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零章伏虎(三)_黄庭大千
卡米小说网 > 黄庭大千 > 第一零零章伏虎(三)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零零章伏虎(三)

  趁你病,要你命!

  “五雷天心正法!”

  姒伯阳掌心雷轰鸣,东方木雷在肝宫,南方火雷在心宫,西方山雷在肺宫,北方水雷在肾宫,中央土雷在脾宫。

  轰隆隆!

  内外五行元炁凝聚,姒伯阳掌发雷霆,打在严白虎身上。一雷打的这位大高手筋骨酥软,皮肤挣裂毛孔渗血。

  “吼……”严白虎浑身筋膜拧在一起,整个人如同血人,强烈危机感刺激的他寒毛根根倒竖,身形拼命的往后退。

  退!退!退!

  严白虎心头只有一念,掌心雷雷霆之威赫赫,余波波及的山石酥化,风雷之声愈急,直接被震成一片齑粉。

  这一门《五雷天心正法》已是炼炁化神,所能参悟的最上乘术法。仙人神通都不及这一门五雷正法来的厉害。

  正所谓斩除五漏,寂然不动为道之体,感而遂通为道之用,斯五雷之妙也!

  《五雷天心正法》调和五炁,荡平一切魑魅魍魉。炼就掌心雷的元神高人,几乎就等于是站在凡俗之巅。

  姒伯阳敢上落阳坡赴约,就是凭着这门《五雷天心正法》作为杀手锏,掌心雷动地祇鬼神惊惶。

  被姒伯阳打一记掌心雷,没当场身陨。已是严白虎《白虎真功》神妙,还有几分气运,让他险之又险逃过一劫。

  气浪翻腾,姒伯阳掌心雷雷光闪烁,胸中五炁五行轰鸣,与落阳坡上的风雷声相合,吐气开声:“再吃我一雷,”

  轰隆隆!!最后一个‘雷’字尚未脱口,姒伯阳身上气机猛然炽烈。在被打出真火后,第二道掌心雷杀机顿起。

  “西极七杀,神刀斩!”

  严白虎被杀机一激,犹如受惊的狡兔,《白虎真功》运至巅峰,神力澎湃撕裂肌肉纤维,以掌代刀神锋极利。

  “杀,杀,杀,杀,杀,杀,杀!”

  一连七个‘杀’字,可谓杀气滔天。受了一记掌心雷后,严白虎激发西方白虎血脉的凶性,迎着姒伯阳一刀斩去。

  霎时间,一片森白刀光笼罩落阳坡,刀气满溢绝灭一切生机,整个落阳坡化为一片死地绝境,隐约有崩坏之势。

  铮!

  姒伯阳三尺真罡外罩,掌心雷撕裂森白刀光,轰击在严白虎胸口。只是他这一掌在落下时,突然收敛九成真力。

  “噗,”

  只用一成真力的掌心雷,打的严白虎脏腑欲裂,一口血雾吐出,身躯重重摔落。雷气游弋飞散,瞬间风沙肆虐。

  姒伯阳身上五色五炁浮现,雷声轰鸣由远及近,对重伤的严白虎,漠然道:“你输了!”

  “怎么可能……我,严白虎,怎么可能会输,”

  严白虎面露痛苦️之色,生受两记掌心雷,哪怕姒伯阳手下留情,他身上伤势也不轻,亟需修养一段不短的时间。

  “我……我……”

  低头看着血人似的严白虎兀自挣扎,姒伯阳摇了摇头,暗叹:“一步错,步步错啊!”

  严白虎实力不容小觑,之所以被姒伯阳杀败。主要是因为严白虎大意所致,姒伯阳的掌心雷太过于出其不意。

  实际上,以严白虎的修为,若以肉身宝体缠斗,姒伯阳真未必是其的对手。

  可他千不该万不该,要以彼之短攻姒伯阳之长。被姒伯阳一炁破万法,破了一身浑厚的白虎庚金气。

  西方圣兽白虎的血脉确实强横之极,白虎血脉演生的庚金气,蕴含一丝先天大道杀机,质量还在一般元炁之上。

  寻常神魂人物面对这一招十方皆杀,顷刻间就能把骨肉消融。这招对姒伯阳而言,远不如肉身搏杀来得有威胁。

  “严白虎,这一下你该服了吧?”

  姒伯阳站在严白虎的面前,眸光冰冷的注视着挣扎的严白虎,第三道掌心雷悄然酝酿,空气撕裂声呼呼响起。

  他语气平和道:“你是个英雄,我早听说你的大名。只是一直无缘得见。没想到第一次见面,却要打上一场。”

  “可是不打还不行,要想收服你这员大将为我所用。就只能和你打一场,让你知道我不是弱者,我值得你追随。”

  “毕竟南蛮野人的传统,根本不可能臣服于弱者的脚下。”

  姒伯阳正色道:“你的实力很强,若非你棋差一招,我想赢你不容易。这一次算是我取了个巧,运气成分很大。”

  “你不用埋怨其他,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况且你我相斗,怎么可能全凭运气,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

  严白虎咬着牙,闷哼了一声。一连中了两记《五雷天心正法》,不吝于千刀万剐的极刑,不死已是最大的不易。

  哪怕姒伯阳最后留了手,可是《五雷天心正法》也不是那么好受的。对于这一点,严白虎有极大的发言权。

  “现在,你有两个选择,”

  姒伯阳想了想,从腰间摘下一个酒葫芦,与一口黑首犀角匕放在地上,道:“这两件物什,你可以任选一个。”

  “你,选哪一个?”

  姒伯阳低头看着严白虎,他明显感到严白虎在黑首犀角匕落地的时候,呼吸急促了一息,转而又恢复了平常,

  严白虎能影响几万野人,姒伯阳不可能放虎归山。严白虎必须在这两件物什里选一样,这将决定严白虎的生死。

  不是每次都有这种机会,以严白虎的惊人神力,若非不知道炼气道,对炼气道的本事也不熟悉,很难被重伤。

  姒伯阳的干脆利落,毫不做作的姿态,刺激的严白虎重重喘了口气。尤其是姒伯阳的语气中,杀机毫不作伪。

  “……”

  严白虎沉默了一会儿,匍匐着爬到酒葫芦前,双手抱着酒葫芦,低头用嘴咬下葫芦塞,咕咚咕咚大口喝着酒。

  酒水沿着嘴角、下巴肆意的洒落,严白虎也不在乎,依旧大口大口的喝着酒,直到把葫芦里的酒一口气喝光。

  “这就是我的选择,”

  很明显,严白虎在生与死之间,选择了活下去。

  而且,严白虎看得出来,他要是选择黑首犀角匕,这口匕首下一刻绝对会贯穿他的喉咙。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