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爱心福利院_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卡米小说网 >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 第118章 爱心福利院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8章 爱心福利院

  小木柯抱住白六的头嚎啕大哭起来,但他只短促地哭了一会儿,就擦干了眼泪,小木柯站起来几乎带着一种凶悍和杀气恶狠狠地瞪着想要一个人偷偷离开的苗高僵:“你要去哪里?!白六死了我还活着,他把可以控制你的道具交给我了,你最好给我老实一点!”

  苗高僵转身过去准备偷跑的背影一僵,他缓慢地转过头来,小木柯满脸泪痕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那眼神看得苗高僵几乎发毛。

  小木柯咬牙:“如果你敢违背我,我就杀了你,我可没有小白六那么好心会给你留活路,你现在给我滚过来,把小白六背起来。”

  木柯说道这里看了一眼安静躺在地上的小白六一点血色都没有的脸,眼眶有些泛红,但是他强忍住了泪意,继续更咽地说了下去:“把他背起来,我不说丢你绝对不能把他丢下,你把他丢下我就杀了你。”

  木柯深吸一口气,他抬眼看向神像下那个受洗池——那下面是小白六告诉他的可以逃跑的通道。

  小木柯眼中含着泪光但无比坚定地说:“我们抽干他的血,拿着血去救他的投资人。”

  “动作快一点。”木柯忍不住想哭,但他最终还是没有再掉眼泪了,只是声音艰涩但却很冷静地说,“把白六的身体放进受洗池子里,我找什么东西加热一下池子里的水,不要让他身体的血……冷掉,那样就不好抽了。”

  ————————————

  周三,501病房,早上六点十五。

  白柳盯着自己的没有响的电话一会儿,最终把电话收了回来,他面色很平静地宣布了一个事实:“这个点还没有给我来电话,我的儿童应该死了。”

  木柯的脸色一阵惨白地看向面不改色的白柳,这人只有的生命值了:“那你怎么办?!”

  “有办法的,我预料到了这种情况的发生,虽然这的确是很糟糕的情况,不过我也准备了备用计划,不过就是危险一点。”白柳很平静地把目光挪到坐在病床边缘还没有回神的刘怀身上,“破局的关键在刘怀你的身上。”

  刘怀失神地抬起了自己没有焦距的眼睛:“我身上?”

  刘怀在遭遇了一晚上的各种动乱,生命值的极具下降以及精神值被压到十以下导致的后遗症,以及白柳给出的巨大信息量的刺激,让刘怀现在的精神状态即恍惚又不稳定。

  他的耳边似有若无的飘着刘佳仪呼唤他的,甜美的笑声,眼前的景物晃晃悠悠地旋转着,他似乎看到了空气变成泥泞,里面摆动着很多上不了岸的鱼,和一个脏兮兮的,藏在这些泥里的女孩,站在白柳的后面扶着白柳的肩膀,笑容灿烂地看着他。

  刘怀明白自己在经历精神值极具下跌的后遗症,这让他理解白柳的话有点困难。

  “破局的关键……为什么会在我身上?”刘怀茫然地低下头看了一眼满身血污没有双手的自己,他露出一个很奇怪的,茫然的表情,“我应该快要死了吧?”

  白柳声音很淡地说:“对,你看起来的确是要死了,但刘佳仪绝对不会轻易让你死的,所以你的确是我们通关的关键。”

  刘怀听到刘佳仪的名字脸上的神情又是一滞。

  白柳就像是没看到刘怀的表情变化一样,无动于衷地继续说了下去:“从这点来看,这游戏对刘佳仪来说也不安全,毕竟有苗飞齿和苗高僵这两个联赛玩家在,她为了救你就要抽自己的血给你。”

  “虽然她可以回复自己的生命值,但她那个治疗技能被系统削弱了,在她抽血给你到她的cd结束治疗自己的这个空隙,她还是危险的,甚至比我们都还要危险,我们要趁这个间隙挟持她,逼她给我们回复血量。”

  “但她的戒心不会比我更轻。”白柳的目光缓缓地落在了刘怀愕然的脸上,“当然除了对你刘怀,我要你在刘佳仪抽血治疗你的时候,趁她最虚弱的时候控制住她,我不会杀她也不会伤害她,我们会带她一起通关,只是简单地,小小地利用她一下而已。”

  白柳的眼神垂落下去,看向了他手上那个一整个早上都没有响过的电话:“毕竟她也利用了另一个我难得一见的,算是善良的东西吧——她应该是杀死了我的儿童。”

  刘怀这次沉默了很久很久,最终他低着头深吸了一口气:“……只要你们不伤害她,这里我可以配合你们。”

  刘怀的话音刚落,木柯的电话就响了起来,他惊异地接起,对面是小木柯带着哭腔的喘息声,他们在跑:“请问白六的投资人在附近吗!可以让他接一下电话吗!”

  白柳和木柯对视一眼,他很快地接过了木柯的电话。

  小木柯还在抽泣着,喘着粗气:“白六他,白六他——”

  “死了是吗?”白柳很冷静地补充道。

  但他这一句话就像是触动到了木柯的泪腺开关,木柯一下崩流不止地大哭了起来:“是的!!刘佳仪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杀死了他!”

  这患有心脏病的小男孩哭着,喘不上来气一般断断续续地交代了事情的经过。

  在提到他让苗高僵背着小白六的尸体跑的时候,白柳的语调陡然冷了下去:“那你自己呢?木柯我记得你是有心脏病,你根本没有办法做任何剧烈运动,你让苗高僵背着白六的尸体,你自己跟着跑没多久你就要出事,福利院到私人医院这边的通道不会太短,你这样跑还没到就会出问题。”

  事实也的确是这样,小木柯现在的呼吸声已经非常急促了,他先是跟着白六从手工教室跑到教堂,然后又忙活了一阵给白六抽血,然后现在又是从通道里往医院这边跑。

  现在的小木柯跑在原本空气就很稀缺的神像下面的地道中,他怀里抱着从白六身体里抽出来的,还带着一点温热的血液,脸和嘴唇都有点发乌发紫了,但还在咬着牙逞强举着手机,跌跌微微地往前跑。

  “把白六的尸体扔下,让苗高僵背着你跑。”白柳冷静地对小木柯下了命令,“白六的尸体已经没有任何用了,带着只会连累你,丢掉。”

  小木柯倒抽了一口凉气,他的声音显得惊愕又无法置信,他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白六用命来救你,你让我随便地把他尸体丢在这种不见天日的地道里?!留给那些吃小孩,抽干他们血液的怪物?!”

  “是的。”白柳很淡地回答,“因为他已经没有价值了。”

  小木柯深吸了两口气,他竭力隐忍着泪,但最终还是歇斯底里地吼了出来:“我不要随便把他丢下!”

  这个小孩哭着用带着稚气的声音尖叫和跳脚着,用他仅知道的脏话辱骂着白柳:“你是一个狗畜生!!你从头到尾都在利用白六!!你骗了他!你让他以为你是一个好人!但你根本不是什么好人!他为了你死了啊!”手机端:

  他的声音更咽着:“但他明明知道你在利用他,还是心甘情愿地为了你死了啊!每一滴血都为了你流干了啊!我亲手抽出来的!”

  小木柯尖利地大叫着,眼泪鼻涕一起流:“你不配,不可以,也不能这样对他!哪怕他死了也不可以!”

  他咆哮着吼完这一通之后,似乎强制自己在深呼吸,呼吸声渐渐平静下去。

  电话那边沉默了好一会儿,白柳才听到小木柯隐忍至极的哭声,他似乎在捂住脸胡乱地擦着自己脸上的眼泪,哭得狼狈又伤心极了。

  但他终于开始开了口,抽泣着,咬着牙几乎是从自己的嗓子里扯出这几个字,声音极为不甘心,就像是不想让别人听到压得很低:“白六就算是死了也是有价值的,他身体里装着一个装着可以控制苗高僵的硬币,这硬币是他要给你的,不能告诉任何人藏在什么地方,我不能丢下他。”

  小木柯似乎在说服白柳,又像是在说服自己。

  白柳声音依旧无动于衷:“你把他放在地道里,我会去取的,我知道他藏在什么地方,我相信他的本意也不是让你带着他的尸体跑,而是让你亲口告诉我他藏在什么地方让我过去取,你这样做只会无意义地消耗你们的体力。”

  白柳说话不疾不徐,就算小木柯之前那样骂他,他依旧没有任何情绪波动般地在客观分析,这分析让小木柯稍微冷静了一点。

  白六的确让他把尸体随便扔在地道里藏起来,到时候告诉他的投资人通过地道的时候去取,这样是各方权衡之下最安全的方案——这个地道目前只有他和苗高僵知道,但苗高僵已经和他走了,白六的尸体不会被轻易发现。

  但——小木柯咬着下唇,他不想丢下白六。

  “控制苗高僵不用那枚硬币也能做到,毕竟他现在在出逃当中,绝对和你是同一阵营了,我知道你不愿意丢下白六,但他已经变成你的累赘了。”

  “我也愿意为白六心甘情愿地去死,但他死不光是为了救我,还为了救你木柯,为了救我们所有人。”白柳的声音平静,“你带着他的尸体走只会浪费他为你做的一切,浪费他牺牲自己最后的价值为你铺垫的路,如果你在这个过程中因为跑动心脏病发,那么白六为救我们做的所有,都白费了。”

  “你想浪费他的心血吗?”白柳和缓地问。

  那边只剩急促的呼吸声,静了大概半分钟,小木柯终于牙齿咬得吱呀作响,带着哭腔开口了:“苗高僵,把白六……放到一边,背我起来。”

  “你根本不配白六来救你。”小木柯似乎被背了起来,他喘着,恶狠狠地对着电话说道,“你就该病死你这个垃圾人!我讨厌你!!”

  白柳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等待着小木柯在那边撕心裂肺地嚎哭,等他平复情绪。

  隔了一会儿,小木柯又咬牙切齿地,像是很郁闷的,无奈地开口了:“你在医院老实等着啊垃圾投资人,我带着他的血来救你了。”

  说完就很凶地“啪”一声就挂断了电话,似乎一个字都不想再和白柳这个垃圾说了。

  白柳:“……”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