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8章 船山藏 (求订阅、月票)_我有一卷鬼神图录
卡米小说网 > 我有一卷鬼神图录 > 第688章 船山藏 (求订阅、月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88章 船山藏 (求订阅、月票)

  飞梁大将军?

  他之前不知道,除了执刀名单上的简单信息外,但现在,估计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

  江舟面前,鬼神图录已经展开。

  从刚才开始,他就一直在看。

  一边追问着鹤冲天,一边在看着飞梁大将军的“精彩”的一生。

  与其说是飞梁大将军的一生,却不如说是另一人。

  在飞梁的故事中,出现了一个人,一个令他侧目之人。

  那是在一个叫亶县的地方。

  亶县是阳州境内的一个小县,离江都城距离不短。

  在亶县外,便是黄河水流最为汹急的几段流域之一。

  偏偏亶县的位置很特殊,非常偏僻,资源也很贫乏。

  县中百姓十分贫苦,直到一个人的到来。

  鬼神图录虽然未将那人的面目显出,却与之前他所斩杀的妖魔图录颇有不同。

  图录中对此人的故事记述得十分详细,全不同以往对于“配角”的一笔带过,好像他才是主角一般。

  此人的经历,却也颇有主角的风采。

  这是在图录中甫一出现,便是一个名望不小的名士。

  他却不似一般名士。

  天下名士,要么,来往于权贵高门之间,十年寒窗,一朝闻名,自是要货于帝王家,开始将学识变现,自是要用心经营。

  要么,隐于山林之间,以隐士自居,闲时做些名章佳句,收授学生,以此邀买清名。

  若是能拒绝几次朝廷征召,那就更美了。

  在文人之中,那叫养望。

  这也并非虚伪,不过也同样是一种达成心中抱负的手段罢了。

  虽然有些不敬,但江舟估计,他那位便宜老师李东阳,也是玩儿的这一招。

  飞梁图录中那人却非如此。

  既不弯腰事权贵,也不隐于山林养望。

  此人似乎是大器晚成,年过半百,才考取了举人功名,一时传为佳话。

  这一点,也是他成为名士的主要因素。

  他却并没有继续向上进取,而是用一些有失文人风骨的方式,托了关系,求了一个小小的县令,到了那亶县为官。

  别人以为他是有自知之明,才能不过如此。

  但此人到了亶县,勤政爱民,革除积蔽,收流民,建学塾,兴农事,辟商道,百业渐兴。

  名声渐传,亶县百姓皆敬称其为“眉公”,时人赞其“与民相爱如家人父子”。

  亶县地处偏僻,但其地物产颇丰,只因被黄河阻断与外界之路,是致令其贫困的最大因素。

  修桥是唯一出路。

  但若要在黄河急流之上架桥,所费之靡,绝非亶县这等穷困之地负担得起。

  眉公便率领百姓,日以继夜,以竹木制舟千余,搓江藤为绳,架于黄河之上,再辅上竹木为轨,架起一座浮桥。

  这座浮桥,便是飞梁大将军前身。

  这浮桥一架,亶县从此与外界相通,县中物产,得以输出,百姓也得以出外谋生,也渐有行商来往,由此渐兴。

  这座浮桥,也因渡了无数百姓过江,活生民无数,功德隆重,渐生灵性。

  但好景不长,其时阳州境内有叛乱,虽很快被朝廷大军镇压,但叛军被打散,四处流乱。

  一股叛军逃至此处,见亶县地处偏僻,易守难攻,县中得眉公治理,已颇有钱粮,又无几个兵卒,便起意攻打。

  谷/span这眉公也是厉害,非但文才出众,长于政事,竟也有不凡武略。

  率县中百姓迎击,数次借地利击退叛军。

  最后一次,更是设计将叛军尽歼于浮桥之上,血染舟桥,令得黄河之上,浊浪漂红。

  但谁也没有想到,就是因这一场战乱,那本是得了功德而生了灵性的浮桥,染了人血,浸了兵煞,竟然渐生魔性。

  从此,时不时有过桥的行商百姓无故坠河。

  这桥,终于是成了妖魔,开始以人为食。

  从最初的偶尔为之,到后来越来越肆无忌惮,来多少吞多少。

  眉公也终于知道,自己虽尽败叛军,保住了亶县,却也造就出了一只祸世的妖魔。

  不过,他也因在与叛军一战中,伤了元气,自那时起,便时常卧病。

  得知此事,愧疚悲懑之下,竟是引得胸中浩然气透顶而出,一步踏入了大儒之境,震动天下。

  却只有眉公自己知道,他这不过是回光反照罢了。

  虽入大儒境,却已将自己最后一丝元气耗尽,自知命不久矣。

  便一到黄河边上,以踏入大儒的这一口浩然气,书就了一篇浩然篇章。

  本以为他是要以浩然篇章镇压那浮桥,他却是将这篇章掷入了黄河之中。

  但说来也奇怪,眉公自那之后,回到亶县,没过两天,便撒手人寰,但那浮桥竟从此不再祸害过往行人百姓。

  直到眉公事迹传出,才有肃靖司来人,将这浮桥妖给捉拿归案,镇入这刀狱之中。

  图录就此而止,落为文字。

  【飞梁大将军:九轨徐行怒涛上,千艘横系大江心。——稷帝廪七十二年,有澶县县令,大儒眉公,率万民齐心,于黄河之上,置千艘浮船,搓九千江藤,九曲相连,横架江心,行车马,渡百姓,功德隆重,而生灵性,性纯灵净。其时兵祸绵延,两军战于桥,血煞兵煞聚而不散,性污灵秽,渐入魔道,常以过往行桥之人为食,自号飞梁大将军。】

  江舟看完图录,心中却存下了不少疑问。

  只因眉公虽在其中有着极重的戏份。

  但却有许多模糊之处。

  比如,他为什么宁可自污名声,也要来亶县为官?

  比如,他一步入大儒,虽然是回光反照,但要除掉那浮桥,却是轻而易举,他为何没有?

  还有,他将文章掷入黄河,又是为何?

  此时,鹤冲天也在跟他说着飞梁大将军的来历。

  与他在图录上所见,大同小异。

  不过,说到最后,他终于说到了江舟的问题。

  “我等几人,之所以如此相争,非止为于这狱中争命,而是在争一件宝贝。”

  鹤冲天抓了抓脸上纠缠的虬须道。

  “宝贝?”

  江舟面色有些古怪。

  “传言,眉公临死前,留下了一个大秘密!”

  听着鹤冲天此言,江舟目光又不由落到鬼神图录上。

  【诛斩“飞梁大将军”一,赏“船山藏之秘”一】

  【船山藏:九曲黄河水,江藤攀青峰。路转小桥东,群龙拥梵宫。白骨藏坟中,日日听晓钟。——前祀帝室陵墓秘藏之地。——乾之下,坤之上,吉而通。】

  【真灵之数:二十三】

  【天地劫灰:一】

  鹤冲天仍在说着:“相传,前祀帝陵,便建于黄河之底,但谁也不知具体在何处,但很多年前,便有传言,说那眉公明明有大儒之才,却到那小小亶县为官,便是知晓前被帝陵下落,就在亶县外……”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