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七章力士(一)_黄庭大千
卡米小说网 > 黄庭大千 > 第二八七章力士(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八七章力士(一)

  (稍后刷新)

  《博物志·异人》引《何图玉版》云:“龙伯国人长三十丈,生万八千岁而死。”

  ——————

  姒伯阳低声自语:“防风氏,龙伯巨人!”

  姒伯阳知道,伊挚所言没有丝毫夸大,防风巨兵确实有这般威力。

  这支地煞神兵若能炼成,凝聚上古神形,再现上古防风氏的风采,天神地祇面对这等力量,都要瑟瑟发抖。

  哪怕防风氏不是龙伯嫡系,可是防风氏力量惊人,底蕴深厚,非等闲可以小觑。

  毕竟,坐拥龙伯巨人遗泽,血脉力量极其强大的防风氏,只要成年就能拥有抗衡正神的神力,其中佼佼者可以抗衡古神。

  这是一个生来,就站在万族之巅的强力神族。

  需知道,龙伯巨人与龙族不同,龙性本淫,所以有龙生九子,九子不成龙的说法。

  而龙伯巨人的血脉,无论旁支,还是嫡系,总共就那么几条,纯度极高。血脉上继承的力量,确实非同小可。

  那可是神话传说中,才存在的龙伯巨人,能与这般存在扯上关系的存在,无一不是强大、无敌、恐怖的代名词。

  《列子·汤问》有言,龙伯巨人举足不盈数步,而暨五山之所,一钓而连六鳌,合负而趣,归其国,灼其骨以数焉。

  这里的五山,指的是岱舆,员峤,方壶,瀛洲,蓬莱等五座神山。六鳌有背负五座神山之能,实力之强大可想而知。

  但如此强大的神鳌,在龙伯巨人们的眼中,就是六只普普通通的鳌兽,不仅用鱼竿钓鳌,还将钓到的鳌兽做成占卜龟甲。

  由此可知,龙伯巨人的强大。龙伯巨人不愧是上古神话生命中,仅次于几大先天种族的存在。

  只是一点血脉,一样能搅动风云。

  姒伯阳道:“如此,那我就给你遴选兵员之权,四十万会稽男儿,任你挑选,我还就不信,集不齐一支防风巨兵。”

  伊挚躬身,应道:“上君放心,臣必为上君,练出一支能战、敢战的道兵。”

  姒伯阳道:“炼就道兵,非一朝一夕之功。先生可以先囤兵关外,这样可以一边炼兵,一边分神注意一下鉴湖。”

  “我在鉴湖之畔,修建天坛,祭祀上苍,用以开国立业之用。那处天坛对我极其重要,你可对那里多关注一二。”

  伊挚抱拳,道:“臣知道上君之意,上君宽心就是,我就在临近鉴湖之地囤兵,一有风吹草动,臣当即就能赶到。”

  姒伯阳笑道:“好,那……就有劳先生费心了……”

  这对伊挚而言,只是一件小事,顺手而为。

  毕竟,要想练成一支地煞神兵,注定需要耗费漫长的精力、时间。

  与此同时,再照看一下修建天坛,也不无不可。天坛承接会稽气运,对于伊挚练兵大有好处。

  要是能沾染一丝开国之运,绝对有利于防风巨兵的成型。

  说实话,伊挚手中虽有防风氏神骸精华,能借此沟通某位防风氏之英灵,练成地煞神兵防风巨兵。

  可这不代表伊挚,就能立即练出道兵。

  不说凝聚防风氏神形的难度,只是适合承载防风氏神力的人,就少之又少。

  人间精锐之师的入门门槛,是神血大成。镇国精锐之师的入门门槛,则是神骨大成。

  而镇国精锐之上,能让四方天神畏惧,号称天兵之师的地煞神兵,最低都是神魂大成。

  这可是神魂大成,在会稽氏族中都能担任大将,但在地煞神兵中,只能沦为普通的士卒。

  如此兵锋,只要想想,就感到头皮发麻。成千上万神魂级数的高手,就是没有军阵的加持,也不是地祇高手能压得住的。

  只是,当前的山阴氏,地祇级数的强者,只有上阳仲一位。可神魂级数高手虽多,却也没有奢侈到,让神魂为兵的地步。

  但,世事本就没有一簇而就的。

  地煞神兵再强,也不可能直接就是道兵,一样需要经过人间精锐、镇国精锐这两个层次,最后成为天兵之师。

  这注定将会是一个以百年计的时间跨度,这还要算上姒伯阳不惜一切代价的供给资源。

  以及伊挚这位掌兵之人从旁辅佐,有着防风氏的神骸精粹,才有可能成功。

  换做一个普通诸侯方国,不得其门,不得其法。莫说是倾尽一国之力,就是用整个封国来换,都换不到地煞神兵。

  ——————

  呜!呜!呜!

  鉴湖之畔,数以十万计的甲士,站定四方,结阵呼啸。

  湖面生波,乍然荡起层层涟漪,一位身披青袍的老者,神色淡然,怀抱着一柄钢鞭。钢鞭周匝,隐隐约约浮现龙吟之声。

  ——————

  ——————

  姒伯阳低声自语:“防风氏,龙伯巨人!”

  姒伯阳知道,伊挚所言没有丝毫夸大,防风巨兵确实有这般威力。

  这支地煞神兵若能炼成,凝聚上古神形,再现上古防风氏的风采,天神地祇面对这等力量,都要瑟瑟发抖。

  哪怕防风氏不是龙伯嫡系,可是防风氏力量惊人,底蕴深厚,非等闲可以小觑。

  毕竟,坐拥龙伯巨人遗泽,血脉力量极其强大的防风氏,只要成年就能拥有抗衡正神的神力,其中佼佼者可以抗衡古神。

  这是一个生来,就站在万族之巅的强力神族。

  需知道,龙伯巨人与龙族不同,龙性本淫,所以有龙生九子,九子不成龙的说法。

  而龙伯巨人的血脉,无论旁支,还是嫡系,总共就那么几条,纯度极高。血脉上继承的力量,确实非同小可。

  那可是神话传说中,才存在的龙伯巨人,能与这般存在扯上关系的存在,无一不是强大、无敌、恐怖的代名词。

  《列子·汤问》有言,龙伯巨人举足不盈数步,而暨五山之所,一钓而连六鳌,合负而趣,归其国,灼其骨以数焉。

  这里的五山,指的是岱舆,员峤,方壶,瀛洲,蓬莱等五座神山。六鳌有背负五座神山之能,实力之强大可想而知。

  但如此强大的神鳌,在龙伯巨人们的眼中,就是六只普普通通的鳌兽,不仅用鱼竿钓鳌,还将钓到的鳌兽做成占卜龟甲。

  由此可知,龙伯巨人的强大。龙伯巨人不愧是上古神话生命中,仅次于几大先天种族的存在。

  只是一点血脉,一样能搅动风云。

  姒伯阳道:“如此,那我就给你遴选兵员之权,四十万会稽男儿,任你挑选,我还就不信,集不齐一支防风巨兵。”

  伊挚躬身,应道:“上君放心,臣必为上君,练出一支能战、敢战的道兵。”

  姒伯阳道:“炼就道兵,非一朝一夕之功。先生可以先囤兵关外,这样可以一边炼兵,一边分神注意一下鉴湖。”

  “我在鉴湖之畔,修建天坛,祭祀上苍,用以开国立业之用。那处天坛对我极其重要,你可对那里多关注一二。”

  伊挚抱拳,道:“臣知道上君之意,上君宽心就是,我就在临近鉴湖之地囤兵,一有风吹草动,臣当即就能赶到。”

  姒伯阳笑道:“好,那……就有劳先生费心了……”

  这对伊挚而言,只是一件小事,顺手而为。

  毕竟,要想练成一支地煞神兵,注定需要耗费漫长的精力、时间。

  与此同时,再照看一下修建天坛,也不无不可。天坛承接会稽气运,对于伊挚练兵大有好处。

  要是能沾染一丝开国之运,绝对有利于防风巨兵的成型。

  说实话,伊挚手中虽有防风氏神骸精华,能借此沟通某位防风氏之英灵,练成地煞神兵防风巨兵。

  可这不代表伊挚,就能立即练出道兵。

  不说凝聚防风氏神形的难度,只是适合承载防风氏神力的人,就少之又少。

  人间精锐之师的入门门槛,是神血大成。镇国精锐之师的入门门槛,则是神骨大成。

  而镇国精锐之上,能让四方天神畏惧,号称天兵之师的地煞神兵,最低都是神魂大成。

  这可是神魂大成,在会稽氏族中都能担任大将,但在地煞神兵中,只能沦为普通的士卒。

  如此兵锋,只要想想,就感到头皮发麻。成千上万神魂级数的高手,就是没有军阵的加持,也不是地祇高手能压得住的。

  只是,当前的山阴氏,地祇级数的强者,只有上阳仲一位。可神魂级数高手虽多,却也没有奢侈到,让神魂为兵的地步。

  但,世事本就没有一簇而就的。

  地煞神兵再强,也不可能直接就是道兵,一样需要经过人间精锐、镇国精锐这两个层次,最后成为天兵之师。

  这注定将会是一个以百年计的时间跨度,这还要算上姒伯阳不惜一切代价的供给资源。

  以及伊挚这位掌兵之人从旁辅佐,有着防风氏的神骸精粹,才有可能成功。

  换做一个普通诸侯方国,不得其门,不得其法。莫说是倾尽一国之力,就是用整个封国来换,都换不到地煞神兵。

  ——————

  呜!呜!呜!

  鉴湖之畔,数以十万计的甲士,站定四方,结阵呼啸。

  湖面生波,乍然荡起层层涟漪,一位身披青袍的老者,神色淡然,怀抱着一柄钢鞭。钢鞭周匝,隐隐约约浮现龙吟之声。

  ——————

  ——————

  姒伯阳低声自语:“防风氏,龙伯巨人!”

  姒伯阳知道,伊挚所言没有丝毫夸大,防风巨兵确实有这般威力。

  这支地煞神兵若能炼成,凝聚上古神形,再现上古防风氏的风采,天神地祇面对这等力量,都要瑟瑟发抖。

  哪怕防风氏不是龙伯嫡系,可是防风氏力量惊人,底蕴深厚,非等闲可以小觑。

  毕竟,坐拥龙伯巨人遗泽,血脉力量极其强大的防风氏,只要成年就能拥有抗衡正神的神力,其中佼佼者可以抗衡古神。

  这是一个生来,就站在万族之巅的强力神族。

  需知道,龙伯巨人与龙族不同,龙性本淫,所以有龙生九子,九子不成龙的说法。

  而龙伯巨人的血脉,无论旁支,还是嫡系,总共就那么几条,纯度极高。血脉上继承的力量,确实非同小可。

  那可是神话传说中,才存在的龙伯巨人,能与这般存在扯上关系的存在,无一不是强大、无敌、恐怖的代名词。

  《列子·汤问》有言,龙伯巨人举足不盈数步,而暨五山之所,一钓而连六鳌,合负而趣,归其国,灼其骨以数焉。

  这里的五山,指的是岱舆,员峤,方壶,瀛洲,蓬莱等五座神山。六鳌有背负五座神山之能,实力之强大可想而知。

  但如此强大的神鳌,在龙伯巨人们的眼中,就是六只普普通通的鳌兽,不仅用鱼竿钓鳌,还将钓到的鳌兽做成占卜龟甲。

  由此可知,龙伯巨人的强大。龙伯巨人不愧是上古神话生命中,仅次于几大先天种族的存在。

  只是一点血脉,一样能搅动风云。

  姒伯阳道:“如此,那我就给你遴选兵员之权,四十万会稽男儿,任你挑选,我还就不信,集不齐一支防风巨兵。”

  伊挚躬身,应道:“上君放心,臣必为上君,练出一支能战、敢战的道兵。”

  姒伯阳道:“炼就道兵,非一朝一夕之功。先生可以先囤兵关外,这样可以一边炼兵,一边分神注意一下鉴湖。”

  “我在鉴湖之畔,修建天坛,祭祀上苍,用以开国立业之用。那处天坛对我极其重要,你可对那里多关注一二。”

  伊挚抱拳,道:“臣知道上君之意,上君宽心就是,我就在临近鉴湖之地囤兵,一有风吹草动,臣当即就能赶到。”

  姒伯阳笑道:“好,那……就有劳先生费心了……”

  这对伊挚而言,只是一件小事,顺手而为。

  毕竟,要想练成一支地煞神兵,注定需要耗费漫长的精力、时间。

  与此同时,再照看一下修建天坛,也不无不可。天坛承接会稽气运,对于伊挚练兵大有好处。

  要是能沾染一丝开国之运,绝对有利于防风巨兵的成型。

  说实话,伊挚手中虽有防风氏神骸精华,能借此沟通某位防风氏之英灵,练成地煞神兵防风巨兵。

  可这不代表伊挚,就能立即练出道兵。

  不说凝聚防风氏神形的难度,只是适合承载防风氏神力的人,就少之又少。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