强行重置游戏消除异常数据!】

  小白六的行动速度极快,和开了牧四诚技能的白柳几乎不相上下,他们在甬道里飞速前进跳跃着,在几个呼吸之间就到了正在逃跑的苗飞齿和苗高僵的背后,小白六赤脚踩在墙壁上几个纵跳,旋身甩手,干脆利落地出鞭。

  在听到声音回过头来的苗飞齿的眼珠子的倒影中,能看到一个诡异的,面色苍白的怪物小孩拿着白柳那根除了判定一无是处的鞭子,对准他凌空劈下。

  如果是平时苗飞齿也就不甚在意的接了,因为他是用过白柳这根鱼骨鞭子的,这鞭子很奇怪,只有判定没有伤害,接了他最多踉跄一下。

  但在白六的鞭子要落到他身上的一瞬间,不知道是苗飞齿已经接近【死亡预知】的生命值让他提高了警惕心,还是多次游戏给苗飞齿留下的,无数次让他死里逃生的第六感直觉的警告——

  ——苗飞齿无比清晰地感知到,如果他接了白六这一鞭子,他有可能会死。

  苗飞齿闪身躲开这一鞭子,鱼骨的骨节就像是车轮擦着苗飞齿的脸滚着落下,两端的骨刺在苗飞齿的脸上轻微地擦出了一道血痕。

  鱼骨以一种不可阻挡的气势砸在地上,瓦砾顺着鞭子砸下的轨迹四处飞溅,地道昏天黑地地摇晃了两秒,在畸形小孩们越发让人尖锐的哭吼声中,小白六脸上没有任何情绪地把在地上砸出了一条长长坑痕的鱼骨鞭拖了回来。

  苗飞齿后知后觉地抬手摸了一下自己脸上的伤,他神色有些发怔地摸到了血从伤口里流出来——那是他和死神擦肩而过在他脸上留下的吻痕。

  这根鱼骨鞭到了白柳手里,就变成了完全不一样的东西,就像是被开过刃的绝世妖刀在最适合拥有他的人手中,小白六一手执鞭抬起眼皮看向苗飞齿的时候,让苗飞齿控制不住地想起了另外一个用鞭子也会给他如此浓郁的压迫感的玩家。

  黑桃,蜥蜴骨鞭。

  苗飞齿的食腐僵尸和黑桃的杀手序列团队打过一次团战,那是他们最好的成绩——黑桃一挑五,一分钟内结束了比赛,苗飞齿被免死金牌保护着登出赛场的时候,人都是懵的,他甚至还没来得及掏出双刀。

  当比赛结束的时候,黑桃握着还在滴血的鞭子,踩在苗飞齿的头上的时候也是用这种眼神居高临下看着他——就像是看什么没有意义的数据,踩死也不需要多给眼神的蝼蚁,不值得他多留意的平凡东西。

  “爹!!!”苗飞齿回头一边狂跑一边吼,“开防御跑!!别回头!!往外面跑!一定要躲开鞭子!!那根鞭子的伤害特别高!!”

  苗飞齿开了全速在疯跑,苗高僵咬牙开了防御,小白六不为所动地收鞭回来,然后又一次甩动整个上臂挥出鞭子。

  鞭子在极速运动之间带着闪闪的白光,宛如闪电般的圆弧地动山摇地劈在了地道里,苗飞齿直接被鞭子落下来砸碎摔飞的石头给埋了进去,而苗高僵则是被小白六瞄准了,虽然他在最后一刻勉强打滚躲过了,但也被鞭尾砸到了脚踝。

  【系统警告:玩家苗高僵生命值下降7,剩余生命值16,请玩家尽快离开危险场景!】

  【系统警告:玩家苗飞齿生命值下降1,剩余生命值9,请玩家尽快离开危险场景!】

  另一个出口的曙光照在因为被砸伤了脚踝,走路摇摇晃晃,一瘸一拐的苗高僵的脸上,他另一只手托着生死未知昏迷过去的小苗高僵,他的脚踝正在渗血,每一步走动都会留下一个血脚印,白六脸上没有丝毫同情或者怜悯,眼看他又要抽出鞭子甩过去,盯着的还是苗高僵。

  白六做事情目的很明确——他用鞭子准头一般,苗飞齿移动速度很快他不容易打到,那么干脆就先针对行动相对更迟缓的苗高僵。

  先弄死一个是一个,给白柳他们降低负担。

  苗飞齿抽出双刀呛咳着把自己刨出来,还没站稳就看到了白六又要对准苗高僵甩鞭子,苗飞齿咬牙甩出双刀,这弯成了上弦的刀在空中变成了两柄回旋镖,直直冲着白六而去,看起来似乎想要靠这刀打断白六的出鞭过程。

  【系统提示:玩家苗飞齿使用远程攻击个人技能(锁定回旋刀)】

  白六弯腰躲开回旋刀的同时,他目光冷然,手上的鞭子依旧要对准苗高僵挥出去,苗飞齿厉声喊道:“你回头看看!!我要杀的是你背后的投资人!”

  回旋刀果真越过白六往身后去了,小白六眼神一凝,他毫不犹豫地转身出鞭就勾住了一把回旋刀,但另一把还在往白柳那边旋转。

  白柳很沉得住气,他伸出猴爪准备去抓。

  但【盗贼猴爪】这个技能对上苗飞齿的攻击判定只有百分之五十了,白柳现在只要被攻击到就会死亡,小白六不能赌这百分之五十。

  白六瞬间放弃了继续追杀苗高僵,他咬牙飞跑伸手去抓那把往白柳那边飞的刀,在刀尖要已经旋到了白柳眼前的时候,白柳伸出猴爪握住了刀尖,而刀柄被飞跑过来的小白六死死抓在手里,他的胸膛有些起伏——虽然他已经死亡了,但死亡的时间不久,在白六情绪波动剧烈的时候,他会下意识模仿生前的动作。

  比如现在他如果有心跳,那他的心跳应该就很剧烈。

  苗飞齿乘着这点时间,飞快地拖着苗高僵和小苗高僵从教堂那边的出口出去了,小白六“呼吸”声有点急促,他握住的苗飞齿的刀渐渐变得透明自己消失了,应该是被苗飞齿召唤了回去——这也是为什么缴械不能没收道具的原因。

  个人技能道具和玩家绑定很密切,可以随时召回,也不会轻易掉落,只能通过刘怀那样的临终转交协议转交,所以一般缴械都是砍玩家双手。

  小白六回头看了一眼那个洞口,有点微妙地啧了一声:“一个都没杀到,亏你还给我开了杀死苗飞齿十万,杀死苗高僵二十万的高价。”

  他说完这句话就捂住嘴,皱眉呛咳着靠在了地道的墙壁上往下滑落着。

  小白六白得就像是瓷器一样的手指间淌出某种很奇异的,就像是内脏腐烂之后的黑色黏稠液体,里面还夹杂着一些内脏碎块。

  白柳蹲下来拍了拍小白六的肩膀:“就算最后苗飞齿不偷袭我,你这具身体,或者是尸体也撑不住了。”

  白柳用病号服的袖口擦拭白六嘴边不停往外流的,就像是血液的东西,但小白六已经没有血了,已经被抽干了。

  白柳用一种好像在叹息又好像在夸奖的语气对蜷缩起来的小白六说:“精神值归0异化强制爆发的状态对你的身体消耗太大了,你最后一次挥出鞭子的时候,我感觉你的状态就下滑的很严重了,已经很逞强了,你已经做得很好了,钱我会给你的。”

  小白六用黑漆漆的眼珠子看着白柳,他嘴里还在渗“血”,说话因为呛咳有点断断续续:“……我虽然已经死了,但你给我的钱,我不要冥币!”

  白柳:“……”

  你的关注点都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背后一直跟着的大小木柯扶着意识模糊的刘怀过来了。

  小木柯一看到小白六挤开了白柳这个讨厌的投资人,扑通一声跪在了他面前,眼泪流得比小白六的血还快,他伸出手似乎想摸一下小白六,但在触碰到小白六冰凉的体温的一瞬间,小木柯就像是这冷冰冰的温度灼烧了一般迅速收回了手。

  他的眼泪掉得更快了,哭得鼻涕都要流出来了:“呜呜,白六,你怎么样了?”

  “咳咳,还好,死得不算痛苦,刘佳仪给了我一个痛快。”小白六神色淡淡地说。

  听到刘佳仪的名字,意识迷蒙的刘怀勉强抬了一下头,他喃喃了两句刘佳仪,不过几秒之后眼神又涣散开,失去了焦距头低了下去。

  白六把眼神移了过去:“这是刘佳仪要救的那个哥哥吧?你们已经把人搞成这样了?以她那个报复心,她绝对会弄死你们的。”

  “不是我们想把他搞成这样的,这是生命值的下降和精神值暴跌之后的后遗症,现在这样都是我们一直喂精神值漂白剂保持的一个状态了。”木柯解释道,他有些无奈地苦笑了一下,“我们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我觉得不光是我们导致的。”白柳的目光对上了白六,他不紧不慢地说,“这不就是刘佳仪想看到的吗?她的哥哥终于如她所愿地为她付出一切,而且比起她先杀死我们来讲,她应该更会想法设法吊住刘怀的命吧?”

  白六定定地看向白柳,突然嗤笑一声:“这就是你当初把硬币给我的原因?为了让刘佳仪看到你把最重要的游戏管理器给了我,让她以为你们真的彻底放弃了【投资人】那一方的通关方案,然后让她以为她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也就是刘怀为了她彻底放弃自己的性命那样爱她,从而在逃跑的时候露出马脚?”

  白柳从自己的兜里摸出那枚硬币慢慢悠悠地戴上——这是刚刚在小白六追杀苗高僵之前,还给了白柳的东西。

  小白六的目光从那枚挂在白柳脖子上的硬币抬眸看向白柳的脸上,他很平静地问:“你见到我之后,有说过一句没有目的性的话吗白柳?”

  “你对我很重要这一句是。”白柳微笑着说。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