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日常琐事_太莽
卡米小说网 > 太莽 > 第三十三章 日常琐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十三章 日常琐事

  房门关上,静媃眼底便涌现出金色流光,居高临下的气势迅速消退,又变回了柔媚可人的俏媳妇。

  等上官老祖彻底离去,汤静媃脚步就顿了下,眼底露出三分狐疑——婆娘今天在她刚起床的时候就过来了,同样让她封闭神识;她为小左的安危着想,没有多问,但心里面总觉得婆娘是有些见不得人的事情瞒着她……

  难不成针灸的时候,小左不能穿衣裳?

  汤静媃眨了眨眼,和小猫似的,小心翼翼退回到了门口,侧耳倾听:

  “莹莹姐,修行中人言出必行,你……”

  “我就说话不算话怎么啦?她乘人之危胁迫本尊,方才说的话本就不算数。还有,我和你说的事情,你还是得照办。”

  “啊?”

  “啊什么?你对本尊胆子那么大,对她就怂了?难不成觉得本尊比较好欺负?”

  “不是……嗯,是老祖比较强势霸道,真敢打我;莹莹姐温柔体贴、贤良柔婉……”

  “静媃?”

  !!

  汤静媃还没听出个所以然,就被发现,连忙缩了缩脖子,尴尬道:

  “额~这婆娘说走就走,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哪儿……我先下去了,你们忙。”

  说着就快步下了楼,屋里也没传来回应。

  汤静媃站在二楼的楼梯口,还探头望了眼,虽然只是偷听三言两语,还是抓住了很多要点。

  乘人之危……胁迫……胆大……好欺负……

  这几个字眼随便一联想,就是一出秋桃要捂眼睛的肉戏!

  汤静媃虽然是左凌泉媳妇,但心里面一直有点把左凌泉当能干的弟弟来看的意思,除开想篡位当老大外,对新来的姑娘并没有什么意见。

  特别是桃花尊主这种,在闺房里能给小左调理养生,身段儿又饿不着娃的,比一看就凶的婆娘实用太多了……

  难不成婆娘发现了桃花尊主和小左……

  心里八卦之火一起,汤静媃就有点按耐不住,但她道行再高也不怎么会用,上去听墙根会被发现,想了想还是来到了一楼。

  悬空阁楼在云海上前行,方向是华钧洲北侧那座被誉为天下剑修圣地的绝剑崖,阁楼速度很快,但想要抵达也得半个月。

  阁楼大厅里,依旧放着堆积如山的老物件,身材娇小的谢秋套,坐在一尊凤凰雕像背上,正在研究石像里的阵纹。

  小团子在石像脑袋上摆出凤凰展翅的造型,“叽叽”叫着,应该是在说“看我看我……”。

  汤静媃走下楼梯,眼神儿就是一凶:

  “过来。”

  “叽!”

  团子连忙老实站直,然后蹦蹦跳跳来到楼梯扶手上,张开鸟喙。

  汤静媃把团子捧起来,凑到跟前低声耳语:

  “你偷偷上去看看,莹莹姐和小左在做啥,有没有……”

  “叽?”

  团子黑亮的眸子有点茫然,不过娘亲一凶之下,还是老实领命,一阶阶蹦上了楼梯。

  三楼的房间里,被上官老祖训了一顿的桃花尊主,还在偷偷怂恿左凌泉欺负丈母娘。

  至于‘下了水也是龙王’的警告,桃花尊主完全没放在心上——龙王就龙王,反正现在注定斗不过了,至少得把战场拉到同一条船上。

  左凌泉不敢答应,但也不敢不答应,只能绞尽脑汁岔开话题,期间还想堵嘴来着,被恼羞成怒的莹莹姐戳了两针之后,就只能老老实实躺着了。

  桃花尊主被抓现行后,警觉性高了很多,一直注意着外面的情况,正说话间,就发现一个圆滚滚的小毛球来到了门外,用身子硬把门挤开了一条缝隙,从门缝往里面张望。

  左凌泉几天没见团子,甚是想念,加上桃花尊主的话实在不好回应,就连忙道:

  “团子,是不是在屋里待着无聊?要不要让莹莹姐带你出去飞一圈儿?”

  “叽叽……”

  团子见被发现,就跳进了屋里,用翅膀摸摸自己的肚子,示意自己都瘦了,要养肉肉,不能乱运动。

  桃花尊主很喜欢团子,只可惜这么聪明可爱的灵宠,世上找不到第二只。她见团子过来,又恢复了温和柔雅的气质,取出了一个大桃子:

  “拿去吃吧,我给他治伤,待会带你出去玩儿。”

  “叽~!”

  团子眼前一亮,连忙跑到跟前,把大桃子抱着放在背后,然后望着两人,叽叽喳喳用翅膀比划。意思是问两人有没有背着娘亲做羞羞的事儿,不能骗鸟鸟哟。

  桃花尊主起初听不明白意思,但最后团子抱着大桃子亲了一口后,就瞬间明白了——是静媃让团子来刺探军情。

  左凌泉揉了揉额头,觉得团子接下来几天可能没饭吃了。

  桃花尊主刚才见静媃偷听,就知道上官玉堂没把她的事儿告诉静媃,团子过来直接问,她怎么可能如实相告,所以……

  大厅里。

  汤静媃站在凤凰雕像之前,抬眼打量,没看出个所以然,就把目光转向了大门外:

  “桃儿,你去过绝剑崖?”

  雕像上方,谢秋桃从凤凰翅膀上探出圆圆的小脸儿,稍显得意:

  “那是自然……”

  “四岁去的?”

  “额……比四岁大一点,反正熟得很,就是一座大山,山下有个石梯,分一百零八阶,代表绝剑崖的一百零八位高人,嗯……剑皇城的剑皇榜就是学这个的。山后面有个大池子,华钧洲的人叫洗剑池或者葬剑池,据说上古时期有一把神剑折断后沉入池中,后来的剑客就跟风,如果兵器折损也把剑扔在里面……”

  谢秋桃津津有味讲了半天,汤静煣听得不明不白,也没半点兴趣。直到秋桃说得差不多,才插话道:

  “那儿是不是有很多漂亮的女剑仙?”

  谢秋桃听到这个,可是来劲儿了,趴在凤凰翅膀上,如数家珍道:

  “那是自然,绝剑崖的剑仙三成都是女子,个个冷艳无双、倾国倾城……”

  说到此处,谢秋桃发现静煣眼神儿不大对,心里瞬间懂了,又继续道:

  “不过静煣姐不用担心,左公子不好这口,左公子喜好那种……嗯……就是那种……”

  “胸脯大屁股大年纪大?”

  “额,我不是这意思,不过……静煣姐,你还真了解左公子。”

  “哼~明摆的事儿,我眼睛又没毛病。话说秋桃,你可得多吃点……”

  “唉~静煣姐你说什么呀~”

  谢秋桃脸色一红,赶忙岔开话题:

  “我那映阳仙宗的仇师姐,就是绝剑仙宗的大小姐,很有名的女剑仙,听说和灵烨姐还是死对头……”

  汤静煣听到这里,倒是有点不解:“那个仇妞妞,既然是绝剑仙宗的大小姐,为什么要跑去映阳仙宫拜师?”

  “据说是因为天赋异禀,更适合走奇门路数,而绝剑仙宗讲究稳扎稳打,天赋和宗门传承不符,就让映阳仙宫教了……”

  两人随口闲聊间,楼梯口传来轻响,把桃子藏好了的团子,扇着小翅膀从楼上飞了下来,落在汤静煣面前,开始比划。

  汤静煣看着团子手舞足蹈,弄不大明白意思,问道:

  “他们在楼上正儿八经疗伤?”

  “叽。”

  团子认真点头,把刚才看到的场景,完完整整地演示了一遍——先是把放在一边冬眠的小龙龟推过来,然后跳起来就是一个‘开碑翅’,把小乌龟差点拍翻过来;然后找了个锥子,叼在嘴里朝龟壳上乱戳。

  ??

  汤静煣暗暗抽了口凉气:“莹莹姐这么给小左治伤?”

  “叽。”

  团子认真点头,然后倒在地上装左凌泉,嘴歪眼斜吐着粉色小舌头,两只爪爪直抽抽,一副“鸟鸟不行了”的凄惨模样。

  “嘶……”

  谢秋桃明白团子在演示啥了——左公子在被莹莹姐收拾的惨不忍睹!

  谢秋桃还没见过左凌泉直抽抽的场面,忙把手里的物件放下,跃下凤凰雕像,往楼上跑去:

  “我去看看热闹……不是,看看左公子伤势如何了……”

  只可惜,还没跑几步,就被静煣拉了回来。

  汤静煣哪里看敢看相公受苦的场面,而且两位老祖不让她看,估计也是为了左凌泉在女人前的面子,她摇头道:

  “算了算了,莹莹姐在治伤呢,我们跑去看着心疼,又不能打扰……”

  “我知道在治伤,不心疼……”

  汤静煣把谢秋桃拦腰抱起来,和抱着不听话的小闺女似的:

  “你回来,你不心疼我心疼,赶快数你的宝贝!”

  谢秋桃小腿在空中扑通两下:

  “我就去看一眼嘛,保证不笑……”

  可惜她哪里拗得过在乎相公脸面的静煣,扑通几下还是和团子一起,被按着坐在了宝贝堆里……

  华钧洲中部,一座巍峨城池之内。

  来自九洲各地的修士,在街市间穿行,商户以书楼画铺居多,街边地摊上也多半摆着不知刚从哪个犄角旮旯挖出来的古旧典籍,较之其他仙家城池,少了那么一缕空灵高寡,多了几分修行道少见的书卷气。

  一艘外表寻常的小画舫,从城内的小河上飘过,画舫的窗口开着,露出两个俏丽女子的脸庞,正在街面上扫视。

  清纯可人的小丫鬟冷竹,在街边看了良久,觉得名震华钧洲的武修豪门‘八臂玄门’,和想象中区别很大,如果不是瞧见行走修士腰间的牌子,她觉得这里比千秋乐府还像千秋乐府。

  抱着心里的好奇,冷竹询问道:

  “公主,我还以为八臂玄门和铁簇府一样,都是五大三粗有脑子也不用……哎呦~”

  话没说完,脑门就被弹了下。

  姜怡也在好奇,瞧见此景脸色一沉,转眼望向书桌:

  “你打我丫鬟作甚?”

  书桌后,上官灵烨左腿搭在右腿上,手里拿着书籍,气质雍容华贵,没有回应这明知故问的话,开口解释:

  “武夫又不一定非得是粗人,地位高了自然就会注意外在面貌。华钧洲的宗门传承久远,大多都是如此。”

  吴清婉起身来到书桌旁,柔声道:

  “一路过来,所见确实如此。不过城内开这么多书铺子作甚?”

  “八臂玄门的开宗祖师,据说喜欢收藏各种典籍,挑选弟子自然也会青睐同道中人,就像师尊比较莽……比较勇武,就喜欢招收勇武的弟子。开山老祖的性格决定了一个宗门的门风,代代相传下来,这里就成了古籍交易的场合;不过能到这里来的修士,多是为了寻摸上古功法,真正为了杂书而来的反倒没几个。”

  “那宗门为什么叫‘八臂玄门’,老祖有八条胳膊?”

  “传闻有两种,八臂玄门自己说是开宗老祖拳法高深,一拳进如八臂同出,玄妙莫测、神鬼难当;外面则传的是开宗老祖年轻时阳气过旺,喜欢写上不得台面的闲书发泄,还写得特别快,快到看书的人以为他是‘八爪鱼精’,有八只手同时写,所以送了个‘八臂公子’的绰号……”

  上官灵烨正说着道听途说的闲话,忽然发现背后的清婉,从袖子里取出一个带着铃铛的项链,手儿穿过脖颈戴在了她脖子上。

  上官灵烨略显疑惑,放下书本回头:

  “你作甚?”

  吴清婉笑容温婉,如同关心妹妹的大姐:

  “随手做的项链,你看看合不合适。”

  ??

  上官灵烨和吴清婉,可不是姐亲妹恭的好闺蜜,床榻上互相挖坑的事儿可没少干。灵烨不相信她会好心送自己东西,摸了摸脖子询问:

  “这是做什么用的?”

  “没啥,就是一动会响。”

  上官灵烨略显疑惑,见屋里没外人,就尝试着上下动了动。

  胸脯轻颤间,脖子上的银色铃铛也动了下,但发出了不是铃铛声,而是清婉预先以阵法留音的:

  “用力~!爽死宝宝了~……”

  “噗——哈哈哈……”

  一瞬之间,画舫内传出银铃般的哄笑。

  姜怡捂着肚子手扶窗台,笑得差点憋过气去;冷竹虽然怕挨打,但还是没憋着,背过身捂着嘴笑出了眼泪。

  上官灵烨脸色瞬时涨红,不过慵懒坐姿没有丝毫变化,轻轻吸了口气后,就压下了脸上的红晕,平淡道:

  “不错,谢了,左凌泉肯定喜欢。”

  “?”

  笑声一静。

  这狐媚子,脸皮这么厚?吴清婉眉儿一皱,不过也没说啥,反正这条项链只是测试,让这狐媚子尝点甜头又如何?以后有的是手段让她笑不出来。

  上官灵烨把玩着脖子上的项链,还想夸一句手艺不错,气气清婉,但尚未说话,书桌上的麒麟镇纸就亮起了微光。

  一方水幕在书桌上浮现,里面出现了桃花祖树的背景,以及一个身着金色龙鳞长裙的高挑女子。

  能不经通告直接和灵烨说话的,世上也只有老祖,灵烨余光发觉不对就本能坐直身体,摆出恭敬神色,然后……

  铃铛响了。

  不怒自威的金裙女子,神色一呆,微微偏头。

  ???

  “……”

  上官灵烨心智是真的过硬,硬是没有色变,轻描淡写把项链取了下来,平静解释:

  “师尊,这是清婉学炼器琢磨的小玩意,嗯……按捏颈椎疏通气血……”

  疏通气血?

  上官老祖又不是傻白甜,这东西疏通的是哪处‘窍穴’,她岂会猜不出来。

  徒弟私事儿,上官老祖自然不会干涉,正色道:

  “拜访完八臂玄门,就去绝剑仙宗,左凌泉会在那里等你,他受了伤,需要休养些时日。”

  “啊?”

  四个面色各异的女子,闻声表情都是一紧——她们听过双锋老祖被一剑秒的传闻,左凌泉是否受伤,消息自然传不出去,还是才知道。

  吴清婉最操心左凌泉,连忙询问:“凌泉是被双锋老祖打伤的?严重吗?”

  “双锋老祖没摸到他衣角,他见桃花尊主被人骂了句,心疼,强行拔剑拼命,把自己弄成了重伤,不用担心。”

  “……”

  四个女子眨了眨眼睛,或许是对左凌泉太了解,都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儿。

  上官灵烨觉得师尊的话另有深意,询问道:

  “然后呢?桃花老妖婆什么反应?”

  上官老祖望了自己徒弟一眼,意味深长:

  “你觉的是什么反应,那就是什么反应。”

  “……”

  上官灵烨眸子眨了眨,感觉自己大妇的地位,好像受到了一丢丢威胁……

  上官老祖露面,可不是来帮徒弟宫斗争宠的,她继续道:

  “婆娑洲战况反常,华钧洲传来的消息,本尊信不过;霸血太过好战,霸业让他注意婆娑洲的情况,回复全是——我今天杀了只老虎精,专门给师父留了根虎……唉……你心思缜密,善于此道,过去实地看看情况,看能不能发现对局势有影响的线索。”

  霸血自然是铁祖府当代青魁上官霸血,和司徒震撼是师兄弟,性格差球不多。

  上官灵烨听到这个指令,神色认真起来:

  “弟子遵命。嗯……左凌泉要不要跟着我一起?”

  “他比霸血强不了多少,让他潜入调查,大概率是把妖族防线打穿找首领去当面问。你们先后出发,他如果身份暴露,刚好给你吸引注意力,你暗中行事即可。”

  “额……”

  上官灵烨挺想跟着左凌泉一起斩妖除魔,但老祖的话也有道理,没有再多言,认真点头……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