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神降中阴_诸天从秦时开始长生
卡米小说网 > 诸天从秦时开始长生 > 第十七章:神降中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七章:神降中阴

  空间划界,联通两境,看似近在咫尺,实则相去甚远。

  无边黑暗之中,神元护持两人身形,妖邪不近,恶鬼避退,神威难撼,直往非属人间之境。

  就在此时,一道赤红剑光迎面疾射而来,白秋霜掌劲一摄,魔剑阎帝入手,太易之气加持功体,二人行进速度陡增。

  蓦然,黑暗终结,目光尽处,映入广若酆都之境,如历三途河界,甚有冥图万象。

  生与死的交界,是不同于其他境界的体验。

  “这便是中阴界吗?所谓生与死之中继站,未免有些名不副实。”

  周身有神元护持,将一切不利因素都隔绝在外,槐生淇奥看着下方的境界,有些疑惑。

  苦境死亡的高手何其之多,正道中人还好,若是其他枭雄霸主,其元神之强,不免在这中阴界之内大闹一番。

  但此刻,她并没有察觉到,中阴界之中有太强的气息。

  “哈~中阴界,只负责苦境凡人的生死中继,但凡有些实力的,除非天命使然,不然都是走的另一条路。”

  苦境这地方,管生死轮回的都不止一条路,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选择。

  就中阴界这实力,给他放两个苦境枭雄进来,能给他折腾的翻天覆地。

  “原来如此。”

  她是看出来了,白秋霜对中阴界有想法,但此地情况特殊,有功体护身的高手还好,若想大规模用兵......

  “既然到了,便与这方境界打个招呼吧。”

  按照常理来说,若无宙王之通界令,寻常人进中阴界,不仅没有安全保障,最多也就只能停留十九日。

  但,常理终归是常理,而有些人,不能按常理来看。

  功体运转,两人身形跨越空间裂缝,进入中阴界。

  雄浑巨力压下,中阴界上空顿时万雷齐鸣,空间裂缝之中,景象为之一变,好似天地初开,清浊初定,再闻

  “生无悯,命无怜,谁登彼岸,何人涅槃;辟地开天清浊现,生与灭,俱一念。”

  落地一瞬,无可名状的气机竟使空间失力,乾坤倒悬。

  化地为天,化天为地,哪怕只是一瞬,都令在场众人心惊,无可赞叹的伟力,让其眼前一切,都因此变得渺小起来。

  “神者,槐王。”

  对于白秋霜的提前出关,天者稍作思考之后,排除了安慰对方一番的选项。

  再观对方气态,分割而出的本源应已靠万妖炉补全,这他就放心了。

  而天者其他的排布,经过发酵之后,与白秋霜是否还在闭关,其实关系已经不大了。

  只能说出关了更好,天者行事上能少几分顾忌,多几分硬气,有些事情让白秋霜去谈也更合适。

  “天者,这段时日辛苦你了。”

  天者这办事效率,白秋霜是心服口服,没有所谓条条框框约束的大天使长,这效率是真没得说。

  这才多久,解封天阎魔城,解放号天穷,通过在背后操作魔王子,把苦境的局势安排的明明白白,在拿下圣魔元史之后,又来中阴界拿下太易之气。

  很多事情,亲身面对之后,会比单纯的信息传递来得震撼。

  看着一旁被天者谈妥的缎君衡,白秋霜觉得自己现在的情况,就和睡醒之后发现自己躺赢了差不多。

  将魔剑阎帝归鞘收起,白秋霜话锋一转,继续说道

  “这位是?”

  “为神者分忧,是我之本分。这位是中阴界灵狩,缎君衡先生,魔剑阎帝威能再进,也是多亏先生的帮忙。”

  缎君衡之能为,堪称中阴界之首,天者对其很是欣赏,甚至有考虑过把人挖回死国。

  所以两人见面之后的交涉很是顺利,他也看出了对方身上肩负的责任,但这都不是问题,中阴界这地方,以死国现在的国力,将其攻下再造不是难事。

  而中阴界之价值...肉都到嘴边了,能吃当然要吃。

  所以天者以引荐的方式,将其介绍给白秋霜之后,又向缎君衡介绍了白秋霜两人的身份。

  “缎先生,这位便是我境最高权威,号,死国之神,这位是我境槐王。”

  “缎君衡见过两位,如今太易之剑已成,不知神者降临中阴界,可是有要事?”

  对方这能为...世所罕见,起码缎君衡活了这么多年是没见过,单凭那一手天地颠倒,便足以看出,对方之能为远在天者之上。

  而天者之能为,在缎君衡判断之中,以其一人之力攻下中阴界,不是难事。

  这事由不得他不重视,人生就像是一场豪赌,而此时的他,可能会一念之差赚得盆满钵满,也可能一念之差输到血本无归。

  “要事吗?攻下中阴界算吗?”

  不同于从苦境到中阴界,从死国到中阴界的过程要比较麻烦,哪怕开辟两境通道,也因为中阴界之鬼祸与环境,危机四伏。

  有功体护身的高手还好说,但也需要防备中阴界的控灵术。

  同样,若想对中阴界大规模用兵,少不了要借助碎岛的玄轲战船帮忙。

  “还请神者莫要与我开玩笑。”

  就对方的级数,攻下中阴界轻而易举,但这样做的后果,对中阴界来说,称之为灭顶之灾亦不为过。

  加上中阴界这地方贫瘠的很,也没什么特产,阴兵和鬼祸对中阴界而言是难事,但对其他境界可未必。

  缎君衡想不明白,这地方有什么吸引人的...

  总不能是天之厉的封印吧?这么一想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本座一向以诚待人,中阴界宙王志大才疏,多疑暴虐,致使中阴界百姓民不聊生。

  若中阴界划归本座治下,相信情况会好很多。”

  中阴界的作用,来自于其地理位置,来自于其职能。

  作为唯一能被人为操作,涉及生死轮回之所,加上此地之鬼祸,其中的可操作空间,能为死国带来的利益,更甚于先前伐灭的火宅佛狱与慈光之塔。

  “神者对我境知之甚详啊。”

  对方毫不掩饰对中阴界的了解,让缎君衡在心里捏了把汗。

  “神之眼下,这世间少有秘密。”

  相较于外界因素,中阴界内部的问题,更令白秋霜感到麻烦。

  宙王这做人是真的失败,若是没有功体护身,怕是骨灰都剩不下。

  “那神者想必知晓,中阴界地气特殊,需要我王之功体调理地气,否则王城之外的土地会化为荒漠。”

  谷/span中阴界地气,只要是王室功体都能协助调理,但是王室之中,当代宙王不仅是嫡长,而且唯有他练成。

  这就是为什么,哪怕其身上几乎没有优点,依然能坐稳王位的原因,一旦宙王身亡,中阴界便会生灵涂炭。

  遥想当年,其被人意外重伤,让众人替他好生担心。

  “重塑中阴界地气,于本座而言并非难事。不止地气的问题,甚至说中阴界之鬼祸、红潮,本座均有解决之法。”

  地气也好,鬼祸、红潮也罢,都不算太麻烦的问题,起码对白秋霜而言,这算不上麻烦。

  更换一境之王,尤其是宙王这种肩负一境兴衰之王,一些笼络人心的手段是必要的。

  中阴界之特殊地位,注定了其只会被统治,而不会被伐灭。

  一旁的槐生淇奥与天者均没有插言,他们对白秋霜更加了解,虽然因为信息不全,无法窥得全貌,但此时的许诺,不过是让缎君衡将宙王放弃。

  只要宙王的作用,不再是不可替代,其他就简单了。

  “而代价,便是中阴界换一位王,并且举境向神者臣服?”

  鬼祸与红潮都不是易事,缎君衡对白秋霜也不了解,若是能解决中阴界地气的问题,宙王也就没用了。

  观对方的意思,也没有直接统治中阴界的打算,根据先前空间裂缝对面的景象,对方也有自己的基业,哪怕能开启两境通道,直接统治中阴界亦是鞭长莫及。

  “既然本座来到中阴界,那事情必然是要办完的,本座对先生以礼相待,也是希望先生能够帮忙。

  若先生觉得本座之诚意不够,本座还能再给先生一点便利,比如,魔皇质辛复生之法。”

  中阴界这地方,本就小猫小狗两三只,一旦真正打起来,死国这边的损失甚至可以忽略不计,但这不是他想看到的。

  能和平得改换政权是最好的,不然对后续的计划,会造成一些影响。

  “嗯?”

  对方知晓魔皇他不意外,但对方知晓质辛的名字...

  这一刻,缎君衡对白秋霜的那句话,有了几分相信。

  因为知晓质辛名字的,只有寥寥数人,他一只手就能数的上来。

  对方身为异境之人,于情于理都不该知晓才是,神之能为,当真这般可怕吗?

  “先生若是答应,不仅可以为中阴界子民谋得更好的未来,也能为自己谋得一份利益。

  所谓的协议与共识,不过是一纸随时可以撕毁的废纸,唯有真实不虚的利益,才是最能动人心弦的事物。”

  魔皇提前复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中阴界这地方高手太少了,资源要合理利用。

  说到这个份上,白秋霜相信缎君衡会答应,到了这一步,自己耐心有限,他也没得选了。

  “神者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还有选择吗?左右不过是一个暴君罢了。”

  话都到这个份上了,缎君衡也没有第二个选择了,有多年养孩子经验的他,看得出来对方是做面子给他,为的就是将过程中的伤亡减到最小。

  而他,也没有拒绝的资本,更没有拒绝的打算。

  这险恶的世间,自己低头,总比被打到低头要好,可惜很多人为了争那一口气,不愿意明白这个道理。

  一时的低头,是因为更重要的坚持,把面子看的太重,往往会死的很惨...

  对方做面子给他,同时许给他真实不虚的利益,若对方守信,对中阴界子民来说也是好事,如此,面子里子都有了。

  “宙王估计一时半刻也过不来,走吧,先去绝境长城。”

  从查探消息,到传递消息,到确认消息,再到宙王亲自出马,就宙王那多疑的性格,加上当年被一留衣重伤的前车之鉴,慎重怕死一些,可以体谅。

  而且现在这个时间,待办完正事之后,正好能紧张刺激地作死一次。

  ……

  中阴边界,绝境绵延,宛如千古深牢。

  死寂,是唯一的颜色;湮灭,是独有的宿命。

  仇恨怨憎,纷然交织,混沌沉沦。

  只见一座巨大石像伫立,在天空拦腰而斩,上半身跨越境界,难寻踪迹。

  在通天石像的双脚之上,一金一黑两口巨大剑器插在其上,以做封印。

  一者,太素之剑,奥义吠陀。

  一者,太初之剑,三途终始。

  太初剑封之下,赤光一闪,众人不及反应,眼前已是景换物变。

  “记得把握好机会。”

  缎君衡复生魔皇之法,白秋霜不太看好,佛元与魔元都还好,兼修更是强上加强,但厉元那种废物,多少是有点搅屎棍了。

  不待缎君衡回应,白秋霜身形已至太初剑封之上。

  魔剑阎帝上手,白秋霜以太易之气相激,启动太初剑阵。

  只见流光幻化,千万剑影狂乱飞窜,威势无匹。

  一剑挥出,生灭演化,激发太初剑阵威能更上一层。

  再见万千剑气凝聚,化作一条蛟龙之影,向白秋霜直攻而来。

  不闪不避,全无抵抗,白秋霜撤去护身气罩,任由太初之剑贯体而入,功体运转,将其封于胸中。

  就在太初之剑被收起之时,插在天之厉足上巨剑化作石崩毁,随后天之厉巨足猛然一震,一股厉气复苏,正欲脱困而出。

  昔年,天之佛•楼至韦驮一布天竞鏖锋之局,却因魔始的暗中插手,导致培育太极之气的混沌玄母无端气化,四剑虽无法将其诛杀,但也逼得天之厉,只能以秘法化作石像自保。

  然而,天之厉陷入沉眠前,对楼至韦驮用诡术反扑,将魔晶灌入天之佛体内,欲将其魔化,使其入魔。

  魔晶的诞生,乃是天之厉屠戮万魔,取其魔元所炼,魔族因此险些灭族,故与天之厉结下生死血仇。

  正是因为如此,魔晶承担着魔族绝大部分的气数,阴差阳错之下,使得魔皇诞生。

  而魔皇的诞生,也为楼至韦驮与中阴界的交易提供了契机,更为后续千年的圣魔之战,埋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跨界封印,以在苦境一端的佛骨天锁,封印天之厉上半身,而太素之剑与太初之剑,则用以封印身在中阴界的天之厉下半身。

  封印三分,导致天之厉力量被一分为三,如今太初剑封被破,竟使沉睡的天之厉有了复苏迹象。

  “放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